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疯狂亚洲富豪》热潮 满足的是谁的想象

+

A

-

一部以亚裔演员为主的爱情喜剧电影《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自2018年8月15日上映后,已连续三周夺得北美地区周末票房冠军,它是继1993年电影《喜福会》之后,再次由全亚裔演员主演的好莱坞电影。然而与美国所获得的不俗口碑相较,《疯》片却在东南亚面临了尴尬的处境。

也许是受限于原作小说中对人物背景的设定,《疯》片故事发生的主要场景不是在美国,而是在新加坡,这就出现了新加坡华人,甚至是马来西亚华人觉得这部电影不能确切反映东南亚华人文化的窘境。

整部电影是改编于新加坡出生、美国长大的华裔作家关凯文(Kevin Kwan)的同名小说。虽然关凯文是出生于新加坡的富有家庭,也有过部分新加坡的生活经验,但随着电影在星马地区上映后,当地观众总觉得有“离地”之感。

这是因为,电影里的世界观设定在新加坡,却与目前真实存在的新加坡社会有不小差距。尽管当前的新加坡是华人为主的社会,但新加坡行动党政府建国至今,仍强调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社会,既不是华人国家,也不属于中国。不过在电影中,却几乎不见新加坡马来裔面孔,印裔也只“昙花一现”地出现在需要担任保全或侍应的少数画面中。

因此新加坡观众质疑这电影没真实呈现新加坡的“多元化”。这种质疑,与好莱坞电影一直以来在处理有色人种演员上,从选角、配戏都不时出现“白人出演非白人角色”的“政治不正确”,有异曲同工之感。

图为《疯狂亚洲富豪》作者关凯文(右三)与众演员合影(图源:Getty)

另一方面,《疯》片除无法反映新加坡的的“多元亚洲”现况外,新加坡“独特”的在地“华人文化”在片中付之阙如,也被当地观众所诟病。此外,尽管电影中多番出现了英语、普通话、闽南语、粤语交汇的场面,且起用了不少新加坡籍的华裔演员,但“新式华语”、“新式英语(Singlish)”出现的频率却相当少,这让当地观众感受到背后“正统口音”的文化霸权。另一方面,片中虽以包饺子来寓意华人重视“传统”,却无法全然反映新加坡华人的文化,因包饺子是中国北方人的习俗,而绝大多数移民东南亚的华人是来自中国南方,显然与东南亚华人习俗有不小的落差。

归根结底,《疯》片终究是为美国市场服务,迎合了当下西方对崛起的“中国”的焦虑。尤其片头一开始引述了拿破仑的名言:“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一旦它苏醒过来,必将震撼世界”,这点破了《疯》片原文Crazy Rich Asians中的“Asians”,其实就是指“Chinese”。不过似乎又不那么方便直接碰触“中国因素”,“中国”在这部电影始终是个隐性的存在。

因此“疯狂”又富有的新加坡华裔富豪,就成了西方对“Rich Chinese(富有的中国人)”想象替代品。而看在新加坡观众眼里,就相当五味杂陈了。毕竟对他新加坡华人而言,他们始终和中国人不一样,《疯》片既不够“亚洲”,也不够“新加坡”。

尽管导演朱浩伟(Jon M. Chu)曾说“这不仅是一部电影,而是一场运动”,欲让美国主流社会看见亚裔社群的多样性,但“谁能代表谁”始终是难以解开的结。也许美国亚裔觉得这一是部代表亚裔社群的里程碑电影,然而对东南亚华人社群而言,这部电影可没办法代表他们国家文化的多样性。

无可否认,这终究是一部迎合美国市场的商业电影,而非一部反映东南亚族群问题、阶级问题的“现实主义电影”,如果往这方面想的话,其实还算是一部老少咸宜的喜剧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杜晋轩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