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涨”政治学 为选举抑或顾民生?

+

A

-
2018-10-08 05:08:48

距离九合一选举不到50天,蔡政府突然以“平稳物价”为由,宣布自108日起全台油价“冻涨”至今年底,这项苦民所苦、顾民生的政策看似立意良善,令人想起陈水扁和马英九执政时期也曾在重大选举前后使出“相同招数”,选前冻(缓)涨、选后价格飞涨的情况。在此敏感时机点,“冻涨”是为选举抑或顾民生,殷鉴不远,民众心中自有一把尺,但蔡政府不可不慎,莫忘油电双涨带来的苦果。

台湾中油公司于当地时间107日宣布,近期国际油价受到美国禁运伊朗原油议题延烧及OPEC国家尚未同意增产情况,加上冬季用油旺季即将来临,为了避免油价短期大幅波动上扬,连带影响物价上涨、冲击民生,自108日起油价不予调涨;至于冻涨期限,暂时执行至今年底为止。而另一家油品供货商、台塑石化虽然跟进不调涨,也强调倘若国际油价走势过高,在无法承受的情况下,仍不排除调涨。

民进党政府赶在九合一选举前提出油价冻涨方案,被质疑是以顾民生之名、拼选举之实(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对于政府释放的利多,台湾民众并没有想象中领情,甚至出现“先冻后涨”的焦虑与不安,在于“冻涨”早有先例,且目的不脱政治考虑——几乎都与选举有关。时间拉回200711月,身陷弊案泥淖的前总统陈水扁,为了挽救低迷的选情,赶在2008年总统大选之前宣布油价冻涨;马英九上任后,以“解决亏损”和“节能减碳”等为由推行油电双涨等一系列政策,结果民怨大爆发,反映在201011月底的五都选举,马政府因此在选后宣布油价冻涨,并推行减半调涨……

回顾扁、马时期所推行的“冻涨”措施,可谓政治痕迹凿凿有据。再来看这次的油价冻涨,依照台经济部长沈荣津的说法,是因国际油价近期涨幅达20%,导致物价蠢蠢欲动,有鉴于以往油电价格调涨后带动物价波动,即便油电回跌仍无济于事,为了响应民众的期待,且衡量中油公司的运营状况尚可吸收成本,故做出冻涨的决定。

若是从影响人民生活负担的考虑,其实蔡政府执政两年多来,最大一波的油电调涨就在今年3月到4月间,物价已一去不复返,“蠢蠢欲动”实不足以形容;倘若政府真的有心要“苦民所苦”,在调整油电价机制之前,就该拟妥相关的因应对策,或是慎选推动的时间点。既然油电价格已在半年前调涨,便启动了价格连锁效应,一季的冻涨如何能压制物价?

况且实施的时机又挑在选举前夕,凸显出民进党執政的思维模式与前朝无异,究竟是顾民生或是拼选举,答案不言而喻。再者,民众对本次的油价冻涨反应冷淡,甚至受以往经验影响,已有“选前缓涨、选时冻涨、选后大涨”的不信任预期心态出现。殷鉴不远,“冻涨”政治学带来的后遗症,蔡政府不可不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納蘭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