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总统府资政批新南向卖身份证 看失去初衷的招生政策

+

A

-

台湾《联合报》24日独家报道,批评蔡英文政府近年来为并配合新南向政策,扩办高职侨生建教专班的学校数量,传有部分高职为增加生源透过海外仲介招生的现象发生。对此,各界不免担心侨生建教专班的未成年学生,会沦为被校方、厂商或仲介金钱剥削的对象。

而台湾总统府资政陈博志25日更批评,蔡英文政府欲通过《新经济移民法》让侨委会的海外青年技术班(以下简称“海青班”)和侨生建教专班的学生留台工作,不但无法补足台湾产业界所需的人力,还可能造成一些办不好的学校,“从原本的卖文凭变成卖身分证”。

实际上,根据台湾国家发展委员会推出的《新经济移民法》草案,海青班和侨生建较专班生被归类为“中阶技术人力”,毕业后须留台工作满7年,并符合一定条件后,就能取得永久居留资权,而非陈博志所称的领取“中华民国身份证”。

《多维新闻》在8月的报道《台新经济移民法草案开放侨外生工作为留才还是招生》就指出,检视开放海青班与高职侨生进入台湾就业市场的动作,对于政策目的的达成恐难产生效益,因这两类所开设的课程多属服务业领域,如餐旅、美容科系,而汽车维修、机械与农业则相对少,且台湾大专院校的餐旅科系早已出现过剩的局面,故开放更多餐旅科系的侨外生进入台湾市场,不一定有正面效应。

侨委会委员长吴新兴回应媒体称,若发现高职透过仲介招生,将取消高职开办侨生建教班资格(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目前台湾延揽外籍留学生的《评点配额》制,仅适用于拥有台湾大专院校学士学位及以上的学生,因此在学制上并不具学士学位资格海青班与高职侨生,是无法申请留台就业的,除非毕业后往大学部升学,并获得学士学位。

当初之所以有这门槛限制,其中原因包括多年前台湾官方开办这课程的初衷,是为鼓励海青班与高职侨生学成归国,协助母国的经济发展,甚至成为当地台商的生力军。

因此多年来对海青班与高职侨生的工作限制,也合乎当今新南向政策“双向互惠互利”的精神,然而若《新经济移民法》将此门槛取消,不仅凸显台湾官方单方面为缓解少子化压力的“利己”心态,也显示侨委会忘了开班的初衷。

对于《联合报》所揭露的仲介招生问题,虽然台湾官方称无发现这类状况的发生,但实际上在招收大学部侨外生的“市场”上,早有仲介的介入。

以“马来西亚市场”为例,马国华人得益于生活文化与台湾相近,马国多年来已是台湾最大的境外生来源国,目前在台湾求学的马国学生有17,079人。马国华裔学生除了能以侨委会官方的“侨生”入学管道报读台湾的大学外,也能以外籍生身份报读各大学。因此对处于后段班、缺生源的台湾私立大学而言,为能争取更多海外学生入学,透过当地的仲介协助招生。

由于曾发生学生与家长发现仲介所宣称的奖学金、免住宿费等来台读大学优惠条件“货不对办”的纠纷,台湾驻马来西亚代表处甚至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澄清,呼吁学生与家长勿透过仲介报名来台就学,甚至提醒慎选入学标准低、奖学金太容易获得的大学。

目前,台湾立法院还未通过《新经济移民法》,但此前官方与媒体对该政策的宣传,已形成了对高职侨外生可“获得台湾永久居留权”招生卖点,这对海外招生市场的仲介而言,将触角延伸至有意赴台就读的高职侨生招生市场,是纯属不意外的结果。

若最终台湾官方为增加“人力供给”,而解禁高职侨生留台工作限制的话,意味着已违背了当初协助学生母国经济发展的招生初衷。那未来的发展,就有如今天的日本“技能实习生”制度,日本同样以协助实习生母国经济发展为名,掩盖引进移工之实,造成了中国学生、越南学生在日本被劳动剥削的现象,台湾官方应引以为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杜晋轩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