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谍案风波 系台军情局内斗使然

+

A

-
2018-09-18 00:37:03

根据多维新闻掌握的独家消息,针对近日在两岸闹得不可开交的所谓“台谍案”事件,事实上仅是台军的军事情报局内部正在进行激烈斗争使然,为了给甫上任的新任局长罗德民中将“下马威”,一直以来和北京方面有“交流”的军情局管道,故意泄漏低阶聘雇、非专职人员的资料予中方国安部,以此丑闻让由蔡英文钦点”的罗德民下不了台。

消息指出,此次“台谍案”风波之发生,实为对蔡英文钦点“非情报体系”中将接管本局、引发的政治斗争有关。图中为蔡英文上任之后,首度视察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图源:Facebook 蔡英文Tsai Ing-wen)

一位现任职台湾国家安全局消息来源向多维新闻透露,军情局的内斗由来已久,尤其蔡英文此次任命“作战兵科”、非情报体系的罗德民中将接任局长,普遍引起军情局内部的不满,由于其内部派系复杂、互斗已久,故在派系倾轧的情况下,遂故意泄密让北京方面取得信息,这些军情局收编的“线民”,并非军情局编制内的“特工、情报员”,仅只是帮助收集资料、舆情等低阶情报的吸收分子,此次曝光连台湾身份证字号都具备、中方却仅止于公布、调查,没有继续深入收网侦办,宣传意义大于实质情报战的意义,故这种“刻意泄漏情报、使上级尴尬”的戏码,是整个“台谍案”真正真相的一大部分。

事实上,台湾军情局习惯泄密,用此手法来拔除异己、甚至消弥政敌的手段,一直层出不穷,2003年爆发的台商郑炽远案,牵连三四十位被军情局吸收的线民,被中方国安部一举擒获,2007年郑炽远刑满被释放回台时,就曾经公开指责军情局内部泄密,导致他们一干人等被抓。而时任军情局执行长的李乐明,甚至公开宣称“不敢保证排除内部泄密的可能性”,翻译起来的意思,就是此事件即为军情局的内部泄密事件,所导致的台商线民惨遭收网捕获的悲剧。此事件后,军情局已经停止招募台商“为国效力”,此次事件爆发,才让外界得以窥知军情局改为吸收学生等下线为线民,搜集非关机密的舆情和社会状况等资料与报告。

台国防部倡导“保密防谍”的景况。倡导归倡导,泄密案还是层出不穷(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而对台湾军情局而言,“泄密”此事似乎成为台湾解严以来的“家风”,号称“忠党爱国”的军情局情报员,由于在台湾转型民主政体的关键期“适应不良”,加上国家认同错乱、混淆,以及贪图钱财女色等因素,故近年来频频爆发“泄密”丑闻,从2000年政党轮替、民进党首度执政后,以往的“忠党”家风受到挑战,故案子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

例如2000年军情局少校廖宪平“转正”为共谍案;2002年军情局少校王惠贤泄密案;2003年军情局二组组长罗奇正泄漏情报人员名单案;2004年军情局特务张全箴、曾能惇被吸收为共谍案2011年方姓军情局特务被吸收、泄漏名单案;2013年军情局军官王宗武、林瀚泄漏情报人员名单案、同年军情局第6处副处长庞大为书写《情报作战参考》予中方导致泄密案; 2015年军情局中校郝元崇泄密案;2016年军情局少校王宗武泄密名单案等,以上皆为公诸媒体的大案件,没有解密、私了、家法处理的案子更是不计其数。

故此次的“台谍案”风波,几乎是2003年台商郑炽远案的翻版,只是这次的事件,搭配了中方国安部门的宣传,效应扩大到台湾、影响政军界,但实质效应有限,故中方并未有深入侦办的动作,仅止于拿来对内、外宣传,收取政治剩余价值。而台湾军情局的泄密,几乎已经成为“日常课题”,在政治局势千变万化、军情局组织未落实现代化、国家化的时候,各种时代错置、贪图利益的丑闻还会不断发生。也有现任台国防部高级智库的主管叹道,台湾情报人员的泄密与投诚案,犹如当年南越沦亡前夕的景象,台湾当局不可不慎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宗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