社论:自欺的政客 让台湾的国际存在陷入雾霾

+

A

-

常言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成高手”,这句话套用在中国大陆近期加强对台施压的手段运用上,可谓十分贴切。在中国大陆要求全球40余间航空业者必须对台湾加以正名,并几乎“大获全胜”下,近日又因台湾内部独派团体拟发起东京奥运正名公投,诱使大陆出手干预东亚奥委会、取消了2019年拟在台湾台中市举办的东亚青年运动会,两者夹杀下,以“台湾为名”存在的能见度,再次因两岸关系而陷入死地。

不论是从国际航空近来,纷纷应中国大陆要求为台湾“正名”,又或是台湾被取消东亚青运主办权,以结果论两者,可以得出三项结论:一、台独只能让台湾被消失;二、美日爱台想象不切实际;三、台湾寄希望于联手美日对抗中国无疑自欺欺人。

依两岸互动经验显示,台独运动越是蓬勃发展,台湾生存空间与实质利益的受损越强(多维记者:陈郑为/摄)

台独让台湾“被消失”

在两岸实力消长又关系不睦下,近两年来台湾最担心的,始终是如何维持以台湾为主体的国际存在。存在的重点,除了“在”,还要能被看见,否则就没有“在”的价值。

基本上,国际航空业者在各自网站陆续将台湾正名为“中国台北”一事,与台中市被取消主办东亚青运之间,性质与直接起因并不相同,前者系中国大陆施压民间企业必须服从于“一个中国”,后者则是大陆循奥委会体制规范,对台湾欲改变1981年立下的“奥委会模式”所作出的一种惩罚,但两者的结果收殊途同归之效。

这些年两岸实力对比的消长变化,使得台湾早已不敌“大势”,而中国大陆则借崛起之势和两岸关系不睦之际,大力扫除“一中一台”、“两个中国”等两岸关系“两国论”的国际误解滋长空间,更令台湾没有丝毫打开国际市场的可能。

至于台湾内部独派团体近来发起2020年东京奥运正名公投一事,这般对两岸关系与定位挑战意味更浓的行动,迫使大陆反手祭出制裁台中市将举办的东亚青运,则根本就是蠢到主动授人以柄。

总的来说,不管台湾政府与台湾社会的反应如何,又或接不接受这般被国际社会对待,“台独让台湾被消失”,是这段期间台湾陆续于国际相应的事件与场合“被消失”的主因。这一点就算台湾人愤恨、直观感受又是遭大陆打压,也无济于事。

美日爱台想象不切实际

若说国际航空纷纷改名台湾一案,中国大陆是为发动者,那么作为被动方的台湾,又以怎样的方式予以回应呢?除了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以十足“自虐”的方式,冀盼台湾人拒搭相关航空公司外,官方的具体作为看来别无他法。然而,思维影响作为更甚,台湾媒体与政客在这类事件所反映的苟安心态,才更该是被检讨的地方。

就拿美国航空公司最终也还是应了中国大陆要求,在网站改掉台湾名称一事为例,犹记美国白宫发言人当初曾语中国大陆此举是“奥威尔式胡言乱语”(Orwellian nonsense),台湾媒体也跟着附和,并夸美国的几大航空无惧中国压力,断然不配合改名,是“爱台”具体表现云云。结果事实证明,“爱台”是假,只有利益为真,摆在眼前的现实是有哪家美国的航空公司能不与中国做生意?类似这般被“打脸”的事件,早已屡见不鲜,台湾政客还不照照镜子,脸都肿成怎般德性了?

