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民首度集结抗争 民进党治理能力再遭质疑

+

A

-
2018-11-07 08:46:10

台湾社会迎来有史以来以渔民为主的一次抗争。2018116日,在台湾农委会和立法院前大约有2,000位渔民进行抗议。渔民抗争的主要要求有两大部分,即抗议新修订远洋渔业三法罚金过高,执法过当,以及要求政府守护主权和渔民海上作业权益。最终台湾农委会于当天发表新闻稿回应,将在1个月内到东港、琉球等地和渔民展开协商。

2018年11月6日,不满渔业三法罚锾过高,国民党立委邀请渔民自救会总干事王新展(右1)与会,高呼“鱼不聊生,官逼民反”的口号(多维记者:佟岷/摄)

发起抗争的渔民促进自救会总干事王新展表示,“这是渔民有史以来第一次北上抗争,主要是因为政府通过远洋渔业三法,对自己渔民没照顾到,却什么都要罚,因此渔民自发集结起来,捍卫渔业作业权益”。

而琉球区渔会总干事蔡宝兴表示,“政府无心护渔,现在冲之鸟海域不能去,八重山海域不能去,太平岛附近海域也都被占光了,渔场限缩、渔获量少,渔民是为了生计才不得不抗争。他并说,现在渔货主要外销日本,但蔡政府不愿跟大陆交流,渔获没有其他管道出去就只能销日,价格掌握在日本手里。”

渔民抗议事件某种程度上突显民进党政府的治理不力。农委会官员渔业署署长黄鸿燕20181030日召开记者会甚至批评这是政治操作,引来自救会反驳,要求渔业署长不要抹黑,渔民背后并受到特定政治势力的影响,而确实是因为权益受损才组成自救会。

引发此次抗争的主要原因在于新修订远洋渔业三法罚金过高,而大背景是台湾已经连续3年被列为欧盟打击非法渔捞的警告黄牌,如果不改善的话,未来恐将变成制裁红牌,届时台湾的渔获产品将无法输出到欧盟。因此台湾农委会于20171月立法“远洋渔业三法”,加大对于非法渔捞行为的罚责。相较于以往罚款金额从3万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至15万元,三法实施后的重大违规以100万元到3,000万元的罚款,并增加数百条法规规范。

根据渔业署网站于2018111日公布的最新统计信息,“远洋渔业三法”实施后,因非法渔捞和违法雇用外籍船员而受罚的船数高达131艘,而罚金则达1亿1,858万元。从数据可以显示,渔民对于“远洋渔业三法”修订和实施后显然处于“适应不良”的阶段。而深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以往的渔业治理是较为宽松,甚至有放纵的疑虑,而为了避免国际制裁,因此政府急忙立法,但却没有和渔民进行有效合理的沟通,导致政策缩紧给渔民带来不适症与镇痛期。

类似的情况其实在台湾社会层出不穷,就像近期的空污议题,因为政府无法处理高污染的工厂,因此选择向移动式污染源开刀,而首当其冲就是货运业者,但却没有提供合理的配套措施,导致他们的权益受损,最终引发20187月全国老汽机货车自救会和左翼联盟对于环保署空污法修法的抗争。

造成这些抗争现象的背后,突显执政当局和官僚体制的缺失,不管是农委会或环保署都以“高高在上”的“专业态度”来指责基层劳工的违法行径,但却没有妥善和他们进行沟通协调,提出更合理的配套措理,让彼此并非处于对立的处境,而是制造双赢的局面。

此次渔民抗争已落幕,最终农委会虽在一定程度上妥协,但该抗争已经给予外界对民进党的治理能力提出严重的质疑,恐也将影响即将到来的“九合一”选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施学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