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保留方言 从爱尔兰语看台语复振

+

A

-

台湾立法院12月18日召开文化部预算审议会,其中金额达新台币4亿元(约合0.13亿美元)的“设立台语频道业务”一案,因审查立委与主理机关僵持不下,成为当日唯一搁置再议的项目;尤其中间涉及到“台语”的意义、弱势语言保存方法与文化平权等,甚为复杂。

“原住民”出身的台湾立委高金素梅认为,相较起闽南语,台湾“原住民语”更需要资源(多维记者:陈舜协/摄)

提议预算全数减列的立委高金素梅指出,“台语”的定义必须先行厘清,是指任何台湾人使用的语言,还是只有“闽南语”。目前台湾较常见的语言包括“国语(即普通话)”、闽南语、客家语、原住民语和新住民语等等,而全世界使用闽南语的人口约有五千万人,其中生活在台湾的不到一半,认为文化部将闽南语垄断为“台语”甚为不妥。

此外,拥有台湾“原住民”泰雅族血统的她也强调,论语言流失,许多原住民语言的处境都比闽南语来得危急。即便是在台湾已有“原住民电视台”的状况下,亦无法充分乘载共有16种的原住民语言。且就方法来说,透过成立频道来复振语言,恐怕还不如将经费用在制作优良节目,于主流电视台播放。例如高金素梅本人便曾主演1990年台湾热门连续剧《爱》。

同席的台湾文化部部长郑丽君则表示,台湾目前有“原民台”和“客语台”,站在主理机关和文化平权的立场,于情与理都不会阻止台语频道的设立,希望高金素梅能了解“文化是加法”。并指出,无论名字是“台语”、“闽南语”或“河洛话”,语言的使用者有各自采用的脉络,但并没有相互代表性的问题,因此叫什么名字不应成为反对的理由。

事实上,语言复兴作为语言学中的分支,学术界有许多实际案例的讨论。台湾台东大学华语系教授张学谦就曾以爱尔兰语为研究对象,发现由上而下的复振效果往往不彰,无论是实施方言教育、提升方言地位或扩展公领域的方言使用等,都无法让式微的语言重新回到日常生活当中。相较之下,由非官方组织兴办的“全爱尔兰语学校”因为有草根的群众基础,也有家长的充分支持与参与,并具备自力救济的意识,成效相对显著。

在民族比例上,爱尔兰人占总人口85%,而台湾闽南人则有约65%,人数上都超过总人口一半,但使用爱尔兰语和闽南语的人口却远低于此。然而,同样据张学谦教授的研究显示,语言与认同并没有绝对的关系,爱尔兰人就是“本族人说他族语”,但是依然保存自我认同的案例,同时这也是族群语言流失常见的现象。

从爱尔兰到台湾,两者都曾经历过在地语言遭政权压迫与污名化的历史,认为说方言就是低等、没文化的象徵。这种对方言说不出的疑惧、不安和错误认识,常常造成使用者放弃方言,转向使用强势语言的重要因素。因此,面对语言复振,意识形态的澄清或许也是不可忽略的一环,让保护方言脱离“政治正确”的框架,才能让不同的语言都能自然地在各自的土地上生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瞿澄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