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统一还是两国论铺路 《中华民国宪法》的质变

+

A

-

19461225日,在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主同盟的缺席、以及国共内战日趋激烈的硝烟下,《中华民国宪法》正式三读通过,并于翌年据此实施正副总统、国民大会、立法院、监察院等选举,是日遂于1963年被台湾订为行宪纪念日,直到2000年后才被民进党政府改为只纪念不放假的节日。尽管这部宪法在制定与实施之初,就因制宪国民大会代表资格、民共等党派的抵制和拒绝承认、内战的扩大,导致没有充分的民意代表性;再加上中共解放区内的人民往往未能参加选举,以及1948年行宪后旋即又遭《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冻结部分宪法条文,使得该宪法缺乏完全落实的机会。最后随着国民党政府在1949年后败退至台湾,《中华民国宪法》施行的区域也就仅限于台澎金马等岛。

1948年行宪后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一次会议于南京国民大会堂(今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选举中华民国正副总统(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不过,当两岸力量的对比越来越悬殊之后,中华民国代表中国的法统地位在国际上不断遭取代,在台湾内部也面临台独势力的质疑,再加上国民党的威权体制饱受抨击,因此这股内外交汇的压力逼使国民党政府于1991年开始第一次修宪。在该次修宪中,国民大会代表列入宪法增修条文,开宗明义的写道: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增修本宪法,另外也将两岸区隔为自由地区大陆地区,借此提供区别对待双方人民的法源。这些修改象征明确承认两岸的分裂现状,再加上时任总统李登辉废除《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后,等同自居正统的中华民国政府认定内战已经结束,将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统治大陆的平等政治实体。然而学界认为,国民党政府的修改其实隐有将台湾与大陆分为两个不同国家的思维,不过就法理性质而言,《中华民国宪法》的精神仍旧是追求中国统一。

真正动摇中华民国主权、为独台甚至台独铺路的修改,是关于总统直选、中央民意机关改选、与省级地位的条文。在最初的宪法中,规定总统由国民大会选举,但在1994年第三次修宪后,遭李登辉主导改为自由地区人民直选,解决中国总统缺乏大陆地区民意的窘境。早在1991年第二次修宪时,国民党内的李焕、邱创焕、蒋纬国等大老便因担忧总统过于强势、以及仅由台湾等地人民投票将会造成台湾总统的台独错觉,故强烈呼吁委任直选,反对李登辉和民进党主张的全民直选,但终究功败垂成。国民大会代表和立法委员亦是如此,尤其是全国不分区代表仅在台澎金马等地选出,形同是将限缩于这些区域,削弱与大陆之间的法理联系。

因此,在1991年国民大会全面改选与1996中华民国第一次总统直选后,便有黄昭元、许宗力等学者主张中华民国不再代表大陆人民。民进党或部分台独势力也据此认定,台湾自此以后有了自行选举的政府,与大陆不再有政治牵连。李登辉自身也借此声称,两岸彼此互不隶属,大倡中华民国在台湾或台湾已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甚至在1999年抛出两岸是特殊国与国关系的两国论,正是由于前述的修宪导致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等概念遭包裹进去,使李登辉有机会往独台甚至台独的道路上冒险前进。

至于省级地位的变迁,也象征中华民国台湾化的加深。由于中华民国治下领土仅剩下台湾与福建省的金门与连江县,福建省政府无法发挥应有的功能,台湾省政府辖区也和总统府所能号令的实际土地几乎重迭,使台湾省长和直选产生的中华民国总统在民意基础上相差无几,这令李登辉担忧出现地方对抗中央叶利钦效应,台湾省长宋楚瑜可能危及其属意的接班人连战,遂以组织扁平化为由声称欲改进行政效率,在1997年第四次修宪时冻结省级机关。但此举也形同让中华民国曾领有大陆各省的法统和记忆被阉割,使中华民国越来越趋于台湾的同义词。台独势力更是处心积虑,欲彻底修宪废省达到切断台湾与中国关系的目的。如赖清德于20186月决定自翌年起将台湾省政府、台湾省咨议会、福建省政府的预算归零,使省级机关名存实亡,再度打击宪法内的中国意涵。

尽管《中华民国宪法》多次因统独力量的争斗而修改,其蕴含的两岸法理历史也频频遭架空,但仍代表留待统一的“一个中国”精神,故台独势力多年来主张“正名制宪”,甚至声称“中华民国”是“外来殖民政权”,以替台独提供合理借口。但在中国大陆强力遏制台独、与美国不希望台湾片面改变现状的压力下,这部宪法仍被台湾蓝绿双方保留下来。只是台独势力仍不希望宪法内的“一中”被大陆解读为“两岸同属一中”,故谢长廷等人曾试图提出“宪法一中”、“宪法各表”的说法取代“九二共识”,但这不仅有合理化“中华民国在台湾”的“独台”嫌疑,也让台独势力不满其未真正抛弃“一中”,因此得不到统独双方共识。

而中国大陆始终对台湾的任何宪法争论保持警惕,以免台湾借由修宪达到实质台独的企图,因此尽管一方面不承认中华民国,一方面也不愿台湾抛弃这部《中华民国宪法》。20163月,大陆外交部长王毅在美国,向即将上任的蔡英文呼吁接受他们自己的宪法所规定的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便是柔中带硬的警告勿偏离一个中国此原则。

然而多年来台湾去中国化的影响下,台湾人民的政治认同大都已经改变,无论是台独独台也好,几乎都认为台湾中华民国是个和大陆不相隶属的独立国家。而按照《中华民国宪法》选出来的中国总统蔡英文,原本信誓旦旦宣称会按照宪法处理两岸关系,却更是多次径称大陆为中国,甚至在201810月的双十演说中指责中国威胁、并自居为中华民国台湾,陷入中国总统否定中国的自相矛盾定位。因此,在台独势力与民意的双重摧残下,《中华民国宪法》的统一精神已几乎遭淘空,中华民国由此质变成独台的避风港,更成了台独在不敢直接正名制宪时、最方便借壳上市的人头企业,实质上为两岸分裂的结束更添阻碍。这些演变,恐怕是1946年时那群在南京商讨宪法的制宪国民大会代表所始料未及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