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武营:亟欲“脱北入亚”的台湾艺文新地标

+

A

-

位于台湾高雄市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于当地时间10月13日正式启用,成为与台北两厅院和台中歌剧院三足鼎立的南台湾代表。卫武营建筑主体由荷兰女性建筑师侯班(Francine Houben)设计,园区包含音乐厅、戏剧院、表演厅和歌剧院等四个场馆,大器的外型获得《卫报》以“史诗般的场景”赞誉。其中,音乐厅内更设有环绕式座位,以及全亚洲规模最大的管风琴,良好的演奏效果亦得到柏林爱乐客席指挥家杜达美(Gustavo Dudamel)的肯定。

 
位于台湾高雄的卫武营艺文中心,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屋顶建筑(图源:卫武营官网)
 

17世纪以前,卫武营所在的凤山地区是台湾平埔族的狩猎场;清朝时被规划为凤山县,1786年林爽文事件后,地区行政中心从左营迁至凤山并加派守备军,凤山开始成为军事要地。日本殖民期间,该处建有“凤山仓库”,用做军事物资储备站;1949年国民党来台后,陆军官校在凤山复校,该区成为新兵训练中心,名称也从“五块厝营区”正式改为“卫武营”。1979年,台湾军事会议裁定卫武营不再用为军事用途。

卫武营多元的历史面貌也在转型为艺文中心后被保留了下来。在开幕季的一系列活动中,有以日治时期台湾人简吉领导农业改革为剧本的音乐剧《简吉奏鸣曲》;有台湾导演与江苏省昆剧院合作的《西楼记》;也有台湾在地代表《云门舞集45周年林怀民舞作精选》。

然而,尽管有了如此“澎湃”的开场,台湾民众最关心的还是卫武营是否有办法成为文化枢纽,为长期迟滞的南台湾艺文活动注入源源活水。在当地时间11月19日高雄市市长辩论会上,民进党候选人陈其迈向国民党的韩国瑜提问,对卫武营有何具体想法时,后者回答“会任用一位英文很好的文化局长”。这件事除了意外让卫武营成为台湾九合一选举的插曲之外,从韩国瑜不减的人气看来,似乎也暴露了“南台湾艺文中心”天时、地利、人和或许还尚未全员到齐的景况。

作为前后耗费15年规划、兴建的新地标,卫武营乘载了众多艺文工作者和爱好者的期待,这种企盼不仅是南北发展的平衡,也包括从精英化的“北方口味”中解放,甚至是走向台湾文化部部长郑丽君口中的“亚洲舞台”。

事实上,就目前卫武营的种种表现来看,其“国际”光环是大于“台湾”特色的。这某种程度反映了台湾人长期西化的审美观,而这个问题在“生猛杂食”的南台湾也将更加深刻;同时,在这个艺文展场遍地开花的时代,卫武营的登场也在质问着,“大雅之堂”与“庶民生活”之间的距离,以及过往将艺术视为不误正业的台湾社会,该如何培育出属于这块土地的创作者。

从“脱北”到“入亚”,卫武营亟欲摆脱台北、台中,向国际证明己身。然而这种焦虑,或许只有在找到自己的个性与定位后,才有可能真正地化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瞿澄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