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相比“民主灯塔” 台湾更需要民主深化

+

A

-

蔡英文在今年双十演说特别提出“民主灯塔”的意象,不只请来六位灯塔守护者领唱国歌,还特别强调台湾民主转型的经验,希望将台湾的民主光芒照向香港、中国大陆,以及世界上每个角落。“民主台湾、照亮世界”,蔡英文在主旨演讲中,以台湾为范本,描绘的这一民主画境,不但将台湾与对岸区隔,更将台湾当成世界民主典范。

蔡英文双十演说将台湾比拟为“民主灯塔”,但强调的是政治民主,仍然忽略经济民主的重要性(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灯塔象征着发出光芒,照向远方,为黑暗中迷失的人指引方向。从台湾内部的角度来看,有学者说,台湾自1895年沦为日本殖民地之后,就开启了一条民主的“百年追求”之路,台湾人在日本殖民独裁者与战后国民党威权统治下争取民主,胼手胝足、筚路蓝缕实现民主的过程,确实受人瞩目与肯定。尽管日本殖民和国民党威权统治存在性质区别,但回顾100年来的历史过程,对民主的想像与期盼,一直如灯塔般为台湾人指引方向。

过去,总有人抱持着怀疑的态度,认为华人的土壤不适合开出民主之花,或是总结“亚洲四小龙”的发展模式,提出民主的“亚洲例外论”。但是,台湾民主发展过程不只成功地民主转型,还平和顺利地完成三次政党轮替,在西方政治学的标准中,已经进入“民主巩固”的阶段。与此同时,民主作为社会的最大共识与核心价值,已经深植人心。当然,尽管“民主巩固”之说有些一厢情愿,民主亦带来一些亟待解决的社会乱象,也绝少有人愿意再退回威权。

检视民主在台湾社会开枝散叶的过程,事实上有其历史脉络。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台湾人受到民族差别待遇,在武装抗日失败之后,改走政治路线,而有大规模的议会请愿运动,表面上是争取政治权利,但更为重要的是把台湾人团结起来争取政治权利。包括受台湾民众所敬仰的蒋渭水,也喊出“同胞须团结,团结真有力”的口号,其精神至今仍有一定的影响力。

战后台湾的戒严时期,党外运动以打倒国民党威权统治为首要目标,因此,不分省籍或族群都有很强向心力,团结在一起争取民主与自由。许多当年的党外人士曾回忆,党外运动是不分统独的,如台湾总统府秘书长陈菊,在民进党成立之前,与左翼人士有着密切往来。

也就是说,团结社会内部,一直是台湾民主发展的首要内涵,这有别于西方讲究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式民主。然而遗憾的是,民主一旦进入它建基于西方政治文化的意识形态框架,便会在资本和政治利益的驱动下,自动沿着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的方向狂奔。特别是当失去威权这个敌人,在台湾这个多元认同差距悬殊的社会,团结的愿望随即灰飞烟灭。

我们可以看到,台湾解严之后,随着国民党威权统治这个台湾内部最大的敌人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国家认同与两岸问题,统独矛盾成为台湾社会的主要矛盾。几乎台湾所有的政治与社会议题,都被统独矛盾吸纳进去,包括蓝绿之间的斗争,基本上也沿着统独的分野展开,不只加深政治对立,社会内部的信任感也连带被大为撕裂,政客每天都在为民众示范如何用“颜色”来思考问题。

台湾若将选举与民主划上等号,显然是对民主精神的误解。图为蔡英文(右三)辅选民进党籍台北市市长与议员候选人(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近几个月来,台湾知识界痛失两名大师──心理学的杨国枢与政治学的胡佛,两人在解严后不久的1989年共同参与“澄社”创立。这个由台湾自由主义知识精英成立的民间社团,原本意在致力政治“澄清透明”,但澄社很快就面临分裂危机,最主要的导火线就是内部的统独之争。澄社因统独而分裂,其实就是台湾民主政治现实的缩影,能不令人感到痛心?

