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和22K说再见 但低薪问题仍未解

+

A

-

8月16日台湾基本工资月薪由新台币22,000元调整至23,100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时薪自140元调整至150元,分别多增加了1,100元和10元,调幅为5%、7.14%。

出访巴拉圭的总统蔡英文,当日晚间即在脸书发文指出,“终于把曾经是低薪代名词的22K,送入历史了”。蔡英文指出,“虽然人在地球的彼端,和台湾有时差,但看到这个消息,一样感到欣慰”,由于“台湾的经济终于走出多年的停滞沉闷,整体经济情势逐渐转好... ...让我们可以调高基本薪资,让年轻人的生活可以好一些”。不过,台湾即便告别了“22K”,却仍难以挣脱低薪的困境,获得合理的薪资分配。

台湾低薪的情形如何?若依照蔡英文2017年曾经提出的最低工资30,000元的愿景为标准,根据台湾行政院主计处统计:2017年台湾有34%、305万的受雇劳工每月的经常性收入是不及30,000元,其中以30岁以下占多数,约有51%、103万年轻人是深陷低薪之中。此外,台湾财政部的研究报告也指出,月薪约落在22,000元至23,000元间的“低薪族”中,占比最高的年龄群体即是21岁至30岁的年轻人。

历时9小时的基本工资审议会后,台湾最低工资告別22K,但時薪漲幅只增加1顆茶葉蛋的價格(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即使民进党自执政以来,基本工资每年都有向上调整,但以“共享经济成果”和“满足劳工基本生活所需”的标准来检视,其调整幅度不仅对于领取基本工资的弱势边际劳工有如“杯水车薪”,同时也难以有效拉抬多数青年和劳工的薪资水平。

根据台湾中央银行2017年的研究分析即指出,台湾薪资成长低缓,且考量物价后,实质薪资甚至是“零成长”的原因,就在于由于劳动报酬的成长未能伴随物价和经济共同增长,获得合理的分配。 2016台湾劳动报酬占GDP的份额(43.8%),除了低于全球的中位数(53%),也低于香港、新加玻、南韩,以及台湾1990年之水准(51%)。

告别22K并不意味着告别低薪,以台湾的经济体而言,最低工资要达到蔡英文所希冀的30,000元,并非虚妄或不切实际。不过问题就在于执政者是否有决心透过政策手段,让经济成长的果实能公平地反映在劳动报酬上,例如让最低工资能透过制度设计,如实地反映这20几年来的经济和物价成长,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准。如此一来,既能有效改善低薪,也能创造足够的内需,带动可持续的经济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