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版《纸牌屋》将开拍:民主化政治剧《国际桥牌社》

+

A

-
2018-12-10 04:40:56

美国政治权谋影集《纸牌屋》(House of Cards)自2013年于串流平台网飞(Netflix)首播后,引发全球观众热烈回响。今(2018)年甫推出的第六季目前仍在Netflix热映中,预计将是系列影集的最后一季。《纸牌屋》透过戏剧,将美国白宫内诡谲狡诈的权谋斗争描写得引人入胜,并引发台湾观众对于台湾很少出现政治影视类作品的讨论与反思。

以同为东亚的韩国为例,从电影《华丽的假期》到近年的《出租车司机》(台译:我只是一个计程车司机) ,都是改编自韩国历史上的“光州事件”,藉由影视戏剧性吸引观众,也引发了观众对历史有更深入了解的兴趣。电影上映后不仅票房成绩出色,也在影展上屡获大奖,是历史事件改编为影视作品的成功案例。

过去台湾也曾有探讨政治面的影视作品如《黑金》、《血观音》等等,但尽管取材自真实事件,却都是完全虚构的故事。2018年底,台湾传出有影视业者开始着手打造名为《国际桥牌社》的全新政治影集,剧名似乎参照了美国影集《纸牌屋》,同样以牌桌上的权谋角力隐喻政治上的尔虞我诈。

《国际桥牌社》制片汪怡昕在拍摄李登辉(中)纪录片过程中,兴起制作以台湾国际政治局势为题材的戏剧影集。(图源:凤凰网)

《国际桥牌社》制片汪怡昕曾拍摄过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纪录片,他在过程中发现台湾过去发生的许多历史事件,都是受到中、美、日、韩等国角力牵制下的结果。他在整理素材时思考:“我们想打自己的牌,但是我们也是别人手中的一张牌,出牌与叫牌之间,有满满的戏剧元素。”因而兴起了制作台湾本土政治影集的念头。

汪怡昕表示本片将以总统随员、日本间谍、台派餐厅老板、报社记者、党工等虚构角色的视角,带领观众看见1990年代党外运动兴起,以及政党轮替的台湾民主化的真实历程。第一季会以1990-1994年为背景,从解严之初谈到台北市长的选举。

尽管少见的政治题材让许多投资人眼睛一亮,显然作为影视商品而言,此片具有相当潜力。监制冯贤贤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更认为:“《国际桥牌社》是一部很有机会国际化的戏,能够提供台湾演员很大的舞台。”然而政治题材却也如同一把双面刃,许多投资人为避免后续麻烦,即使心动也只能忍痛避开。

冯贤贤在寻找剧组人员时也碰上类似挑战:“很多演员看过剧本后,都爱不释手,但是一想到演出后可能引发的政治效应,有些人就打退堂鼓了。”也因此这部即将于2019年3月开拍的剧集,至今却连导演、编剧与演员的名单都尚未公开,剧组工作过程相当低调。

据台湾媒体报导,制片汪怡昕表示,《国际桥牌社》预计推出8季,每季预算为8,000万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2美元),目前第一季已确定获得台湾文化部的3,000万新台币补助。被问及募资过程,汪怡昕则提到过去曾有台商表达投资意愿:“我先喊个至少8季、共8亿的资金,对方居然一口答应,还说剧集很有意义,后续再多资金都可以,追问之下才拐弯抹角透露钱是从国台办那里来的。”

监制冯贤贤闻言又补充:“这显示中国一直很关切台湾的文创产业,但是一旦成真,台湾人说台湾故事的主体性就没了!”也因为不愿故事的话语权受到控制,汪怡昕坚持资金“不要跟有极端政治主张的人募”,这就不只是包括主张统一的人,也包括主张“台独”的人在内,也因此除了文化部的3000万新台币之外,尚未到位的资金目前则以小额募款形式缓慢筹资中。

为了让台湾少见的政治影集走向国际,汪怡昕也曾向制作出《纸牌屋》的串流平台Netflix洽谈首播与合作机会。对方表示“这是我们喜欢的题材”、“我们有高度兴趣”,至于具体合作细节则仍在协商之中。但可以肯定的是,要想让台湾民主化过程的历史故事,登上商业化的Netflix平台播映,就如汪怡昕所言,《国际桥牌社》这部戏必须“很历史又要很戏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鐘承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