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九合一选举】胜选后的国民党:我们最“亲美”

+

A

-

在台湾九合一选举大赢15个县市的国民党,辅选台中有功的党籍立委江启臣日前飞赴美国演讲,解读此次台湾选举结果。作为国民党中生代政治明星,江启臣12月4日在美国众议院发表演讲,反驳了外界认为台湾人在政治上倒向中国大陆的看法,并且表态“国民党从来都是亲美的”。

国民党立法委员江启臣表示,美方关切选后中国大陆是否会对台湾采取不同态度,是否会持续对台施压(图源:中央社)

综观江启臣此行在美国对台湾九合一选举的解释,他一方面认为“统独是假议题”,因为这次选举结果是“经济选民的逆袭”,台湾选民表现出不受政党操控的高度自主性,表示经济与民生才是当前台湾民众最为关切的议题。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认为“台湾人对台海关系越来越谨慎和实际”,同时将两岸关系结合美台关系来看,指称美台是“最好的长期同盟伙伴”,并强调“国民党从来都是亲美的”。

江启臣的说法既矛盾,也有合理性。就矛盾而言,他既认定此次选举是经济议题战胜政治议题,却又暗示台湾民众心中仍然重视台美关系。这样的说法其实与现实情况有所落差,从这次的选举过程来看,民进党不断抛出假新闻、反并吞等“统独牌”议题,试图来抬低迷的选情,但显然不被选民买单。

除此之外,“美国因素”在此次台湾选举也显而易见,包括前美国在台协会(AIT)高雄分处处长杜维浩(Robert Dewitt)公开在脸书(Facebook)发文,盛赞以“新”高雄为傲,就被认为是支持在当地执政的民进党。但最后的选举结果也证明了,“美国牌”同样起不了作用。

而且国民党阵营在此次的竞选策略中,几乎避谈政治,试图淡化两岸与美国的影响,不断标榜经济与民生优先。例如高雄市长当选人韩国瑜,选举过程中屡次提到未来的高雄“经济100分、政治0分”,以此说服选民他执政之后将抛弃政治意识形态的包袱,全力“拼经济”。最后韩国瑜以15万票的差距,击败了对手陈其迈,终结民进党在高雄二三十年的执政;若再把民进党郑文灿在桃园的胜利合起来看,无论是“中国因素”或是“美国因素”,都不是选民真正关心的。也就是说,江启臣的解读只对了一半。

从九合一选举结果来看,“统独牌”与“美国牌”都失效,国民党应从民进党的滑铁卢看到借鉴(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至于江启臣说法的合理性,必须拉长历史的视野来看。战后台湾政权的生存与发展,确确实实是依附于美国的支持之下,无论是戒严时期或是民主化之后,也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执政,皆是如此。当年马英九以“九二共识”推行两岸和平发展,但他的前提仍然是“亲美”,他一度丢出《两岸和平协议》的主张试水温,也是因为美国反对而赶紧收回。民进党当前“亲美远中”的路线已经够清楚了,“亲美”第一。2018年地方选举尝到胜利滋味的国民党,当然想进一步攻下两年后的总统大选,江启臣在美国的演说或许可以看成是一个指标,国民党已经在放讯号给美国:“我们最亲美”。

江启臣这番表面看似合理的说法,事实上掩饰了问题的核心,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过往台湾长期亲美,是因为东西冷战与国共内战“双战”结构的遗绪,台湾不亲美基本上就是无路可走。与此同时,过去中美之间实力差异悬殊,美国主导了战后的世界格局,蓝绿当然也乐于亲美,才能维持既有的统治利益。

但是江启臣代表的国民党放眼2020年总统大选,他必须看到国际格局正在发生的变化,台湾的命运当然超脱不了地缘政治,但是一面倒站队美国,恐怕是用旧脑袋在应对新世界。江启臣在美国的表态,接下来必然要经过选民的考验,台湾民众恐怕会发出质问:国民党真能带领台湾走出新局吗?

九合一选举过后,国民党内布局2020年大选的竞争已然启动了,大家也睁大眼睛在看,未来的国民党仍是走大佬政治的老路?还是能借此机会开启世代交棒?其中一个风向就在江启臣的身上,他是国民党内少数的政治新星,被寄予国民党重返执政的厚望。连他都迫不及待在美国表态“亲美”,那么未来国民党究竟能否走出传统看待世局的窠臼,答案应该呼之欲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