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金马奖走出统独争议 深嵌于华语电影世界

+

A

-
2018-11-20 05:50:15

今(2018)年第55届金马奖果然“五五生风”,以《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得“最佳纪录片”的台湾年轻导演傅榆,在发表得奖感言时说了具有“台独”意涵的言论,而大陆影帝涂们颁奖时称“中国台湾金马奖”,一来一往又让两岸的统独情结掀起波澜。

当地时间11月17日金马奖颁奖典礼当晚,一众赴台与会的大陆影星缺席原定的庆功晚宴,顿时两岸关系的冰点又创新低。至于两岸的网民,则持续在脸书(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言辞交锋着。 11月19日,持续延烧的战火又到了新高潮,台湾媒体报道传出大陆中宣部将禁止陆资电影参加2019年金马奖的消息。

对于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的发展,有的人为此深感惋惜,认为不应因为不同立场的言论,而扼杀了两岸电影交流的机会;而另一派人则是认为这也挺好,反正起初金马奖就没开放大陆电影参赛。不过此一消息很快便遭大陆国台办否认,并认定为“假新闻”。可见大陆官方尽管有反对“台独”的红线,但对于两岸影视的交流往来,仍采取克制的立场。

因此关于本届金马奖的争议,在网络上纷扰了好几天后,各界也该省思金马奖的未来定位:是要走向孤芳自赏的台湾电影奖项定位,还是持续维持在全球华语电影奖的殿堂级地位?

傅榆(左)以《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得到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其得奖感言引起大陆网民不满(图源:中央社)

金马奖早已不只属于台湾

金马奖设立于1962年,1997年开始转型为全球华语影片竞赛。明显地,随着两岸影视产业人员的密集往来,陆港合拍片的量增,甚至多部东南亚华语电影在台崭露头角,金马奖若要倒退20年已不合时宜。

首先,金马奖既非专属“中国电影”,或“台湾电影”,已属于世界华语电影奖项的范畴。且西方媒体也以“华语奥斯卡”(“Chinese-language “'Oscars'”)形容金马奖,可见金马奖的国际性早已被肯定。

其次,在竞赛电影的组成上,有的人士基于“统独”的对抗性思维,并不在乎有无大陆电影参赛。但在乎的人则会担心金马奖的格局式微,毕竟台湾电影教育出了蔡明亮、赵德胤、陈哲艺等知名东南亚华裔导演,如金马电影学院有来自台湾、香港、大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学员,以及在金马创投会议也能看到不同地区的影视公司找寻机会,这说明了金马奖所蕴含的“国际性”。

金马奖不仅在艺术上促进台湾与华人电影世界的交流,也跳脱了地域疆界、国籍、意识形态的框架。因此我们可以看到,金马奖能有气度,邀请已入籍新加坡的巩俐担任评审团主席,并不在意过去她曾批评金马奖“不专业”。此外,金马奖基于艺术肯定,还能将最佳导演奖颁发给曾屡次与金马奖执委会争执的马国导演蔡明亮导演。蔡明亮在2014年以《郊游》获得第50届金马奖最佳导演奖时说“只有台湾才会发生这种事情吧,让一个马来西亚的侨生和金马奖吵架,然后又拿了它的奖。”

另一方面,在本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发表认同“台独”理念而引发争议的傅榆,其实也是台湾社会所谓的“新住民”,她父亲是马来西亚华人,母亲是印尼华人,而她在台出生时已获得台湾身份证。暂且不谈傅榆的国族认同,随着更多的东南亚影视人才在台发展,以及东南亚新住民在台成长,台湾社会的日趋多元化,电影文化也必然“量变产生质变”。 ,说不定未来台湾社会可能探讨的是,何为纯粹的“台湾电影”?

“金马奖”的“金马”二字是取自于台湾的金门和马祖,在当时冷战国共对抗的背景下,此命名用意旨在鼓励台湾电影业界,能效法在金马、马祖前线的台军官兵们坚强奋发,努力开创新局的精神。

如今金马奖早已开创新局,金马奖早已深嵌在世界华语电影的格局当中,无论是大陆或台湾,都无法把金马奖“占为己有”。这意味着,无论网络上的民粹纷扰为何,也难以撼动金马奖在世界华语电影的权威地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軒燃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