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极世界中 中国应提防的不只是美国

+

A

-

尽管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的共和党,于116日的中期选举失去众议院的多数席位,未来施政恐怕会受民主党更多掣肘,但这不代表美国对华政策会出现重大转折。毕竟,遏制中国是多年来美国确保自身利益的手段,两大党皆对此“有志一同。比如特朗普政府声称的中国窃取美国机密、贸易补贴、南海扩张、军事威胁、人权问题等,俱是美国历届政府都曾用以攻讦中国过的借口。

对华保持遏制是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共识”(图源:VCG)

像是19986月美国众议院,提出《考克斯报告(Cox Report)》,宣称中国自美国窃取大量军事与商业机密以开发武器。在世贸组织(WTO)里,美国也频频以补贴为由对华发起反倾销调查。南海方面,克林顿(Bill Clinton)与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都加强了干涉力度,2010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更在东盟论坛年会上声明,对南海海洋空间的合法主张只能基于对陆地地貌的合法主张 ,等同拒绝承认中国的南海九段线,并在2013年鼓动菲律宾提出南海仲裁案,以及要求中国遵守连自身都未批准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还有自2015年派遣军舰执行航行自由活动,这都是意图排挤中国、保护美国在当地的军事与商业利益。

曾被批评对华软弱的克林顿政府,其实也曾以人权为借口,在
1994年以前拒绝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1995年更允准美国国会的决议,支持李登辉访问美国,1996年还派遣航空母舰干涉中国大陆在台海的军事演习。1980年当选美国总统的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甚至在竞选时扬言要与台湾恢复邦交,尽管最后在联中抗苏的考虑下仍维持对华邦交,但也显明美国对华态度的不友善与利己性,是一以贯之的,不因党派更迭而改变。更重要的是,对华政策从不是主导美国社会的重大议题,因此这让美国政府的作法不会受到民意检验而改弦易辙,始终带有一定的敌意或压力。而当中国的力量越茁壮,美国的压力也会随之更深

那么,在当前美国屡次撕裂多边体系的不安局势下,其他亦受美国压迫的国家,是否就会倾向国势正蒸蒸日上的中国呢?恐怕没那么乐观,毕竟美国违反国际法或反悔自己曾签署的协议已非首次。如1971年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因不堪越战泥淖与贸易逆差,宣布将美元与黄金脱钩,等同向全世界持有美元储备的国家赖账。还有不顾联合国决议,支持以色列的侵略,非法入侵尼加拉瓜、伊拉克等等。美国的这些劣行,都严重冲击了当时的政治与经济稳定,但各国除了谴责以外,多半选择容忍。即使到了今天特朗普更肆无忌惮地破坏多边体系,甚至对欧日等传统盟友施压,也只是更粗暴地展现美国例外的本质而已,故各国对于应付我行我素的美国已有一定的耐受力,也不愿就此放弃与美国的合作空间。

再加上,由于意识形态、地缘利益、传统历史关系等因素,各国仍多不愿以正面态度看待中国的崛起,很多时候往往与美国口径一致发起抵制。比如欧盟、日本便与美国一道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加拿大甚至一面签署含有剑指中国的
毒丸(Poison Pill)条款的《美墨加协定(USMCA)》、一面又安抚中国称将加强对华贸易。201810月,加拿大、欧盟、日本、巴西、澳洲等国代表齐聚渥太华商讨如何改革世贸组织,并在会后发表的声明中,不点名地批评贸易补贴问题,呼应美国对中国的指责。还有身为欧盟火车头的德国,虽然在北约、对俄购买天然气、自由贸易等问题上与美国有诸多龃龉,并在美国贸易战的风暴内与中国共同维护多边体系,但也不时以人权、强迫技术转移、中国收购德国企业等理由挑起对华摩擦。与中国毫无利益冲突的澳洲,更是屡屡担当鼓吹中国威胁论的旗手,增加中国外交的阻力

安倍晋三访华结束后,旋即接待印度总理莫迪并签署多项合作协议(图源:VCG)

至于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虽在贸易和朝鲜核问题上需要仰赖中国的协助,但对华猜疑仍颇深。如安倍晋三于10月底访问北京,为中日关系的破冰迈出一步,但日本也不忘派员与澳洲举行外交国防会谈,重申加强彼此军事合作、保障开放的印太区域。接着安倍晋三访华结束后,又立刻于私人别墅接待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并签署军事、科技等领域的多份合作协定,招招皆是针对中国而发。韩国则因2017年部署萨德(THAAD)系统的事件,遭到中国民间的强烈抵制而蒙受巨大损失。尽管韩国自身也反感美国在半岛的军事部署,但面对中国的反弹时,却也自认是受害者,甚至因历史因素,抱有中国欲复兴朝贡体系的偏见,故对华戒心仍重。

即使是身为中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俄国,过去在苏联时期也曾与中国交恶,甚至告知美国,打算以核子武器攻击中国,暗示美国在冲突期间应保持中立。但如今俄国经济衰弱,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欧亚经济共同体独立国家联合体自由贸易区都难发挥预期的功能,只能透过上海合作组织以及对接一带一路战略,才能在中国的支持下保障自身影响力,并为了抵御美国与北约东扩的压力而与中国紧密合作,避免腹背受敌。而这份准盟友关系,对于中国来说同样也不可或缺而中国民间也很明白,中俄的合作完全是基于现实形势与地缘战略的考虑,并非官方口头宣称的传统友谊

在右翼民粹声量增大的多极世界中,各国即使对美国有诸多不满,但不代表会如部分外媒设想的、因此幡然转向认同中国的体制或力量,或是放下文化与种族的偏见提高对华评价,至多加强经贸合作关系而已,也就是一面赚钱,一面持剑。例如9月瑞典电视台的辱华视频,便在某种程度折射出,西方人士即使在见证中国已然崛起、却仍抱有优越感和歧视的复杂心态。毕竟多数国家已习于资本主义和欧美式民主价值观,若承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等同向令人民提供另一种体制的选择,将不利现有的各利益结构,对自身的文化自信亦是种打击。

另外,美元仍属国际主流货币,美国又控制伊拉克、叙利亚东部和自身的油田,以及凭恃傲视全球的庞大军队,随时可悍然举兵影响地缘格局,使得各国仍无法彻底撼动美国的主宰地位。加上中国奉行不结盟政策与和平共处五原则,故较难像不顾国际法的美国般、透过合法或强硬的手段大力影响国际,只能借由日渐增长的经贸实力将各国兜拢在一块儿,还有推行人民币境外结算的范围,逐步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并借此抵销各国表面友好底下的部分恶意。

中国正致力透过加大开放和建设自身,以抵销各国对华的阻力(图源:新华社)

中国具有雄厚的综合实力,以及庞大的人口优势,因此面对各方围堵时拥有他国不可比拟的抗压性,当前中国正是凭此争取战略机遇期,致力于建设自身,进而达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故面对以美国为首的百般挑衅,仍不愿贸然升高对抗姿态。不过虽然中国自信能靠着厚实的经济体量吸引各国,但在国际宣传上,仍难敌过欧美各国的话语权,这相当不利世界人民跳脱传统框架认识中国,更不利扭转部分国家边牟利边反华的矛盾情况。因此除了积累国力之外,如何改进并输出像美国般的宣传体系,抵销外界对华的疑虑与成见、增加对中国文化的包容,由此拓展各国对华合作的领域和信心,或许是中国可探索的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