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中位数薪资公布 揭密为何经济成长人民卻无感

+

A

-

当地时间12月24日下午4时,台湾行政院主计总处终于发布原定应于3月底就公布的“2017年薪资中位数及分布统计结果”。

统计结果显示,台湾2017年工业及服务业受雇员工的全年总薪资中位数是新台币47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平均每月为3万9千元。换言之,全台756万名受雇者有半数人的薪资,即便加上了年终奖金和超时工作的加班费后,其平均月薪仍是未能达到3万9千元。

虽然薪资中位数的年总薪资在名目上是呈现增长,然增长的幅度也仅较2016年增加1.98%。相对中位数名目薪资的增长,与多数民众有关,主政者更应关切的是,薪资中位数离平均数越来越远,以及薪资中位数群体和高薪群体之间的所得差距日益扩大的问题,因为这反映的是台湾受雇者的薪资分布正朝向低薪集中,以及所得分布日益不均的趋势。

赖清德不止一次用平均月薪已达新台币5万元来指涉台湾劳工的薪资水平,让多数民众怀疑自己是否处于另一个“平行世界”(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根据主计总处现有的统计资料可见,台湾自2012年以来,“中位数薪资占平均薪资”的比重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亦即中位数薪资和平均薪资之间的差距是逐年扩大。

2012年“中位数薪资占平均薪资”的比重为79.7%,年总薪资的中位数和平均数的差距为11万元,平均每月差距约1万元,但到了2017年,“中位数薪资占平均薪资”的比重已下降至78.3%,为近6年来的新低点,年总薪资的中位数和平均数差距则攀升至13万元,平均每月差距约1万1千元。

此外,台湾中位数群体与高薪群体间的所得差距也是逐年扩大。将所有受雇者依薪资由低至高排序,按人数分为10组来看,2017年第10组的高薪群体薪资已达中位数群体薪资的2.32倍,相差倍数为近6年来的新高点,两者年总薪资的差距达62万2千元,平均每月薪资差距约5万2千元。

行政院主计总处国势普查处副处长潘宁馨也表示,台湾中位数薪资这6年来年薪只成长7.8%,但高薪组则成长9.76%,显示中位数群体的薪资成长确实较为缓慢。

随着最新中位数薪资的公布,我们不难了解到为何民进党政府执政的这两年多来,明明在许多经济数据表现是有增长,但绝大多数劳工却无感,以及为什么行政院长赖清德时常挂在口中,指称台湾劳工平均月薪有5万元的说法,未能获得大多数民众的共鸣,只引来反感及嘲讽,更曾被柯文哲质疑“怎么可能啦!这不是什么票选干话王”。

因为从薪资中位数远低于平均数,以及中位数群体和高薪群体间的所得差距扩大,即清楚说明了平均薪资,已经不能用以反映绝大多数劳工的薪资水平。此外,这也揭示了在当前台湾的产业结构和恶化的劳动力市场下,仅有少数极端高薪受雇者的薪资有快速成长,但绝大多数的受雇者薪资,显然未能受惠于经济成长的果实,且有往低薪集中的趋势,在所得差距扩大下,也徒增了相对剥夺感。

面对九合一大选的失利,民进党政府若要重拾民心,无疑地必须睁开“左眼”,正视台湾多数劳工的薪资是低于平均数,也赶不上经济增长的问题,重构当前这个经济增长,人民却无感的社会、经济规则,而非再盲目地迷信无法如实反映民众生活品质的数据,把被高薪者拉高的薪资平均数,视为普遍劳工的薪资增长,甚至刻意引以为“政绩”,大言不惭地说着与民众真实感受不相符的“干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