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向1%课税 让蔡英文“分享经济红利”名不正言不顺

+

A

-

蔡英文在2019年新年谈话指出,为全力冲刺民生,更妥善的照顾年轻人和经济弱势者,2019年的工作重点就是要让收入较少的民众,能够优先分享经济成长的红利,就像公司有盈余,就应该优先给员工来分享,政府也应该如此。

当地时间1月6日,有台湾媒体就以头版报道,台湾行政院高层证实,打算以编列特别预算的方式来运用新台币约400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的“超征税收”,拟对月薪3万元以下的民众发放补助,预计可补助300万名低薪族。

当发放现金补贴来分享“超征税收”的消息一出,随即引来“政策买票”的质疑和骂名。8日,蔡英文紧急发文澄清辟谣,表示照顾弱势的心意不变,但做法不必操之过急,还要再审慎研议;行政院也召开记者会强调发1万元补贴低薪者的消息子虚乌有,目前相关规划都没定案、还在研议当中,仅指明资金运用方向有三:促进经济发展、照顾弱势、为非洲猪瘟防疫预留经费。

蔡英文2018年的税改政策,大幅减少了股利所得税的税率,其中最大受益者,就是靠股票炒作谋取资本利得的富人(图源:中央社)

蔡英文在新年所提出的“拼民生,护民主”许诺,很快地就面临该如何实现的挑战。虽然分享经济红利、照顾弱势的初心,多少显现了蔡英文在民进党九合一惨败后,对于执政失去民心的检讨。但遗憾的是,蔡英文未改变分配结构,只想便宜行事地分享经济红利,并不能真正抑制分配不均,促进经济发展。因为任何一次性的政策利多,不论其形式是否以现金发放,效果都是杯水车薪。

何况,蔡英文要拿来分享给低薪年轻人和经济弱势的400亿元,严格来说并非是“盈余”。因为那只是表示中央政府的总预算收入要比预估多,预算支出后在帐面上还有余额,这很可能只是预算的预估收入较为保守,或公共服务的支出不足所致。此外,这“盈余”也忽略了政府有长期性的债务,以及地方政府和社会保险的严重赤字。

台湾政府包含社会保险和年金在内的债务约有22兆,平均每人约负债百余万元,而社会政策无法实现“生有所养、老有所终“的目标,以及高昂的大学学费、低密度的公共住宅,皆突显了台湾财政的困窘。

然而,政府的财政困窘,并不意味着台湾经济没有增长。它恰好是反映了台湾的分配不均和财税不公的问题。

因为长期以来不分蓝绿当政,也包含蔡英文在内,财税政策上都是对资本家和富人采取轻税或减免,以致政府财政收入多仰赖受薪者的薪资所得,使得社会所创造的财富,被少数人寡占,而未能成为多数人共享的资源,进而也加深贫富差距的巨大鸿沟。

台湾的税基脆弱是不争的事实。财政部部长苏建荣就曾指出台湾约13%的租税负担率是全球最低,若能增加一个百分点,就是几千亿。较OECD经济体平均20%的租税负担率,显见台湾是有很大的改革空间。

因此,蔡英文若要“拼民生、护民主”,真正实现分享经济红利的目标,该从长计议的,决不在于眼下这帐面上“超收”的400亿元,而应思量如何透过税制的重分配,促使资本家和富人所占有经济红利能成为政府财源,为台湾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所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