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促转会难除“东厂”标签 国民党如影随形

+

A

-
国民党立委突袭促转会,将“东厂”标签贴上促转会外墙(图源:台湾立法院国民党团)

台湾行政院下辖的独立机关“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简称促转会)前副主委兼发言人张天钦在内部会议一席“升格为东厂”、“(侯友宜)转型正义最恶劣例子”谈话,引发的效应,不因张天钦请辞、民进党切割而画下句点。促转会主委黄煌雄于当地时间2018917日哽咽指所谓的“东厂”说是对他“人生最大的控诉”,不过,可见的未来,“东厂”一日未除,国民党一定会如影随形。

将促转会与“东厂”相连结,其实并非张天钦的“原创”,而是820日“促转会”拿着一纸公文就要到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要求配合调查,并指智库有“消失的B1”,要求入内查验是否有留存两蒋威权时代相关政治档案。

国民党智库当时由执行长高永光召开记者会,指促转会的行为有如“明朝东厂”,并说智库没有“消失的B1”,是因为B1是电梯机房及B2会议厅的声控室等设备所在地,非相关人员及访客都不会进入的地方,因认为没必要标示才不标示,他也因此指责促转会在没有确信的情形下,仅凭怀疑就能到任意地点勘查、调查“简直比特务统治还特务统治”。

严格来说“东厂”是国民党智库给予促转会的蔑称,不过,依据台湾媒体《镜周刊》报导,张天钦是于824日邀集幕僚召开会议,竟不以国民党智库在820日给予蔑称而戒慎恐惧,反而沾沾自喜“被升格为东厂”,其心可议。

张天钦是法学博士,不可能不知道“厂卫”的主要角色就是打击异己、巩固皇权,与促转会的主要任务“平复司法不法、还原历史真相,并促进社会和解”背道而驰。“东厂”的标签虽然一开始是国民党给的,但张天钦不仅不急于除下,反而自己认为“被升格”,用心理学的“标签效应”来解释的话,“东厂”这个标签虽然可以是内部会议时的玩笑话或是如同民进党新北市长参选人苏贞昌说的“疯言疯语”或者是民进党秘书长洪耀福所说的“练肖话”(闽南语,指瞎扯闲聊),却不能不排除这个标签加强了张天钦对促转会任务“自我认同”的可能性,更坐实了外界对黄煌雄只是个“摆设”的想象。

促转会二把手的“认同错乱”,直接可以摧毁促转会存在的必要性,这也是为什么张天钦在内部会议谈话内容见诸媒体后,即马上请辞,台湾总统蔡英文、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都紧急切割,力求促转会能够得以存续继续推动所谓的“转型正义”。

国民党为了前促转会副主委张天钦自比“东厂”的说法,突袭台湾行政院(图源:台湾立法院国民党团)

不过,显然国民党终于学会如何以寡击众的打游击战,除了先前未经预告的突袭台湾行政院要求赖清德面对、917日又杀到促转会要求黄煌雄自己宣布停止机关运作,并不断以“东厂”强化促转会的公众形象,就算毕生致力于反对威权体制的黄煌雄说是对他人生“最大的控诉”也不以为意。

国民党将“东厂”标签牢牢贴在促转会头上,难道是真心要让促转会终结?以国民党在立法院之势弱,别说要终结促转会,可能连要求地方政府移除一座路灯都比不上基层里长来得有效率。

还是得从张天钦召开内部会议的缘起是九合一选举、民进党迅速切割张天钦也是九合一选举,国民党的思考当然也是九合一选举。好不容易一向号称团结的民进党,终于有“吹哨者”看不惯曝露了“软肋”,但选民是善忘的,国民党只好不断“惹事生非”,一向最会借题发挥的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这次也不敢口出恶言,也只能出言劝阻希望国民党“适可而止”。

1124日是台湾九合一选举投票日,那天同时也是国民党党庆,距离现在还有60多天,台湾立法院即将开议,10月还有双十庆典、台湾光复节,11 月还有孙中山诞辰纪念日,以及台湾立法院正式开议后的赖清德必须出席的施政总质询等,有太多国民党可以主动发起攻势或号召支持者团结的机会。

好不容易能够得理不饶人且掌握主动,可以预见国民党将充分运用这个主动,不过,如何避免操作过度反而引发选民反感,则是国民党必须面对的另一个课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