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阳政治学 从候选人文宣看国民党政治心理

+

A

-

选举的意义原在于提供人民一道选贤与能的公平途径,然而,当选举转化成为政党政治间的一种竞赛时,市场的机制便开始介入:选民成为政治的消费者,政党是为卖家,而政治人物与候选人则为极力被政党销售出去的政治商品之一。

从市场的角度观之,候选人的文宣自然是一种营销,不论标榜贩卖的是福利民生还是意识形态,政治文宣所反映的,是政党及其政治人物认为其潜在支持选民所有的偏好,除了意在彰显自己在某方面有所作为,同时也是投支持者所好。

台湾九合一选举将届,综观近来国民党众参选人的文宣与言论,出现一系列意在表现男性雄风的词汇,有论者揶揄类似的文字显见出国民党内隐约的阉割焦虑,但也有人认为,众多文宣反映的是选民所望,文宣所露出的讯息,只是满足了该党支持者在阅听上的期待与欲望。

国民党团此前要求台行政院长赖清德公开为张天钦案道歉,并在议场张贴“东厂”标语表达抗议(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诸如国民党台南市长参选人高思博于107日竞选总部成立现场,对着台下支持者高喊经济;又成功带动国民党高雄选情的市长参选人韩国瑜在坦言国民党财源困窘的同时,以比我的肾脏还虚,形容国民党内部组织的问题。回到国民党中央,党主席吴敦义也不遑多让,针对促转会前副主委张天钦日前的失言,引发台北政坛一阵东厂西厂之说,吴敦义直白讽刺张天钦要当东厂,先把自己割掉吧!魏忠贤就没有那个东西,并借机嘲弄台总统府日前爆出随员跟武官私德有碍,称不割就会出这种状况

一时之间,国民党从地方参选人到党中央,不约而同以博起(勃起的谐音)、肾虚,以及割掉男性性器官为喻,讥讽没有那话儿的民进党政府故多鄙事;撇开雅俗争论,这反映在以男性为主导的政治场域中,还是存在一定的男性英雄主义(或为阴茎崇拜)。显然,国民党的男性对此类用语的使用有一定程度偏好,又或认为浅白易懂,故而采用。

其实,不论刻意表现阳刚的国民党众是否真有如此的政治心理,回归现实,当台湾社会长期浸淫在经济发展疲弱、薪资水平停滞,人民幸福感与日递减的情况,亦无怪乎国民党理解的社会期待,是一股朝气向上、活力充沛的硬实力以带动进步。因此,对称于疲软、需要被照护的社会与人民,传统以男性为主导、提供保护的观念,有了被期望的空间,而国民党适时提供了一帖用以壮阳想象的政治语言,一方面标榜自己具有男性英雄的能力,另一方面贩卖并满足孱弱社会之愿想,成为一场十足十的广告市场买卖。

简单来说,此刻的国民党人有意无意地想要提醒台湾社会,过去那段居于家父长制下发展美好的记忆,试图唤起人们重温在强国家与强势领导人的带领,俾让社会得到充分的照顾。

一如2008年下野后的民进党,极力想要洗刷因陈水扁家族贪腐而沾染一身的贪污形象,现下的国民党也想摆脱过去马英九主政期间给人无能的政党印象。曾经,马英九正是依侍其温良恭俭的形象,博得台湾民众无比好感,但执政失利的结果,温良恭俭却反面成为无能男性的另一套说法。因此,除了于广告宣传上,给予选民期望的强健领导号招外,如何摆脱无能、形塑刚强形象,或更是现在的国民党人潜意识里亟待处理的焦虑课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鄭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