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或全军覆没 两岸金马奖争夺战

+

A

-
2018-10-11 06:09:22

台湾第55届金马奖入围名单于2018101日公布,其中最佳导演组全由中国大陆导演拿下,包含张艺谋、毕赣、姜文、万玛才旦、娄烨等,尽管每位都是曾有金马获奖经验的导演,但台湾导演在此重要奖项中完全缺席,引发台湾媒体对金马奖执委会提出质疑,金马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对此表示 “或许有人质疑其公平性,那新演员奖项都由台湾演员获得,又该怎么说?他相信评审在审片时一定是”既严格,又真诚,但很残酷。

其实金马奖过去也发生过几次因奖项数量分配差异过大,而受到责难的例子,像是2014年的第51届金马奖,中国大陆导演娄烨的《推拿》得到八项奖项提名,打败当年获得六项提名的台湾电影《KANO》,一举夺下最佳剧情片、最佳改编剧本、最佳音效、最佳剪辑、最佳摄影,而盲人演员张磊也以此片成为该届最佳新演员;中国大陆导演陈建斌以自导自演的电影《一个勺子》拿下最佳新导演与最佳男主角奖;而最佳纪录片、服装、短片等奖项皆由中国大陆制作的影片获得。

第54届金马奖中大有斩获的黄信尧(前排中)导演与《大佛普拉斯》剧组(图源:多维)

另外,由于第51届评审团主席由中国出身的资深女演员陈冲担任,当时亦有影评人质疑金马奖的公正性,认为金马最终给奖仍是依据政治原因而非表现。但在1990年代后,为顺应公营事业民营化,台湾新闻局已宣布将包括金马、金钟与金曲的”三金典礼”全部转由民间机构主办。每届评审皆由金马执委会遴选专业人士担任,并且全程参与审片过程。20186月,美国影艺学院更宣布未来获得金马最佳纪录片的得奖作品,将可直接进入奥斯卡金像奖的候选名单,此举也间接肯定了金马奖评审过程的公正性,证明金马奖的评审制度应是公平的。

然而近年时常发生中国大陆电影横扫金马奖项,使得台湾电影所占席次相对较低,例如今(2018)年包含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以及最佳男女主角共计20个名额中,台湾只取得3个名额,与中国大陆取得的17个名额(其中中国大陆女演员曾美慧孜以香港影片《三夫》入围最佳女主角),差异相当悬殊,是否代表台湾电影真的
技不如人

答案应是否定的,去(2017)年第
54届金马奖的入围与得奖名单中,台片《大佛普拉斯》取得10项入围,最终获得包含最佳新导演、最佳改编剧本以及最佳摄影等5个奖项;而《血观音》则获得八项提名,最终获得最佳剧情片与最佳女主角等4个奖项,展现了台湾电影工作者的创作能力,并不比中国大陆与香港电影逊色。

分析原因主要为中国大陆电影产业发展相对健全,不论是资金、剧本或人才数量都较为可观,每年能够产出的电影数量也就较为稳定,虽然其中仍不乏俗滥的电影,但也较有机会制作出质量较佳的电影,不论是艺术片与商业片都能有发挥的空间。

另一方面,台湾缺乏制作资金,尽管还是有很多创作者积极寻求拍摄机会,但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可能需要花上好几年才能筹得足够资金,进入制作阶段。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也因此使得台湾每年拍出来的电影质量良莠不齐、水平较难
定发挥,所以才会时常发生某年一枝独秀、某年却又全军覆没的景况。

然而,这对于台湾电影而言或许并非坏事,金马奖作为华语电影的主要平台,不仅容纳中国大陆、台湾与香港电影,近年亦可见到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等地的佳作,不但能让更多电影进入台湾观众的视线范围之内,得以一窥台湾以外的华语电影样貌,亦可提供台湾电影工作者反思的契机,在台湾电影产业发展健全以前,仍保有不断实验与探索创作方向的可能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钟承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