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九合一选举】一败涂地 民进党必须彻底反思

+

A

-
2018-11-25 09:42:54

台湾九合一选举落幕了,蔡英文的期中考也结束了。成绩如何,台湾都看得清楚。

除了众所瞩目的高雄市与台中市之外,民进党原来评估会赢的云林县、彰化县与宜兰县都输掉了简直是一败涂地。尤其是在深绿大本营台南,虽然仍保住了“绿地”,但是并未拉开与国民党候选人的差距,可以说是“惨胜”。府院党四巨头蔡英文、陈菊、赖清德与洪耀福纷纷请辞,无论慰留与否,都难以掩饰民进党兵败如山倒的颓势。

面对九合一选举惨败,蔡英文(中)宣布辞去民进党主席职务(图源:AFP)

两年前的欢呼在耳,人们不会忘记2016年总统大选民进党大获全胜的辉煌。当时,在民进党华山总部前的广场上,在总统府前举行的就职仪式上,蔡英文开出了很多改革清单,厌倦了马英九时代苦闷状态的台湾人,把蔡英文当成政治偶像看待,像对待知心姐姐或自家女儿一样对她满含期待。然而,才两年多时间就到了今天这个状态,这到底是为什么?此时此刻,民进党应该该扪心自问,民心为什么出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第一,脱离民意
回想2016年的民进党,挟着“太阳花运动”之后对于国民党高度不满的民意,风光再度入主总统府。原因很简单,台湾人民认为国民党没有做好资源再分配,连国民党最自豪的两岸政策,也失去了社会普遍信任。也就是说,台湾人民把希望寄托在民进党与蔡英文身上,希望他们上任后能肩负起社会改革的重任,让台湾社会走向公平正义但很显然蔡英文政府根本就没有做到。

此次民进党大败,主力来自于中南部的反扑。过去台湾政治结构长期“南绿北蓝”,“南绿”在这一次选举结果后几乎被彻底瓦解。进一步来看,包括云林县以及高雄市旧县区部分,产业结构都是以农业为主,但民众在民进党执政的两年期间生活并未得到改善,甚至比不上他们所厌恶的国民党执政时期,一来一往之间“民进党照顾农民”的传统印象彻底被翻转了。

而另一个原本将蔡英文送进总统府的群体——年轻人和劳工对蔡英文过去两年的执政更是失望之极在不少人看来民进党在二次执政后向资本低头在一例一休和社会平权等议题的做法已然忘记并背叛了初心,过去倚赖左翼话语以及与社会运动之间暧昧的关系,已经被民众看破手脚在这次选举中被人民抛弃正是“用选票教训”的结果

第二,傲慢的心态
过去民进党的崛起之路,基本上靠着台湾基层社会的支持,才获得了足够的政治能量,去挑战垄断台湾社会结构的国民党政权。而且台湾也给了民进党充分的执政机会,在2000年首度赢得政权,最后却在陈水扁的贪腐黑云中黯然交出执政权。经过八年沉潜,原来一度被认定可能长期一蹶不振的民进党,又在2016年重新站起,表示台湾人民仍然愿意再一次相信民进党。

不过,台湾社会没办法再给民进党太多的上手时间,也不再给民进党太大的试错空间,希望民进党能以大破大立的手段,帮助这个停滞的社会尽快走出困局。但是民进党仍然以意识形态为第一要务,盘算着一党的自身利益,根本没有把民众的诉求和期待放到心上例如陈菊多次辅选时,发言内容都把民进党的胜败等同于台湾的前途在大选前夜的造势晚会上还念念不忘

这种过于“靠势”的心态,不只让原来的支持群众寒心,更是让期待改变的台湾民意大失所望。两年多前蔡英文胜选演说上感人肺腑的自惕:“谦卑、谦卑、再谦卑”,如今却让位给了不该有的傲慢心态,认为自己已经骑劫掌控了台湾未来完全掌握不到社会的脉动与民众的需求,使得人民不仅拍了桌子,而且掀翻了桌子。

国民党候选人张丽善(右三)当选云林县长,终结民进党在当地长达13年的执政。农业县市民心翻转,说明民进党脱离基层民意(图源:中央社)

第三,执政手法粗糙
蔡英文以“改革者”的姿态坐上总统宝座,不可否认,蔡英文确实有其改革社会的理想,问题的症结在于,空有想法却没有策略与步骤。

民进党执政之后没多久,许多强行推动的社会政策都受到了极大的反弹与阻力。最为严峻的问题出现在年金改革,在没有足够的沟通与配套的情况下,原来立意良善的年金改革,却成为撕裂台湾的主因之一。此次九合一选举许多县市“翻盘”,都能看到军公教退休人员的愤怒脸孔,强大的怨气压垮了民进党已经气若游丝的气势。

除此之外,还有“一例一休”以及《劳基法》修恶等争议,曾经说过“劳工永远是民进党心里最软的一块”的蔡英文,却在上任之后站在资本家身边,背弃了自己开出的承诺。在社会改革上蔡英文开出了一长溜清单但是两年后盘点下来,除了针对国民党的报复性改革措施,却没有任何一项改革能令人民满意。对改革缺乏有效掌控力度,在方向和节奏上都左支右绌,再加上粗糙的执政手法,短时间内开辟多战场,硝烟四起,让民进党左右不讨好,支持度当然如融雪般下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