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法难产 蔡英文劳动政见备受考验

+

A

-

制定《最低工资法》是蔡英文2016年竞选时的主要劳动政见,但执政逾两年,劳动政见却一直空转,毫无进展。台湾劳动部原订于10月31日前提出立法草案又因“为多搜集意见”要延宕至11月下旬。 2020年前是否能完成最低工资立法,再次考验着蔡英文的施政诚信。

虽然台湾在《劳动基准法》(即《劳基法》)有法定基本工资,以及基本工资的审议办法。不过,现行的审议程序和参考指标缺乏法律明确规范,因此基本工资的调整幅度和审议过程并无准则,因此曾发生基本工资冻涨10年,以及资方拒绝出席杯葛审议等问题。

面对低薪问题,蔡英文2016年的劳动政见即主张要订《最低工资法》,透过立法改变基本工资审议程序,提高审议的议决位阶,并将最低生活所需参考的社经指标来调整最低工资,“撑住劳工及其家庭经济生活”。

删减劳工假日、放宽工时管制,以及最低工资法的推迟,都让蔡英文与人民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多维记者:蔡苡柔/摄)

不过,蔡英文上任至今,劳动部换了三任部长却迟迟未能提出《最低工资法》草案。 2016年蔡英文首任劳动部长郭芳煜即承诺要于2016年年底提出草案,但尚未履行承诺即卸任;2017年继任的部长林美珠则直接推迟进度,只表示2018年会提出草案,并于2020年完成立法,但在草案出炉前即卸任;现任部长许铭春在立法院承诺于10月31日前提出,但30日却又临时“喊卡”,表示要再延后一个月。

收集意见以及审慎研议,是劳动部对于草案推迟的一贯回答。然而,叫人不胜唏嘘的是,这样审慎的行政态度和作为,却不适用在蔡英文任内的《劳基法》修法问题上。相较蔡英文政府这两年,两次修改《劳基法》分别删减劳工假日和放宽工时管制的火速,制定《最低工资法》的牛步,恐怕将让选民对蔡英文政府的施政缺乏诚信失去信心,进而冲击2020的总统大选。

《劳基法》的两次修法和《最低工资法》草案的推迟,已让劳工可以分享经济成长果实、缩短工时和扭转低薪的政策目标与现实距离越来越远,若蔡英文政府还继续让承诺一再跳票,或是在审慎研议下,仍无法推出有利于劳工的《最低工资法》草案,势必只会更加背离人民的信任与支持,同时低薪所导致的低生育率和内需消费不足问题,也将进一步恶化台湾社会和经济的永续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