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从隔绝到融合:改革开放下的两岸40年

+

A

-

有别于人生三十方而立,遇世事能明辨是非而不疑惑,当是人们对于四十之年的一种自诩。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业正迎来40年的新里程,尽管未完待续,但对内改革与对外开放这两条撑起中国经济巨量增长的左膀右臂,其地位已是无人质疑。

说起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与台湾的关系,缘起确实很远,主要是邓小平为修弭文化大革命带给当时中国土地的创伤,以及导正毛泽东的革命路线,为中国求一道发展与富起来的路。但改革开放此后的过程与结果,却与台湾休戚与共。台湾参与其中、获益其中,却也因改革开放的巨大漩涡,让台湾也从此卷入其中,无可自拔。

若谓改革开放最为台湾人所知的,莫过于它根本性地扭转了中国大陆与世界的关系变化,深远的意义莫过于改变了中国对全球化的态度和在其中的角色定位,也正是在开放的助澜下,中国展开的已不只是经济发展,而是进一步融入经济全球化,让自己从局外者到参与者,最后走到今日世界经济最为积极的引导者。

本文转自《多维TW》037期(2018年12月刊)《从隔绝到融合:改革开放下的两岸40年》。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40年海东,40年海西
1978年底中共召开第11届三中全会,除了正式揭幕改革开放外,全会公报提及台湾问题时,亦首次以台湾回到祖国怀抱,实现统一大业代替惯称的解放台湾说法,成为中共准备调整对台思维的先声。

果然,不久后的
197911日,中国全国人大会常委会即代表中共对中华民国政府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告台湾同胞书》),其内容提出,统一中国为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应尽快结束分裂局面,统一中国。同时,是时的中国国防部部长徐向前也发表了关于停止自1958年起对金门群岛炮击的声明,提出结束两岸军事对峙、开放两岸三通、扩大两岸交流等方针。此次发表在国内外引发重大反应,被视为是中共对台的最早政策。

中国大陆喜迎改革开放40年(图源:VCG

当时担任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的叶剑英后来更是直言,国家实现统一后,台湾可作为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并可保留军队……种种说法,终于1982年由邓小平以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总结,直令两岸两制是可以允许的,他们不要破坏大陆的制度,我们也不要破坏他那个制度

然而,在那个汉贼不两立的年代,此类的公开信并不会被视为中共对台递出和平的橄榄枝,而是一种政治心战。于是乎,蒋经国除了先以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回应中共外,再于19806月提出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主张,同时邀集各界成立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也因此,在台湾解严之前,台湾回应两岸关系发展,始终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为主要要求。

1987715日,蒋经国应台湾内外情势发展,宣布台湾解严。由于在戒严期间,两岸基于蒋经国的三不政策,在台的外省人无法返乡探亲,蒋经国有感两岸之间的亲人分离太久,终决定让凡在大陆有三亲等内血亲、姻亲或配偶的民众,准许登记赴大陆探亲。同年112日,台湾政府遂开放两岸探亲,此举对两岸的后续发展影响甚大,程度上让两岸结束敌对状态,影响两岸往后的政经发展至深且巨。

紧接着,继任的李登辉则依据《国家统一委员会设置要点》,于199010月成立国家统一委员会(国统会),目的为主导两岸关系的发展,依据民主、自由、均富原则,力促中国统一,并于1991223日第三次会议上通过了国家统一纲领,这也是由国民党主导两岸开放的阶段。对照蒋经国时代高举三民主义统一中国90年代的李登辉政府改以国统会的中国统一主张为主,可以视为两者在共有统一主张的基本分野。

回顾当时的两岸,在双边皆有统一主张下,陆续成立了海基会与海协会,加快了彼此交往的步伐。于焉,终于促成19934月由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与海协会会长汪道涵于新加坡首度举行获两岸当局授权的正式接触与谈判,史称辜汪会谈,此会谈高度象征两岸关系的解冻,引起国际社会瞩目与华人世界的欢迎。

然而,来年于浙江发生千岛湖事件,此案在台引起民众震惊,也对两岸关系产生强烈冲击。在此案件发生后,认同自己是台湾人的比例,首次超过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台媒《联合报》当时所作民调也显示,是时台湾赞成与非常赞成台独的民众大幅升至42%,致使两岸交流一时间有冷却的现象。

然而,综观90年代的两岸互动,除了上述明显的政治接触外,台商大举西进、投入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更是需要被额外关注的焦点。

