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调的民主遇上失控的全民公投

+

A

-
2018-10-25 11:54:08

台湾九合一选举即将于当地时间1124日举行,此次除了地方首长外,合并10公投案举行,堪称台湾选举历程中“史无前例”;回顾公投法实施14年以来,竟无一案落实修法或有所作为,不仅被戏称为“鸟笼公投”,还消耗社会资源。如今民进党将公投法门槛下修,但公投结果不具强制执行效力,导致“民主”公投的投票结果不具任何意义,反因价值观的差异,加剧社会撕裂, 到头来重创民主价值,后果还得由整个社会来承担。

台独派团体喜乐岛联盟于当地时间10月20日在台北市举办“反并吞正名公投”活动,吸引不少人前往参加(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诚然,直接民主可以让政治人物倾听人民的声音,但从2004年总统大选合并首次举行的公民投票, 民进党提出“讨党产”公投,国民党则主张“反贪腐”公投,最后因达标门槛过高双双落空,皆遭“否决”,说好的人民做主,实际却一事无成,在当时被讽刺为选举的工具,成为另类的催票手段。

直到2016年,民进党完全执政,为了打破所谓的鸟笼公投将《公投法》下修公投提案门槛从总统副总统选举人总数千分之五调降到万分之一,连署门槛则从5%降到1.5%,并且新增电子连署;公投通过门槛则从选举人总数二分之一降为四分之一,且有效同意票超过不同意票。其目的在“还权于民”,但平心而论,政府想做事,还需要过问人民吗?

过去由民进党第一次提出的“讨党产”公投,于2004年因投票人数未达标遭否决,如今,全面执政后,越过公投强行通过党产条例以及促转条例,以“不当党产”名义,将国民党党产全数冻结;另外,台湾离岛马祖,过去曾是台湾第一个公投“过关”的地区,却卡在相关条例一直没过关而“胎死腹中”最后不了了之;试问,今年的“东奥正名”主张以“台湾”申请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即便最后公投案过关,蔡英文又该如何执行?又或者说,即便蔡英文真的提出申请,奥委会也不会同意,倘若做与不做结局都不会是人民要的,公投又有何必要性?

依照程序,公投案一旦过关,依法政府有义务替台湾向东京奥委会提出“正名”申请,若政府因考虑台湾选手可能因此无法出赛而不履行,法律也无从可管,只是执政者恐将面对群众反弹跟信用破产的后果。

前英国首相柴契尔夫人(Margaret Hilda Thatcher)曾说,公民投票与直接民主不适合做为“决定”政治问题的工具;毕竟大多选民“能力有限”且在“专业”议题上缺乏知识背景,以及资讯不对等的状况下,看似谨慎实则过于草率。另外,台湾政治人物也喜欢提出大量公投,其目的在于利用“民意”来为自己“早有定见”的政策背书,将政治责任转嫁到人民身上,但后果得由全民承担。

既然“直接民主”不能带来“直接作主”,反而进一步升高对立与分裂之风险,让原本就存在价值冲突的族群更加激化,以争议最大的“同婚公投”为例,无论结果为何,恐将引起激烈冲突。然而,民主价值贵为重,因涵盖多元与包容,如今公投不在是展现“全民意志”,反而更像“互相伤害”,也让公投沦为“排除异己”的恶性战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旻薇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