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青年“北漂”的真相

+

A

-

最近一支“韩国瑜,帮我回家”的影片,讲述北漂青年的辛酸而引起热议,“北漂”也成为台湾九合一选举的热门关键字,蓝绿营纷纷祭出扶植青年创业、积极招揽外资等政策吸引北漂族返乡,进而翻转长期“重北轻南”的不均衡发展,然而,除了从产业政策着手增加就业机会,更重要的还是解决低薪、改善劳资环境恶劣的问题,才能使高雄青年愿意留在家乡。

“北漂”一词源自中国大陆,指的是从其他省份到北京谋生,却没有在北京设籍的人。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率先将“北漂”一词套用到高雄,他指出,有41万高雄人迁籍外县市,推估北漂人口恐有30万到50万人,虽然计算方法引来绿营质疑,但高雄青年人口严重外流早就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高雄市政府统计,2010年县市合并后,高雄人口数并没有大幅改变,2011年1月人口数277万3433人,到了今年7月人口数为277万3506人,只增加73人,若进一步从行政区来看,近8年人口数正成长的行政区包括凤山、仁武、大寮、楠梓等市郊地区,而盐埕、苓雅、前镇等区域,却因为商圈转移、重划区建置等,使人口外移。

为了争取数十万北漂青年选票,韩国瑜主打整合中央、地方、产官学及民间资源,协助年轻人就学、就业等问题,并成立新台币一百亿元(1台币约合0.03美元)的“青年创业基金”,吸引青年回乡创业;民进党参选人陈其迈则认为高雄正面临产业转型的阵痛,他以“招商”与“智慧城市”为政策主轴,并透过招商吸引外资来到高雄,盼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指出,有41万高雄人迁籍外县市,推估北漂人口恐有30万到50万人(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造成“青年北漂”的原因为何?从高雄产业发展的历史来看,有“港都”之称的高雄从日治时代就发展成港埠城市与军事要地,并在20世纪中叶后成为台湾南部政治、经济及交通中枢,为台湾带来蓬勃的经济发展,像是钢铁、金属加工、石油、化工、造船、远洋渔业等必须仰赖海运或依托海洋的产业因此欣欣向荣,更带动了台湾经济起飞,创造庞大产值与就业机会。

然而,随着台湾产业转型,中低制造业纷纷外移设厂,加上台湾发展长期“重北轻南”,政治、经济、文化过度集中北台湾,大多高科技、金融中心总部也都驻点在北部,使得高雄的就业机会少,还得面临过去发展重工业时所带来的环境污染、生活品质下降等代价,形成青年人口外移、在地人口老化、消费不振与经济衰退的恶性循环。

除了产业结构,“低薪”与“劳资环境恶劣”更是促使高雄人北上的主因。一名曾北漂就业的高雄人就表示,南部的产业不像北部多元,尤其新兴产业如设计、艺文等,欠缺跨领域发展的机会,加上高雄劳资环境恶劣,普遍劳工都处于低薪、过劳状态,却不像北部人在遭遇劳资纠纷时更有谈判能力,导致许多高雄青年选择到北部寻求机会。

如何能翻转“又老又穷”的高雄?由于“重北轻南”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改变,政府除了积极吸引外商、鼓励大厂到高雄设总部或分部,进而带动产业群聚效应,增加就业机会,更应先正视低薪、劳资环境恶劣的问题,透过落实劳动检查、健全资方重视劳工权益的意识等,才能提升高雄青年留在家乡发展的诱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楊蕓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