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北京学者:中南海的统一战略与战术

+

A

-

借由习近平新年伊始对台发出统一宣言,40年前初衷为统一台湾而制定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政策,从“和平”的维持终于开始走向“统一”的实践。然而这个过程必然是困难的。该如何理解习近平在纪念大会中的“统一宣言”,而在推进统一实践过程中又将如何应对台湾从政客到老百姓的反应,面对台湾政局的变化又该如何应对,以及在政策执行过程中的各种复杂问题将如何处理?

针对以上种种问题,多维新闻记者在北京专访了清华大学台湾研究院副院长巫永平。在巫永平看来,统一虽然提上日程,但之前的准备仍然非常欠缺,需要大量的研究和更为细化的政策和制度设计。而一国两制在台湾该如何“脱敏”和“消毒”,则是如今最需要去做的。

中国大陆的惠台政策,固然存在台湾一些人为反对而反对的情况,但有时却因政策不够细化,执行不够完善,导致政策并未获得期望的效果。图为中国大陆推出办理港澳台居住证的政策后,在台遭到一部分人反对(图源:多维记者/摄)

多维:虽然九合一选举对今次的习近平讲话不构成直接影响,但往前看,2020年的大选会是避不开的时间节点。在您看来,2020年的台湾选举对于中共推行统一有何特殊影响和意义?

巫永平:可以看到,无论谁执政,台湾政局对于两岸关系的影响不会有本质的差别。与此同时,台湾政党轮替加快,任何一个政党上台都会面临巨大压力。所以,大陆此次提出不仅要和执政党打交道,也要和其他社会力量打交道,就是考虑到此因素而做出的选择。

当然,相对来说,国民党执政对大陆来说更有利一些,毕竟国民党不会推行去中国化,而且国民党还支持两岸交往。同时也要看到,当国民党下台后,它是一个很弱的在野党,对民进党的牵制有限,而民进党作为在野党时则非常强势,会牵制国民党。

所以,两个政党对于大陆政策的影响会有一些不同,但大方向不会变。也因为如此,此次讲话中体现的是“以我为主”。

多维:从“一国两制”的制度角度去谈,正如此前所说,民进党给这个“筐”中放置了很多不好的东西,以至于“一国两制”被污名化。但毕竟“一国两制”在香港有确实的实践,这个实践也的确存在问题,有数据就显示,香港在“一国两制”下,近些年司法独立存在倒退的迹象。台湾人虽然如今开始更关注谁能带来更好的民生,但并不代表就完全放弃其他软性的因素。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台湾版的“一国两制”怎样才能让台湾老百姓放心,接受大陆的善意?又或者说,不管放心不放心,接受不接受,先“统一”了再说。

巫永平:未来一国两制能推进到怎样的程度,推行的难度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国两制究竟是什么,这是非常关键的。目前需要分步骤去做。

首先,一国两制需要“消毒”、脱敏,让其中性化。这需要在舆论引导上下功夫。此前我也提到过,台湾的舆论是有问题的。

台湾舆论和民调给台湾老百姓有三个选择:统一、独立或者维持现状。很多台湾老百姓既不想要“统一”,也不想要可能引发流血打仗的“独立”,那么就选择维持现状。此次讲话事实上明确告诉台湾老百姓,未来没有选项,统一是必然的。当台湾老百姓了解到“统一台湾”不是可选项,而是必选项时,就会逐渐面临另外两个选择:是一国两制还是一国一制。这是需要引导的。如果选择是一国两制,那么就该讨论一国两制是什么。

所以在为一国两制脱敏的过程中,大陆需要加入一些希望放入筐中的东西。比如“尊重台湾现有的社会制度”等等,当然也包括提到的司法独立这个话题。当然,大陆也需要想清楚“司法独立”与国家安全关系等更具体的问题。而这都是大陆在今后需要去做的。并且,这些都是基础性的工作,如果不做这些工作,其他工作就无法开展。

所以此次提到了要推进两岸统一,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之前一些基础性的准备工作做的不够,有些甚至没有做,如今应该开始做起来了。

大陆在战略上是清晰的,现在需要在战术上更加细致。这些年做的越来越好了,但挑战仍然很大。

比如韩国瑜在高雄当选,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机会不一定会变为现实。韩国瑜需要兑现承诺,即“东西出得去,人进得来”,大陆能做些什么?假如大陆游客大量去了高雄,很可能面临此前出现过的一种声音,即大陆观光客来到台湾后影响到了台湾人的生活品质,遭到部分台湾人的反感。同时也要警惕,大陆游客带去的旅游经济未必会让台湾老百姓受益,很有可能被当地少数人垄断,让少数人受益。又如,帮助韩国瑜兑现承诺过程中,是一两年内就全部兑现呢,还是长期持续下去?什么样的协助是真正能帮到老百姓的?这些都非常复杂,需要通盘考虑,进行细致设计。

大陆的体制很容易导致以“做了什么”为目标,而非以“效果怎样”为目标。这是我们需要提前思考和警惕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