037期《多维TW》新刊上市

198964日的天安门事件是改革开放路上的一大难关,待事件后不久,许多的外商跨国企业因为政治因素,选择不再进驻中国,甚至撤资亦时有所闻。眼见大陆应发展所需的资金和技术出现缺口,邓小平方于南巡谈话后,将目光转向台湾,大力欢迎台商赴陆投资,并应允特别优惠。当时候,也正是台商在东南亚投资遭遇困难之际,正有寻觅他迁的思考,于是在语言、市场与政策优惠等激励下,90年代的台商纷纷前往大陆投资设厂。这除了让台商站稳改革开放关键发展阶段的机遇外,中国大陆是时也成功借助大量来自台湾的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发展,成为今日中国经济厚实不可缺少的基础,这也是两岸官方如今少有都正面承认与肯定的共识。

例如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便曾指出大陆改革开放以后,从1991年至20188月底,台商对大陆的投资金额累计高达1,798.3亿美元,这并非单凭大陆一己之力,而是仰赖国际资源挹注,台湾在此过程也贡献良多

大陆官方也不只一次对此传达正面回应,例如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就曾感谢台商在大陆改革开放过程中对大陆经济的贡献,拉动大陆的就业,贡献了税收,并对台商在中国统一进程中的贡献,表示感谢。

然而,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中国大陆经济市场与台商发展的关系日渐重要且深厚,这在2000年前后,间接让中共对台以及台湾内部都开始意识到两岸交往出现了以商围政的势。这也直接反映在李登辉主政后期针对两岸经贸往来始倡戒急用忍,以及陈水扁高举积极管理,有效开放回应。

用最白话的语汇来形容,李扁两人思考下的两岸经贸关系,担忧的无非是台商沦为两岸经贸下的人质,或是台商因为利系中国大陆,日后将反向台湾政府反映中共官方的意见。此等忧虑直指以商围政的下一步将走向以商逼政以民逼官的下场但在本质上还是担心两岸在经贸领域的联系加强会影响到台湾独立性,并进而消极其基于台独分离主义的政治意识形态

只是,台湾这一切针对两岸经贸而来的片面管制措施,之于大陆改革开放而言,毫无阻力,台湾官方的谆谆教诲,也无法对台商造成阻利效果。尤其,2000年后的十年,正逢两岸经济与军事力量拉开差距的关键期,中国和平崛起的说法开始流行,是改革开放量变了中国的经济总体在先,两岸间的主被动关系地位也自此发生了质变。

40年海东,40年海西,时移世易,中国大陆如今的综合实力早已披靡、甚至威胁着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与台湾的经济差距也拉大到了无法对比的地步,就结果回溯,若无1978年改革开放揭开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的序曲,两岸如今的发展何以是这番此消彼长的光景。

亚投行向亚洲各国提供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之资金,加强了中国大陆及其他亚洲国家合作(图源:新华社)

那些年 两岸一起唱的中国好声音
改革开放自1978年生生不息,推展迄今仍是进行式,在两岸交往方面,除了历史持续积累外,回顾过去十年的进展,不可谓又是另一番风貌。

若将改革开放置于两岸视角底下观之,改革开放前20年的重点,或是两岸社会开启初步往来、台商在陆开始扮演积极角色,改革开放30年则是两岸整体实力出现了逆转与大势底定。那么当改革开放又十年、迈入第40年的此刻,相对于此前的30年而言,两岸的互动与格局,增添了哪些从前未有的变动呢?

更进一步说,迎向改革开放40年之后的中国大陆发展,对台湾而言又是什么意义?

首先,在国际与区域格局方面,中国地位发生根本性改变出现在2010年,该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首度挤下日本,仅次于美国晋升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挟崛起之势,中国大陆也开始大量参与、甚至主导了新世界的政经秩序,诸如在201111月东盟峰会上,中国大陆协同东盟国家以及与东盟签有自由贸易协议(FTA)的其他五国,着手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也由于中国对推动该协议的态度积极,因此外界多认为该协议系由中国主导下的区域经济建制。再如2014年中国发起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AIIB)、倡议推动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等,这些以中国大陆为核心的新设建制,一再迭加的结果,显著地提升中国大陆的国际政经话语权。

凡此种种,莫不是改革开放的成功所建成中国经济力后盾,进而让其政经影响力和军事实力能有爆炸性增长,中国如今于国际与区域格局角色的不可或缺,是台湾必须有的清楚认识。

数字会说话,对照两岸政经实力平衡的转变,翻开过去40年来两岸国内生产总额(GDP)的起落,即是历历在目。小小的台湾在经济腾飞时期,曾经占了当时全中国大陆GDP总额的四成,那时的台湾回应两岸关系,是有相当底气的,也自恃着经济发展的成果而自信着。然而,2000年是中国大陆崛起的黄金十年,现在来看,是大陆如今独当世界政经秩序一面前的准备期,中国于世界格局的翻转、以及两岸综合实力的扭逆,历经了2000年代的冲刺,如今G2的地位已无他国能及,反映在两岸关系的强弱变化,台湾能与之要价的能力自然也已不复存在。

