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的1949 史学家王赓武回忆录面世

+

A

-

随着台湾著名自由派学者杨国枢、韦政通、胡佛相继离世,台湾社会不禁感叹那“书生论政”的时代已逝。而中国大陆近年来兴起“民国情怀”,大陆作家岳南曾称“民国之后,再无大师”,在当前台湾诸多自由派学者离世的现实下,不由得人缅怀起那民国时代中,不畏政治压迫的学术风骨。

缅怀者惋惜的,不仅是那时代特有的政治环境(国共内战、国民党在台实行戒严)所造就的学术风骨,还有那时代的“颠沛流离”,如杨国枢、韦政通、胡佛均出生于中国大陆,后因躲避内战而渡海来台,其中,在学生遍布蓝绿阵营的胡佛身上,终其一身坚守的反“台独”立场,更凸显出那一代在时代洪流中冲刷的学者们,对“中国”认同的坚持。

简而言之,这一切对逝者的缅怀,离不开“1949”这命题。

而就在当前两岸分治将满70年之际,“海外华人研究” 巨擘王赓武教授透过新加坡国立大学出版社,推出了首本回忆录“Home Is Not Here ”(暂译《此处非故里》 ),说的正是他1930年出生,到1949年间的家族离散故事。

王赓武首本回忆录“Home Is Not Here ”,讲述的是他生命头19年的故事,而那时期正是不少人颠沛流离的年代(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此处非故里的乡关何处

即将满87岁的王赓武教授,今年六月才卸下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主席一职,过去他曾担任马来亚大学文学院院长、澳洲国立大学远东历史系主任与太平洋研究院院长、香港大学校长,也获台湾中央研究院颁发院士。虽然最终王赓武的大半生在中国大陆、香港之外生活,但其令人尊崇的学术地位使他对当代中国的政治发展所提出的意见具有影响力,而其海外华人研究的著作,至今仍是华人移民研究领域的重要参考文献。

“海外华人”在英文中又称“Chinses Diaspora“,即“离散华人”。而王赓武的《此处非故里》,宛如呼应着同为研究“离散”的美国文学家萨伊德(Edward W. Said)的回忆录《乡关何处》(Out of Place: A Memoir)。

纵观王赓武的《此处非故里》一书中,王赓武所叙述的回忆不过是他生命前十九年的年华(1930-1949),而正是这重要的离散岁月,催生了他日后研究海外华人的动力。

在王赓武的年少时期,亚洲仍处于未确立主权国家疆界的年代,因此王赓武始终在“家、民族、国家”的认同间徘徊。要简单形容《此处非故里》一书的话,那就是王赓武最终无法如家人所愿“回家成为中华民国国民”的故事。

王赓武祖籍河北正定,其父亲王宓文因受聘到仍受荷兰殖民的印尼泗水市一家中文学校教书,而携同王赓武母亲丁俨迁往南洋。王赓武1930年出生于泗水市,1932年随父母移居到英属马来亚的怡保市。

虽然怡保市是一个因锡矿业蓬勃发展,而拥有许多华人移民的城市,但仍有不少印度人与当地的马来人,因此自小生活在多元文化环境里头的王赓武,自然在其国族认同上与其父母有所差异。

王赓武在回忆录中指出,他父母对于当地社会的关心不多,即使与当地华人的交往,也与来自上海的中国人为主,因南洋的华人社会主要由广东、广西、福建的中国移民所组成的,来自上海或其它省份的是少数中的少数。王赓武也指出,在他父母的灌输的观念里,认为全家总有一天是要回中国的,而非移民当地。

尽管在教育上,王赓武被父亲王宓文安排到当地的英文学校受教育,课后则在家持续学习传统中华文化的经典,以保持一定的“中国人”身份认同,不过王赓武也在回忆录中坦言,对于当时从中国大陆蔓延到马来亚华人社会的“国共斗争”、支援中国抗日战争等情绪,他一开始是相对冷淡的。

然而随着对日抗战的白热化,各种华侨救国的行动开始展开,包括来自大陆的“武汉合唱团”到马来亚各地义演募款。在当地华人“民族主义”情绪的渲染下,王赓武才开始对中国大陆的时势发展感兴趣,才开始追踪各方抗战的报导。

台湾政治学泰斗胡佛院士的逝世,被认为又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图源:台湾大学官网)

短暂的中国生活

1941年底日军攻陷马来亚,王赓武一家人回中国大陆的计划,一直到二战结束后才能成行。 1946年王赓武先在怡保完成高中学业,1947年才举家回大陆,而王赓武也在同年考上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外文系。

然而好景不长,虽然回中国大陆定居始终是王赓武父亲王宓文的心愿愿望,但因已在热带的南洋生活多年,已不适应大陆冬季的严寒。为免病情加重,王赓武父母只好再次回到马来亚生活。

而独自留在南京的王赓武,也因国共内战的战情日趋激烈,当南京以北渐被“解放”时,局势的紧张让王赓武不得不接受父母的请求,赶紧返回马来亚。

最终王赓武在1948年11月返回马来亚。王赓武当和家人也许都没想到,起初移居南洋多年来的梦想就是要回中国大陆当“中国人”的这个愿望,终究躲不过时代的洪流,为安身立命又回到了马来亚。

也许意识到长远必须在南洋安身立命,王宓文为了让王赓武有持续读大学的机会,便鼓励王赓武申请仍是英国殖民统治的“马来亚联合邦”(Federation of Malaya)公民身份,以报读马来亚大学。而这又意味着,王赓武必须放弃“中华民国”国籍。

最终王赓武在1949年9月获得了马来亚联合邦公民身份,1955年获得马来亚大学历史学硕士学位。之后王赓武到澳大利亚发展其学术生涯,并加入了澳大利亚国籍。

尽管王赓武“四海为家”的生命经历让他离法律上的“中国人”身份越来越远,但他的学术贡献是无国界的。

戛然而止的1949

再回望以中国视角而喻的“南洋”,也就是今天的东南亚,对那因战乱、找寻机会而到东南亚的华人移民而言,1949也是个时代的终结。

1949年国共内战的结束,终结了东南亚华人多重的国家、土地认同,在各殖民地政府或新兴国家的“反共”潮流下,东南亚华人面临了该选择保有中国国籍,或加入新兴国家的公民成为一员的抉择。最终,有部分华人回了中国,而大部分则留在了当地,成为新兴国家的一份子。

王赓武回忆录的书名《此处非故里》,其间"此处"所言为何?"故里"又指何方?对曾经历颠沛流离的"民国学者"以及当代民众来说,或许各有其不同认同。而在1949年的70年以后的今天,不仅更多新一代的海外华人不再视中国为“故里”,新一辈外省家族背景的台湾人,也已把台湾视为故里,这也是两岸分治70年以后,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集体认同现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杜晋轩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