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副区长之死 响起受虐者的反击哀歌

+

A

-
2018-09-14 06:34:35

据大陆媒体“上游新闻”报道,20171022日,四川广安市广安区副区长黎永兰遭男友林雪川袭击后重伤入院,5天后黎女仍因颅脑重度损伤回天乏术。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8921日开庭审理此案。

据了解,林雪川此前至少有过两段婚姻,有家庭暴力史。从
2015年起,黎永兰就长期生活在男友的暴力阴影下,几度尝试分手未果。黎女曾多次要求 “好聚好散”结束两人的关系,甚至说“你一分钱都不还,我再给你一百万,我们就分手吧”。但林雪川不同意分手,还表示“分手后我要杀你全家,我要你活不过三天。”

在台湾,家暴事件也屡屡占据新闻版面,“不堪外遇夫家暴相向,大老婆忧郁成疾”、“家暴令护不了她,前夫拿铁锤追打”、“家暴狠父,酒后持刀刺伤儿腹部”等斗大的标题屡见不鲜,许多受虐者在过程中身心受到极大的创伤,甚至发生在过度压抑与崩溃时,终于反扑将施虐者杀害的悲剧。

家暴事件频传,受虐者陷入难以防卫的困境(图源:VCG)

1993年,台湾曾发生一起震惊社会的“邓如雯杀夫案”,邓如雯因长期受到家暴,就连其母亲也受到丈夫性侵,在丈夫性侵邓女的小妹未遂后,邓女终于忍无可忍趁丈夫在睡梦中以铁锤及水果刀将丈夫杀害。

受审时邓如雯虽然受到妇女团体的支持,但由于行凶时丈夫正在熟睡,邓女并未受到暴力威胁,不符合正当防卫的要件,最终仍被判刑三年。该事件促进了“家庭暴力防治法”的立法通过,使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有保护令制度及家暴防治的地區。

对受虐者而言,常会陷入难解的防卫困境,传统的正当防卫是从男性的视角出发,将情境预设在两个身材与力量相当的男性,在无预警的情况下产生的冲突。但在家暴的情况下,由于两者体型、力量甚至权力关系相差悬殊,受虐者难以在危害发生时进行反击;但若等到暴力结束、或是施暴者熟睡时才反击,又因为侵害已经结束,此时的攻击行为便难以主张正当防卫,而难逃法律的追究。

当然,受虐者并非只有容忍或杀害两种极端的选择,但并非每个受虐者都能顺利脱离家暴的阴影。家庭暴力有三阶段周期:“紧张关系的累积、暴力事件的爆发、爱与悔恨的过程”,并在这周期中不断循环。受虐者会在循环过程中出现“我无力改变现状”的消极认知与被动倾向,而选择在暴力关系下苟延残喘,不再逃离,直到超出无法忍受的极限。

法律的功能不应仅在约束人的行为,更是一套社会机制,若因为自设的限制而排除了社会的真实,那不仅无法实现法律的初衷,反而成为了压迫受暴者生存空间的共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黃奕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