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自制潜艇砸大钱 国际团队恐酿灾

+

A

-

台湾国防部2019年国防预算编列细项,近日即将进入立法院进行机密与非机密预算审查,而在公开的预算细目部份,台军将编列高达新台币75亿余(约美金2.5亿)的预算,进行台湾自制潜艇(IDS)计划。

根据估计,从20193月开始进入艇身结构与细部设计,2021年编列更多预算向美商采购“红区”装备,包括战系、武器、声纳数组、通讯和整合工程,预计2020年开始裁切钢板开工,希望在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年下水测试,2025年正式成军,总体经费预估约新台币500亿余(约美金17亿),可出产原型潜艇一艘,测试成功后即陆续量产。

台自制IDS潜艇,今年编列台币75亿预算,将在2019年3月完成设计和细部结构规划(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从预算编列来看,似乎台湾自制潜艇计划进展顺利,时程都符合“政治正确”的规划,甚至与总统大选年绑在一起,似乎颇有算计。但由于台湾是全球继澳大利亚之后、第二个打算“从无到有”自制潜艇的地区,将花费巨资且有美国当保证人,故吸引几乎全球所有有能力自制、设计潜艇的国家、厂商投入,可以用“八国联军”来形容,近日又有传媒报导,连意大利都加入行列,抢食台湾自制潜艇的设计大饼,在这个杂牌团队的竞争与合作下,是否会为台湾自制潜艇带来“灾难”,可从澳大利亚放弃自制潜艇、改采外购合作生产的方式,看出风险之高。

虽然台湾中钢公司,信誓旦旦自认钢材技术傲人,生产潜艇不成问题,但中钢公司的钢材耐用度,并未通过全球最严苛的德国认证通过,是否能够顺利为台湾自制潜艇所用,还有疑问。当年澳大利亚的柯林斯级(Collins Class)潜艇弊案,最先发生问题的,就是原本最有把握的钢材问题。由于钢材焊接技术不到位,导致此级潜艇差一点产生重大海难。而钢材的配置问题又牵涉到潜艇空间设计、结构强度的协调性,这又会产生噪音问题,澳大利亚即使在潜艇强国瑞典的帮助下,还是造出问题丛丛、价格高昂的潜艇,后来在“全部打掉重炼”、由美国主导、几乎重造潜艇的情况下,才解除自制潜艇的所有困难。

澳大利亚与台湾,是全球唯二“从零开始”自制现代柴电潜艇的国家/地区,当初连钢材焊接技术都出问题,必须靠美国收拾残局(图源:Facebook 皇家澳大利亚海军)

而台湾中钢公司的焊接技术如何?是个重大疑问。台湾的IDS潜艇,究竟是远洋深海型潜艇、抑或是近岸防卫式潜艇,目前的定位都有问题。如果仅是近岸防卫式潜艇,可采用较为低层次的“部份深融焊接”(Partial penetration weld)技术来因应。但如果作战范围扩大到太平洋的深海远洋区域,则必须使用极度高端的“全深融焊接”(Full Penetration weld)技术,目前有此专利技术的国家相当有限,仅有类似美、俄、日、德、中等国家,才拥有此独门技术,台湾中钢在仅有“日本退休技师”的协助下,要突破“全深融焊接”技术的瓶颈,恐怕不是简单的事情。澳大利亚遇到此问题,则是交给美国全权处理,花了不少钱才买到教训。

到底要近岸防卫型潜艇、抑或是远洋深海攻击型潜艇,台湾海军似乎还没有决定,而这个战略深深影响到潜艇的设计。图为德国制造、授权意大利生产的U212潜艇,其使用的X型尾翼设计,具有可“深海坐底”的高度性能,据称台湾IDS潜艇也有使用X型尾翼设计的声音出现(图源:Facebook 意大利海军Marina Militare)

此外,“八国联军”协助台湾设计潜艇,其中的意大利与印度,根本不具备设计现代潜艇的能力。尤其是意大利,在2001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答应出售给台湾8艘柴电潜艇时,就是首先跳出来要倾销其准备要退役的扫罗级(Sauro Class)近岸防卫型潜艇。当年此案原本让陈水扁政府相当心动,但经过调查后,发现是意大利Fincantieri船厂即将倒闭、与德国HDW船厂合并之前的“圈钱”计划。意大利的如意算盘,是一方面出售给台湾即将退役的扫罗级潜艇,另一方面则提供中方有关此级潜艇的参数与声纹等机敏资料,来换取“两面讨好”、不得罪中方的战略原则。

此弊案宛如台湾“拉法叶案”的翻版,当年法国也是采取“船体卖给台湾、武器战系卖给中国大陆”的两手策略,间接使得解放军海军获取先进的匿踪设计巡防舰技术,不仅武器系统用在052型“旅沪级”驱逐舰上,且拉法叶级巡防舰的舰体设计,也被中方运用在054型巡防舰上,台湾则仅获得空船壳、还付出高昂代价,并且衍生为横跨国际的大型军火弊案,让台湾海军长时间都无法承受此伤害。

意大利自制的扫罗级潜艇,一度有机会航向台湾,后经发掘为弊案,故临时喊卡暂停(图源:Facebook 意大利海军Marina Militare)

而如今意大利方面宣称,再度加入台湾IDS潜艇设计团队,但意大利经过船厂倒闭、收购之后,又历经美国连动债风暴,意大利海军原本颇为强悍的自制能力,已经几乎化为乌有。目前意大利海军,使用的都是德国制U212型潜艇,而没有出清给台湾、几乎算是半个古董的扫罗级潜艇,还剩下堪用者继续服役,意大利海军工业界,急需资金挹注,故才把眼光再度投入台湾。

但是意大利经过金融风暴后,其海军装备的自制实力,已经被后来居上的西班牙所超过颇多。而目前仅能使用德国U212潜艇的意大利船厂,是否有能力为台湾设计适应现代作战的潜艇?不无疑问?如果要出售德国潜艇设计案,则是否会遇到德国的阻力?这个尴尬和印度潜艇设计背后是法国与西班牙的国际官司一样,是个无解的问题。

蔡英文在86日,于台湾海军司令部说出:台湾“新海军将由国造潜艇来领航”的雄壮之语,但台湾海军的工业管理能力一直相当低落,从简单的“庆富弊案”即可看出,而“庆富弊案”也和意大利有复杂的连动关系,如今欧洲小厂纷纷来台湾“献媚”,在美国“当大哥”的保证下,一起吃下台湾潜艇的大饼。台湾潜艇自制案,也堪称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潜艇制造案,解开其中的雄心壮志,分析内里,其实风险相当高,蔡政府舍弃租借、暂用日、澳等国的二手潜艇,选择冒险自制潜艇,其后的政治与军事代价,则有赖时间证明是否为高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宗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