事实上,中国大陆的对台底线非常笃定,就是要封杀一切在国际上可能引发台独想象的行为,在两岸关系不睦时更是杀伐决断。以此回台湾独派团体“喜乐岛联盟”挑起推动以“台湾”之名参加2020年的东京奥运、寄望发起公投为例,因为层层串关成功的机率实在太低,一来公投必须成案且通过,二则就算公投通过,也不具挑战1981年即立下的“奥委会模式”的基础。因此,分析其行动目的,无非是把以台湾之名参加东京奥运炒作成一道政治议题,在施压蔡英文政府的同时,也图谋让独派在台湾政坛扩大立足基础。但饶是如此,即便它根本就是台独的一场画饼充饥式的政治表演,中国大陆也要“宁左勿右”地消除掉一切隐患。

但台湾的政客始终以耍弄民众为乐,台湾老百姓的敦厚质朴在政治面前,沦作一纸颟顸与不堪。确实,民众吃瓜笑看政治大戏,本是一种亘久不衰的俗民娱乐,只是随着无谓的台独运动综艺化,台湾的根本利益也随之损伤,且一而再,再而三。只是令人费解的是,事到如今,棚下吃瓜看戏良久的台湾民众,还要等到几时才会发现自己手中的瓜已然不甜,早已苦涩满盈。

民进党向来友日,但台日友好的想象,应用于国际现势从来不堪一击。图由左至右分别为台驻日代表谢长廷、前亚东关系协会会长邱义仁与前日本交流协会会长大桥光夫(图源:中央社)

美日友好的虚假泡沫

最后,对于东亚奥协以召开临时理事会方式,在7票赞成、1票反对、1票弃权的结果下,决议取消台中举办2019年东亚青运的主办权,会中投下弃权票的日本却在台湾被解读为“力挺台湾”,部分台湾媒体甚至以“感人”来形容日本的举动。一时之间,“台日友好”或感谢日本的呼声又甚嚣尘上,委实教人啼笑皆非,真是一个“贱”字了得!

事实上,就算日本在这起事件明确支持台湾立场、投下反对票,结果都不会改变,但日本终于以弃权表态,这对于寄望台日友好的台湾来说,这般的“盟友”关系,究竟有多少实质?

过去,台湾立法院长苏嘉全曾形容台日关系为“台湾哭、日本哭,日本笑、台湾笑”,声称双方像夫妻一样。2017年3月,蔡英文在接见“在日台湾同乡会”成员与日本众议员时,声称“台日友好”这四个字,现在大家已是琅琅上口,并称对日关系将是政府外交重点。

然而,“台日友好”是确切存在的实像、还是廉价的泡沫虚像呢?在台日友好的美好想象下,台湾应该试问,日本连东亚青运这种小事都不出面,倘若将来遇到两岸动手,日本真值得台湾期待?

拉回来谈,国际政治互动当然还是存在道德、存在价值体系,但那多少是在承平时期的事,当两国或区域面临到实际利益、物质因素,或根本利害关系考虑时,所谓的价值亲近与道德义务的反馈,便容易成为一张窗纸,一戳就破。

台湾如欲在正常心态与环境下开展对外交流,自然不会引人非议。然而这种单向的“友好”思维,是建立在奢望日本助台抗拒中国大陆、抗拒统一的目标上,这绝不会令日本平视台湾、更不会让大陆对台有好感。假如日本在东亚青运这件事上的做法还不能令台湾人看清国际现实,依然希望日本或其他“理念相近国家”,会因民主、自由、人权等道德价值来捍卫台湾,那就实在太过天真。

比起日本,台湾在现实中更依赖的是美国,但美国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为自身利益盘算。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日前接受CNN专访时,声称“他们(特朗普政府)告诉我们,他们相信台湾不能被交易,还有民主不能被交易”。这种“乐观”发言假如不是眛于国际政治,便是蓄意令台湾民众误判现实情势的欺瞒虚话。假如美国真有一天在估算之后、决定“交易”掉台湾,那台湾届时又该如何自处?

事实证明,两岸政策是台湾国际政策的上位政策,认清现实处境,改善两岸关系,在承认“一中”的框架下开展对外交流,才是台湾展现国际存在的前提。舍此而寄望美日,放纵台独,台湾的国际空间在哪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