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史取代中国史 台历史课纲是危机也是转机

+

A

-
2018-08-10 05:09:29

为因应台湾“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制定新课程纲要,当地时间8月11日起一连三天,将召开七场课审会议,针对社会领域课纲进行审议,预料再度掀起一场对立风波。根据台湾“国家教育研究院”2017年提出的课纲草案,高中历史课纲最受争议,其中一改过去以朝代编年方式划分的台湾史、中国史与世界史分册,新课纲采行主题式的台湾史、东亚史与世界史等三个分域,而且原来的中国史并入东亚史的脉络进行授课与讨论,从而被质疑有“去中国化”之嫌。

马英九执政末期推动高中历史课纲“微调”,遭到学生强大的反弹(图源:中央社)

翻开这份即将审议的新课纲草案,其中强调“从人民的主体观点出发,以由近及远、略古详今为原则规划”,把台湾当作中心主体,论述往外扩展到东亚以及世界,中国历史不再是论述主体,而是取径认识台湾的客体。

新的历史论述编排方式,对台湾内部而言确实带来了几层冲击。首先出现在教学现场,在学生历史时序与基础知识尚不足的情况下,直接引入主题式教学,对师生来说都会产生更大的负担。尤其台湾中学教育仍然是“考试引导教学”,师生以及家长考虑的还是升学考试成绩,新的教学方式是否真的有利于学生建立起历史思考的能力,实有待进一步商榷。

其次,更大的冲击在于政治层面。平心而论,历史本身就无法脱离政治,特别是历史教育更是如此,任何国家或地区的历史教育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建构青年学子的认同意识,因此无论是课程纲要或是据此编写出的教材,都可以视为国家机器灌输意识形态最为关键的渠道。換句话说,教科书协助国家机器打造出执政者想要的公民样貌。

就此意义来看,自1990年代中期李登辉推出《认识台湾》教科书以降,台湾的历史教育争议20余年来从未间断过,涉及意识形态建构的语文与历史两科始终是蓝绿兵家必争之地。2014年台湾爆发太阳花运动,高中学生“反课纲运动”接踵而起,反对当时马英九政府主导的历史课纲“微调”,大大挑战了马政府的执政正当性,也成为2016年民进党上台的助力之一。

蔡英文执政之后,借由十二年国教机会,以及前朝遗留下来的社会风气,试图“翻转”高中历史课纲。尽管这份新课纲参考了学术界的相关专业意见以及“最新研究成果”,但以“东亚史”取代“中国史”这个作法就产生了更多的政治联想,背后政治操作的痕迹也难以掩饰。除了一般关注的中国史纳入东亚史脉络之外,在台湾史的部分,新课纲更为强调“现代国家的形塑”,更为露骨的指出“台、澎、金、马如何成为一体”,以及“追求自治与民主的轨迹”,明显通过“想像共同体”以及“公民民族主义”(civic nationalism)的途径将台湾上纲为一个“不能明说的国家”。通过历史教育“润物无声”的建构新认同,无论对台湾内部,或是未来两岸之间互动产生出的后遗症,恐怕比单单“去中国化”更令人担忧。

无论蓝绿执政,历史教育意识形态之争,长年绑架着台湾学生。图为台湾各版本高中历史教科书  (多维记者:张钧凯/摄)

不过,新课纲也有可能带来正面的契机。台湾的历史教育争议长年陷在蓝绿统独的泥淖之中,如今拉出“东亚”这个更高的视野进来,或许有机会跨越政治对立的鸿沟。站在东亚区域的立场来看,台湾、中国大陆、日本、韩国等地都有着共同的战争历史记忆,就算日本曾经是侵略发动者,但人民都是战争受害者。而且台湾与中国大陆之间有着特殊的历史连结,还具有长达半个世纪反殖民运动的历史经验,这些都是得以促进东亚和解与对话的宝贵资源。

曾任台湾大学历史系主任的徐弘教授,在《高中历史课纲变革及因应之道》一文指出,把中国史纳入东亚史与世界史的脉络之中,“注意不同时代,我国与东亚邻邦的交流关系,本是扩大视野的好事”。但他也提醒民进党政府若要借此把“中国史”变成“外国史”,此举“无法否定台湾与文化的中国性与中国成分”,“不是一时掌权的政客可以主导和玩弄的,更不是少数醉心政治的史学工作者和趋炎附势之徒可以篡改的”。

新课纲能否展现出更多的先进性,改变历史只能死背的刻板印象,真正做到新课纲说的“培养学习者发现、认识及解决问题的基本素养”?还是三天的课审会议,最终又演变成批斗大会,而历史课纲沦为台独意识形态的温床?正在考验着台湾政府以及教育部门的智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