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再传向审查“低头” 一切只为了钱

+

A

-
2018-08-03 00:57:53

曾因拒绝审查制度而在2010年撤除中国大陆办公室,退出中国市场的搜寻引擎龙头Google,近日传将推出可进行审查、过滤结果的手机版搜索引擎“茅台”和“龙飞”,若接下来能成功获得陆方许可,将在6到9个月内重返中国市场。讯息一出立即引发热议,有人痛斥Google做法背弃其创始人所设立的“不做恶(Don't be evil)”企业座右铭,但也有投资人认为过去8年来Google放弃中国市场的做法影响企业获利,且在当前中国不论是市场或者下一阶段的AI人工智能发展都已走在前半部甚至领先者的地位,若仍自拒于中国大陆之外,只会让Google逐渐成为科技产业倒在沙滩上的前浪。

而实际上,若观察Google在中国大陆的情况,不论是当年退出中国市场,与如今考虑重返中国市场,最主要的影响因素,横竖逃不开钱。

Google早在2006年便曾为了取得进入中国市场的门票,推出有自我审查功能的中国版搜寻引擎。如今其再传欲藉具审查功能的搜寻引擎App重返中国市场(图源:VCG)

回顾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市场前全球科技市场情况。当时几乎各大科技产业大佬都试图抢进中国市场分食大饼,且一家家各自向中国大陆的规定做出退让,包括微软在2005年于中国大陆的入口网站设有自我审查机制,Yahoo除接受审查之度外,更曾在2002年及2005年两度将中国大陆异议人士李智及师涛的私人信件等资料提供给中国大陆政府,从而成为两人获罪入刑的证据,引发国际舆论强烈非议。甚至Google本身为能进入中国市场,也曾在2006年同意在中国版搜寻引擎上设置自我审查机制,民众若搜寻台独、天安门或是西藏达赖喇嘛等字眼,就会被自动引导至反对相关内容的网页,此可见Google为取得进入中国市场的门票,向审查制度低头已非首次。

尽管当时得以进入中国市场,但就像Yahoo和微软的Bing无法撼动Google独占大部份全球市场份额的情况相似(当时Google占全球市场的份额高达九成以上),Google从2006至2010的四年来,在中国国内的发展也同样难以撼动百度占据7成以上中国市场的地位。考虑到即便做出“自我审查”的牺牲,Google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也难以与百度相抗衡,相反的,在当时各大科技也都纷纷“屈从”的情况下,选择硬颈地拒绝审查,让中国市场份额“自然萎缩”,还能为Google争取到更好的国际形象,有助于其在国际市场龙头地位的维持。

然而,8年前的情势到了今天已有所改变。在2010年之前曾经长期高居全球90%以上使用率的Google,从2011年起在搜寻引擎上的市场份额逐步被微软和Yahoo所吞噬,从2011年的89.94%降到2015年的64%,相比微软和Yahoo则由原本个位数份额分别上升至21%和12.5%,此间难免有中国市场无法进入所产生的负面效应。除了搜寻引擎的市占率降低外,Google同时更面对包括脸书(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和WhatsApp等社交软体快速成长,并瓜分广告份额影响Google收益。

而Google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实是欧美社会越来越重视的隐私保护,导致攸关下一阶段科技主流的AI发展恐将因而受阻。因为若要AI能有更好的发展,前提得要有庞大的数据量喂养。然而欧洲与美国对于隐私权利的重视,以及此前脸书向“剑桥分析贩售87百万笔资讯丑闻,还有Gmail疑似容许外部开发商读取客户邮件等负面讯息,再再让欧美的消费者与立法人士更为关注个人隐私的保护,从而让AI所需的庞大基础分析资讯难以获得有效喂养。

对Google来说,发展AI需要获取更大量的数据量,而搜索引擎、广告这类服务都是极佳的数据源,同时也可让Google利用数据打造出更精准的算法,甚至获得更多的相关资料,藉以让他们的算法更为茁壮,从而得以在市场上获得更有利的生存。而中国大陆目前在AI的发展投入,以及其个人隐私在发展AI之际的“相对让步”,再再让中国市场成为下一代AI发展最有利的温床。Google 董事长史密特(Eric Schmidt)此前便曾于公开场合呼吁,中国大陆的 AI发展迟早可能超过美国。

中国大陆发展AI的强大利基,也正是Google此次在明知研发“自我审查式”搜寻引擎App可能会对企业形象带来的打击,以及明知中国市场无法与百度一争龙头地位,却仍然愿意“自我阉割”以便重返中国市场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说,一切讲白了都只是为了下一步继续赚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萬敏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