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月检举七千多件违规 “检举魔人”改变了什么

+

A

-
2018-10-12 07:58:05

台湾高雄地区出现一名“检举魔人”,在九个月内检举了7,600多件违规,引起附近邻居不满登门跟检举人理论,但检举人不甘示弱的回呛“你们不违规就没事”,当场遭78个民众围殴。事后在警方的调停下,检举人决定不追究也不提告,并承诺为了小区和谐不再进行检举。

2017年全台湾有高达1835,458件由民众检举的交通违规案件,平均一天有5,000件,比2016年增加了47万多件。虽然检举违规并没有奖金可拿,但许多“热心民众”乐此不疲,其中匿名检举的案件量不少,常让警员处理得焦头烂额。

警方人力本就不足的情况下,检举案件增加让业务量更吃紧(图源:VCG)

基层警察经常夹在检举人与被检举人之间,对于轻微的违规事件,如果不开罚处理可能遭检举人申诉渎职,一旦真的开罚了又不免要面对被检举人的怨怼与扰民的骂名,甚至上交通法庭申诉,警察又要出庭解释,让原本就吃紧的警员人力更加困扰。

许多人在被检举后都抱着
“那么多人违规为什么是我”、“就不要让我发现是谁”的心态,一同进入检举违规的行列,有些人甚至因此成为“专职”的检举达人,每天在小区利用纪录器或相机守株待兔,等待贪图一时之便的民众。然而,随着民众的检举件数越来越多,交通违规的情况却未因此减少,显然民众没有因为遭到检举而不再违规,更多的是产生“互相伤害”的恶性循环。

以被检举最多的“违规停车”为例,大部分的违停都起因于停车位的“供不应求”,在一位难寻的情况下,民众冒
着被检举开单的风险,也会选择就近违停。况且在小区小巷中,许多违停都在自己家门口附近,民众大半不认为自己的违停会造成什么交通上的阻碍,忽然收到检举开单,除了视为“被找麻烦”外,难以意识到可能带给他人的困扰。

当然,交通违规的情况并不可取,在警方人力有限的情况下,适时的由民众互相提醒监督,提出影响交通安全的违规情况,确实能有效解决公权力执法无法全面涵盖的问题。而对于轻微违规的检举,先采取记点劝导的方式,等累积到一定违规点数后再开罚,被检举人不但能了解到他的行为以造成他人的不便,在没有“遭罚的怨气”下,也更愿意改进自己的违规情况。


归根究柢,想改善台湾的交通流畅与安全,并不能指望靠着民众相互检举来达成,而动辄诉诸法治与惩罚,也只会在人际关系薄弱的社会,增加更多冲突与破裂的可能。除了在“微罪不举”的前提下,先以劝导代替惩罚外,整体城市、小区的交通规划如何更贴近民众需求,才是彻底改善问题的关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黃奕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