我们也可以看到,民主原具备丰富多元的内涵,只因台湾内部的分裂失和,让政治人物有了很多操作的空间。仿佛民主只剩下选举,只有选举才等于民主,所有寻求共识的前提几乎被跳过、略过,把民主“逼”到蓝绿对决,人民只能无助、无奈地选边站。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反省,民主之于台湾,难道意味着“我们是民、你们是主”?抑或台湾人民“做主”的机会,仅仅只在盖章投票的那一刻?

正因为如此,政治人物得以利用台湾的言论自由,为了自身的选票利益,操弄民粹的情绪以及抛出各种假议题,让台湾虚度发展的黄金机遇,在内耗中沉沦下去。台湾社会仍有着深厚的华人传统价值信念,对政治人物寄予“以民为本”、“痌瘝在抱”的厚望,却在一次又一次的选举激情过后,一再失望,甚至是绝望。本该重然诺的政治人物,开出的支票不是跳票,就是被严重拖延,或以各种理由来搪塞。政治人物失信于民,是民主政治很大的禁忌,终究会被民众看破手脚。当地时间11月24日的台湾九合一大选,有10项公投案合并举行,不就说明民众不再信任代议士,只得靠公投“直接民主”来自力救济吗?

民主在台湾被简化为选举,其实是对民主的误解,甚至是扭曲,误以为“民主”的关怀只在于政治权利义务的实践,单单追求政治层面的尊严。因此,台湾的民主政治发展,往往朝著有利于资本的新自由主义方向走去,却在经济层面忽略了社会公义的重大课题,利益分化愈趋严重,从而导致在原本的政治结构中游离、裂解出难以调和的政治群体,互相提出更尖锐、冲突性更高的诉求,上演着激烈的“民主内战”。美国“政治部落化”的弊端,逐渐在台湾滋长起来。

随着政治人物在台上声嘶力竭地颂扬台湾民主,这些年来台湾原有的进步优势却一点一滴被掏空。青年贫穷、买不起房、生不起小孩、找不到工作、薪资停滞不前等,都是台湾青年终日筋疲力尽要奋战的庞大压力,从洪仲丘事件到太阳花运动以来,处处能见一张张生涩却极其愤怒的面孔。

无论蓝绿谁执政,对千疮百孔的经济与社会困境却都束手无策,只能空虚地开出更多天花乱坠的“民主药方”自欺欺人。

台湾自豪的“民主灯塔”,需要把光亮照向社会公平的落实。图为台湾劳团发起公投,要求废止《劳基法》修恶条文(多维记者:张钧凯/摄)

很多台湾人认为,只要打倒威权制度,推翻威权政府,就等同实现了民主。但实际上,除了威权这个皇帝,还有另一个经济上的资本皇帝盘踞在台湾人民头上,它严重限制人民的经济和个人发展的自由,使得每个人的经济权利被严重剥夺,这是一例一休争议、《劳基法》修恶和社会不公义的根本原因。所以,台湾一定要认识到这座得来不易的“民主灯塔”所缺少的东西──将经济与民生从民主中割除,绝对是对民主的羞辱。

政客们若以“台湾已实现了政治民主”当作遮羞布,逃避在经济与民生问题上推动社会公平建设的努力,一味向自由市场和资本低头,实在是可耻的心态。更不用说,台湾现阶段诸多的转型问题,一个如此分裂的社会,在现实情况下,就算已建立民主制度,有民主转型还不够成熟为托词,也很难称得上是“灯塔”,甚或被称为民主制度的“模范生”。台湾民主路上的坑坑洞洞,还需仰赖这块土地上的人民一起去填补。

何况,台湾以“民主灯塔”自居,却否认其他制度存在的合理性,本身就是对民主精神的悖离。在两岸政治和价值观对峙的格局下,因为“灯塔”两字内含的政治意识形态潜台词,为了选举政治而与对岸区隔等原因,台湾或许会继续以“民主灯塔”自居。但台湾人民也一定要清醒认识到,这件名为“民主灯塔”的外衣,不过是不便道破的“国王新衣”罢了。

(本文转自《多维TW》第36期《社论:相比“民主灯塔” 台湾更需要民主深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