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圆其说的两国论:“第二共和”观点下的九二共识

+

A

-
2019-01-10 00:53:17

台湾陆委会在当地时间1月9日晚间发出两则新闻稿表示,国共两党的九二共识没有交集,九二共识根本是虚构的故事,并强力批判中国国民党及蓝营人士,“无人敢在中共面前公开大声说出中华民国”,声明“我们不会接受这样的国共共识,台湾人民也不会认同此一伤害国家主权、台湾民主及人民权益的主张”,认为只有依循蔡英文提出的“四个必须”与“三道防护网”,才是维护国家主权及台湾利益的重要关键。

用词之激烈,甚至贴上 “附和中共立场”的标签,可见台陆委会对国民党有关人士的愤慨。但九二共识的根本意义到底是什么?其实是要处理1992年乃至于当下,尚未结束内战状态的两岸,究竟应该如何交流的问题。但藏在“中华民国、民主、人民权益”下的陆委会论述,本质其实早已转变成“中华民国第二共和”思维,不管中共愿意或不愿意面对中华民国,都会导向两国论,有违两岸交流协商的前提。

  • 2018年蔡英文台湾“双十庆典”讲话,曾遭北京重批充满“两国论”谬论(图源:中央社)
  • 2018年台湾文化与教育研究学会举行“反去中国化历史课纲”记者会(多维记者:林君颖╱摄)

所谓“中华民国第二共和”法理论述,源自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在2007年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与台湾智库共同主办之“审议式民主:‘中华民国第二共和宪法草案’研讨会”上,所公布的“中华民国第二共和宪法草案”(以下简称“第二共和宪草”)。

第二共和宪草前言提到:中华民国创立于1911年;但是,19217月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1949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其后并为国际社会所普遍承认。中央政府因此播迁来台,国家管辖领域仅及于台澎金马与其附属岛屿,以及符合国际法规定之领空、领海与邻接水域。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任何形式政治关系,须经对等、和平协商后,交付公民投票。台湾海峡两岸终局政治安排未协商完成前,特制订中华民国第二共和宪法(简称台湾宪法),适用于国家现行管辖领域范围,原宪法相关章节条文及增修条文,停止适用。

由此可见,“第二共和宪草”并不承认“中华民国创立于1911年”以来的延续性,而把空间局限于台湾,并简称为“台湾宪法”,实际上就是“一边一国”的两国论。在这个观点之下,1月9日台湾陆委会的最新说明,背后的动机也就清晰可见,北京不论是否愿意面对“中华民国”,最终都将导向两国论的实践。假如中共愿意面对中华民国,则实际上就变成了“两个中国”(其中,“中华民国等于台湾”),形同1949年的内战结果永远分裂;而若如果中共不愿面对中华民国,则更可变成“台湾”与“中国”的对峙,完全符合“一边一国”的想象。因此,在“第二共和”观点下,台陆委会顶着“中华民国”名号,简直进可攻、退又可守,永远自圆其说。

然而,以“第二共和”观点进行两岸交流或协商,是否符合两岸自1949年以来分治的状态?显然这个观点已经不去理会两岸是从整个中国分治开来的历史事实了,因为“第二共和宪法”并不打算在主权问题上跟中国大陆有任何瓜葛,“中华民国第二共和”已经变质成了台独。这种观点不可能得到全台湾人民的认同,更不可能得到中国大陆所释出的善意,两岸交流困境只会走进死胡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廖士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