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正名”的代价 失去舞台如何争取尊严

+

A

-
2018-08-03 04:52:05

由台湾台中市主办的2019东亚青年运动会724日被迫取消,原因是中国主导的东亚奥委会理事会(EAOC)直指“2020东京奥运正名公投”违反奥委会规定,不仅凸显台湾困境,更抹煞运动员在国际舞台的表现空间。台湾选手站上国际舞台有其深意,遵循奥委会模式并不会抹灭台湾存在的事实。或许“正名运动”有助于鼓舞有民族意识,但背后付出的代价得由运动员承担,失去国际舞台后,台湾还能靠什么争取尊严?

台湾在2017年台北世大运的总排名第三,年轻的台湾选手开心地拿手机与蔡英文自拍(图源:台湾总统府)

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于20183月召开“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行动小组听证会时,台外交部与教育部便明确告知,台湾参加国际竞赛的名称已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与中华台北奥委会签订的《洛桑协议》确定,无论台湾有无正名公投、公投是否通过,都无法影响台湾仅能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名称出赛。未料,民进党政府仍放任“东奥正名行动小组”持续推动公投联署,毫无作为。

前奥运女子80公尺跨栏铜牌得主纪政不会不晓得“正名公投”违反《洛桑协议》规定,损害台湾选手参与国际赛事的权利;台中市长林佳龙也不可能不清楚,聘用纪政担任东亚青运荣誉总顾问,可能危及明年东亚青运的主办权,但两人却一意孤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等同给东亚奥委会撤销台中市主办权的最佳借口。

台中市被取消东亚青运主办权,台湾民众难掩激愤,总统蔡英文指示台中市向东亚奥委会提出申复,接着亲赴高雄左营的选手训练中心为身披中华战袍、参加2018年雅加达亚运选手加油打气,并透过脸书(Facebook)表示“选手的需求,就是总统的要求”,表态力挺选手。然而,部分选手发起“自己的参赛权自己救”运动, 高喊选手需要舞台,愿以“中华台北”名称出赛东京奥运,为自身的国际出赛权挺身而出。

其实政治干预体育的案例,台湾绝非首例。翻开奥运历史,过去科威特被取消2016年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理由是科威特政府干预国内奥林匹克事务遭制裁,但运动员可选择以个人身分独立参加里约奥运,其中一名射运动员费海德·阿尔迪哈尼以独立奥林匹克运动员身分出赛,在男子双不定向飞靶项目勇夺金牌,奥运开幕前,国际奥委会邀请他担任独立代表团旗手,但费海德·阿尔迪哈尼以“只愿举自己国家国旗”为由拒绝奥委会,以无声表达抗议并引发国际关注。

回顾20178月,由台北市政府主办的“世大运”在遵守奥委会模式下,台湾以“中华台北”出赛,一举获得26金、共90面奖牌,总排名位列第三创下世界、亚运的空前佳绩,运动员杰出的表现让台湾人涌现一股光荣感,只是身为主办地仅能以“中华台北”的名称参赛,喜悦的背后多少带些苦涩。

世大运带来的另一项收获,是引发外国选手疑惑台湾为何以中华台北的身分参赛,并从中认识台湾面临的“国际现实”,不少外国选手在世大运落幕、离台前,陆续透过社群平台为台湾“正名”,意外地让台湾跃上国际媒体版面。

所谓“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终究是理想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一旦涉及公众事务,就难与政治完美切割,如今“东亚青运”被连根拔起,台湾失去主办权,选手无法站上国际舞台,为了“正名”而错失国际能见度。

当蔡政府高喊“中国打压”的同时,台湾或许该思考“东奥正名”的活动里,是否也挑起政治干预体育?中华台北早已行之有年,为何选在此时“正名”?过去台湾为了让选手们能在国际舞台一展身手,碍于国际现实只能无奈地接受洛桑协议,如今全盘否定等同扼杀选手们数年来的努力,谁该担负起真正的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旻薇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