国际变局之外,两岸交流近十年来的变化也是十分可观。检视改革开放40年之于30年的两岸经贸互动,最大的改变是台湾流向中国大陆的已不再如90年代,只是企业、技术与资金,而是着重在台湾高等人力的向陆流动,随着改革开放带给中国社会经济的机遇,奔陆的台人早已涵盖求学、就业与长期居住者等。这是两岸过去十年因为经济出现逆转后的差距加大,所新生的两岸社会交流内容。

在文化尤其影剧方面更是如此。自2010年代起,华人影视产业发展的重心,很明显开始由台湾中心倾斜至中国大陆一端,规模导向的市场逻辑,不意外地是推导两岸影视产业重心移转的主因,影视剧在大陆一播出、台湾随后紧接on的文化影响,自然而然成为这波影剧市场先行之后的结果。这和前30年台湾歌曲电影、话剧、艺人横扫中国大陆,台湾歌星到大陆举办演唱会经常万人空巷形成极大反差。

论起大陆流行影视近几年开始反潮入台,主因仍在于中国大陆挟量体规模发展影视娱乐产业,已客观地让台湾业界近乎伏首称臣,心态上已然接受中国大陆于人才、资本、市场、技术内容等不一程度的全面吸纳。宏观来说,中国大陆自盈经济增长和市场规模庞大,于方方面面的产业发展,早已成就一套以市场导向为引,吸纳周边、以至于全球优秀人力入内、协同各产业发展的模式但影视产业不同于传统与新科技产业,另具有文化层面向外扩展、模仿,甚至渗透的效果,又这样的外扩效果对于同语文的台湾而言,其强度不可小觑。

这是台湾社会正在发生的改变,也是台湾娱乐圈人士近期讨论最多的现象。或许是两岸彼强此弱了太久,台湾人早已忘了自己曾在文学、影视音等流行文化上,引领风骚中国大陆好几个世代。喜爱台剧、追台星、听台湾歌曲,成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大陆娱乐的生命。在邓丽君与琼瑶风靡的岁月中,是台湾统一了那一代的中国人,更别说后继的罗大佑、张惠妹以及《康熙来了》受到多少大陆民众的喜爱,谓台湾流行文化在大陆改革开放蓬勃发展的年代是华人世界的共通语言,可一点也不为过。

只是,市场规模终究造成大陆影视对台在人才、资金与技术的吸引,台剧没落、2016年《康熙来了》播出最后一集,只是反映台湾的娱乐圈自此将离大陆远去,未说出的是台湾软实力影响中国大陆的时代,已经结束。

从这个视角观察,在民进党“去中国化”正如火如荼的当下,最具中国文化传统和软实力影响的产品却不断俘虏台湾人心,各界台湾精英,尤其是年轻人因为台湾经济不振以及大陆经济腾飞而纷纷前往大陆,这实在是两岸政治与现实的极大吊诡。

梳理中国大陆影视产业从起兴到反潮入台落地,大抵线性的进程:先是市场导向为诱因,让大陆本土影视发展得到一个共舞于港台优秀人力与技术的机会,又待整套影视产业的生产日渐规模化,转向同过去日韩流行文化传播的表现一样,嬗递为另一波更强大的文化输出。这对台湾而言,堪为流行文化对外营销的一次大逆转,台湾过去尚且作为华人流行文化输出的主体,如今成为大陆流行文化外扩的受体,大陆影视入台对于长年自成一格的台湾本土影视与受众而言,自主流退位,实是一次文化感受上的冲击。这一切,又何尝不是受到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所致?只是滞后于制造业台商西进发生而已。

最后,平心而论,当台湾已然有着40年海东,40年海西、时不我与的现实心理整备之后,两岸政治、经贸与社会交流的下一步又将是什么呢?

如果说2000年代的中国大陆,其挑战是找到一个方式去力求适应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那么改革开放进入40年的现在与未来,如何战略性地妥善达致区域一体化目标,绝对是中国大陆接下来最沉重的发展任务。在持续建构以中国大陆为核心的国际新格局作为方面,其大力倡导的一带一路如何辐辏到区域,如何做好、做稳、做大中国于世界主导角色的份量,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接下来的挑战,也是台湾未来生存空间更艰困的所在。

就两岸未来而言,中国大陆的社会、经济与文化持续逆渗透台湾内部,显然相符于其两岸融合发展的大局。台湾如何在享受改革开放红利之后,又能适度地把握、站稳自己的竞争利基,是台湾接下来面对改革开放要做好做满的功课,同时也是台湾再也无法轻易回避的大事。

推荐阅读:
【多维 CN40期】“钦定”再现 中国二次改革中的习氏棋局
【多维 TW37期】区域政经重构 台湾该看戏还是入戏

请留意第40期《多维CN》、第37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鄭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