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席地而坐》:最叛逆的反抗 是到满洲里看大象

+

A

-
2018-11-15 22:05:52

《大象席地而坐》是青年导演胡波第一部也是最后一部电影,获第55届金马奖六项提名,包括最佳剧情长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新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及最佳原创电影音乐。胡波在2017年10月12日自杀身亡,这部充满导演对底层社会的观察与情感的长片成为遗作。2018年11月16日,在金马奖前夕,《大象席地而坐》已先获颁金马观众票选奖。

这是一部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观众好过的电影,整部片的色调冷冽灰暗,手持摄影紧紧贴着片中人物的后脑杓,逼着观众直抵角色的内心深处,跟着四位彷佛遭世界背弃的角色,一同度过毫无希望的一天。

导演以纪录片式的深描笔法,让观众近距离看着每个角色碰上的各种不幸,但片中的角色似乎从来没为自己做过任何反抗,只是因为身份所逼才不得不做点事情,街头混混于城去寻找韦布,只因为倒地昏迷的于帅刚好是他弟弟;韦布为帮朋友出气时不慎让于帅跌落阶梯,不愿解释只得逃离家乡;王金则是因为自己的狗被咬死,而去找狗主人理论,却也不为求取赔偿;黄玲在与老师约会的影片曝光之后,竟遭毫无责任感的老师驱离。四个角色在电影的前半部份,如同片中关于大象的神秘传言:“在满洲里的动物园里有一头大象,他就只是坐着,人们用叉子扔他他不予理会,人们扔给他食物他不知理睬。他就只是坐着,除此以外什么都不做。”

在电影的后半部分,角色不再对于各种遭遇逆来顺受,而像是终于站起来的大象,以最有力也最叛逆的方式进行反抗。于城在逮到韦布后却放走了他;韦布捡到毽子时,不愿还给老人并恶声咒骂;王金偷偷到学校接走孙女后,带她到前往满洲里的巴士站; 黄玲则是拿起球棍狠狠敲昏老师与师母,而除了于城因为中枪无法移动之外,他们的共通点都是准备去看那头坐着的大象。

而在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抵达满洲里的深夜,传言中只是坐着,什么都不做的大象,就像是要回应这几个仍然勇敢反抗的角色,而发出最用力的嘶鸣声,而主角们同时回头一望,成就了一场生猛有力的电影结尾。

《大象席地而坐》已故导演胡波的母亲(左三)出席金马红毯,执委会主席李安(左四)亲自迎接(图源:金马执委会提供)

文艺与商业的抵触:导演之死
《大象席地而坐》主要以长镜头与人物特写镜头拍摄,因此整部片几乎不存在剪接点。根据中国大陆媒体报导,胡波在开拍前就已决定以长镜头拍摄全片,拍摄过程虽然相对费力,当剪接阶段则较容易,只需将每个镜头依序排列后即可完成。

但在制片方看了胡波原本4小时的影片后,要求他剪至2小时,但胡波最后仅剪掉了10分钟,即为此次金马影展放映的版本。若依照目前版本的电影看来,人物关系与角色内心的刻划相比之下较为薄弱,因此若真要缩短片长,势必得删掉其中一到两条人物线,才能让整部片低沈的情绪维持一致,否则将只会是一部角色服务情节的通俗戏剧,但这对于从剧本写作阶段就已决定全片样貌的胡波而言,自然不会是个容易的选项。

根据中国媒体报导,胡波其实曾经剪出一个2小时版本交给制片方,但在得知台湾剪接大师廖庆松对于4小时版本表示赞许之后,胡波觉得自己原本的想法得到支持,便多次要求取回先前交给制片方的2小时版本,却始终遭到拒绝。关于导演胡波后来走上绝路,丧失对于自己作品的决定权是其中的说法之一。

可惜胡波已经不会知道在他离世一年后,电影大师侯孝贤是如何赞许这部片,对于金马奖得奖与否,或许才气逼人的胡波导演已经藉由电影中的韦布之口回应:拿奖有什么用,任何人花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都能这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鐘承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