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后的夜晚》:手表与烟花—解剖时间之流

+

A

-
2018-11-17 03:56:43

中国大陆新生代导演毕赣第二部剧情长片《地球最后的夜晚》日前在法国戛纳因为一个60分钟3D长镜头而被广泛讨论,迷幻的叙事手法,一举入围最佳剧情长片、最佳导演、最佳摄影等五个奖项,在金马影展更是一票难求。

导演毕赣过去曾多次提及自己受俄罗斯电影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影响至深。在他的首部长片《路边野餐》中,就已处处充满塔氏《潜行者》的临摹痕迹,而第二部长片《地球最后的夜晚》中,毕赣以塔氏电影为参照的迹象更加明显,除了延续《潜行者》片中的种种元素,如火车经过时抖动的水杯,以及流动而缓慢的长镜头之外,此次更直接以塔氏的文艺科幻电影《索拉力星》(又译《飞向太空》)作为剧本框架,对白中亦丝毫不掩饰其试图与塔氏电影对话的意图,男主角罗纮武被左宏元逮到后说道“我就经常为那些飞向太空的人担忧,他们一定会很疲惫,因为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没有可以依靠的地方”。

上述对白令人联想起在《索拉力星》中男主角与索拉力星上的长相酷似亡妻的女人相拥时,在无重力状态下飘了起来,而这段影像似乎成为《地球最后的夜晚》中最魔幻的结尾参照,罗纮武读出绿色书本扉页的咒语,接着亲吻长相酷似万绮雯的女人,整栋房子开始缓缓旋转起来,接着摄影机却回到那正燃烧的烟花,让观众留意到”时间”的流动,因为女人刚刚才对罗纮武说过” 我们不就是短暂的吗?”

“时间”亦是塔可夫斯基花费一生电影生涯探讨的问题,塔氏认为拍电影即是”将时间之流雕刻在影像”的过程,毕赣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中那段长达60分钟一镜到底的3D画面,也正是尝试透过影像,将吴纮武的梦境以一段相对完整的时间剖面呈现到观众眼前。

然而许多观众看过《地球最后的夜晚》后,不免将此片与毕赣的上一部片《路边野餐》相比,认为《地》片丧失《路》片中的粗糙与野性随意,太过”用力”在营造华丽的诗意梦境,反而让观众难以”入眠”。不过毕赣对此也有相当自觉,表示自己生理上的表达会暂时停留在这部《地球最后的夜晚》上,下一部作品则会偏向从理性层面出发。

中国导演毕赣第二部作品《地球最后的夜晚》,入围第55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与最佳导演等5项大奖。(多维记者:鐘承諭/摄)

但我们不该忘记《地球最后的夜晚》才只是毕赣的第二部长片,且是他第一次在电影工业系统下完成的作品,毕赣在取得堪称巨大投资的情况下,仍然能够保有自己的创作独立性,并且勇于开拓崭新电影语言与形式上的实验。

面对媒体询问是否担心作品总是在重复自己,毕赣表示20年过后,大家再来看会更准确一些。的确,目前年仅29岁的他,才开始不疾不徐的展开他的创作步伐,正如他的电影需要花点时间咀嚼品味,他的创作之路又何尝不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鐘承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