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挟洋自重” 台湾炒作外国“力挺”

+

A

-

近日蔡英文为了抵制习近平有关一国两制的倡议,除了攻讦大陆与台湾内部支持九二共识的人士以外,更接连升高规格报道与致谢来自境外的支持,举凡44名外国学者与美国官员联署信、白宫发言人马奎斯(Garrett Marquis)的推特(Twitter)发言、以及欧盟不具名发言人的电邮,都包含在内,企图此营造国际社会支持台湾抵抗大陆的氛围。但只要略略一看便可发现,这些力挺无一是来自官方代表透过正式渠道发布的正式声明,未免过于一厢情愿,且蔡英文透过总统府与外交部正式答谢更是自降格局。

事实上,自两岸分治以来,台湾便始终以扩大国际空间作为生存手段。早年的国民党政府自居为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因此争取美欧等列强支持、借由外援换取友邦,便成了对外确保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席位、对内又巩固政权安定的施政要点。即使台湾日后认同改变、转而追求实质台独,这方向依旧至今未改,且不惜因此牺牲主权或助长腐败,引发诸多争议

1954年台湾外交部长叶公超(持笔者)与美国签订《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令台湾正式接受美国军事的保护(图源:中央社)

1954年签订《中美共同防御条约》时,蒋介石政府对台湾民众粉饰领土范围被美国定义在台澎、且限制反攻等约文,极力强调美国已是保台的盟友,更不提驻台美军享有治外法权此有损主权的待遇。另外,自50年代末开始,越南、菲律宾等国开始夺占西沙与南沙群岛,台湾虽向其抗议,但为了珍视反共邦谊,除了不欲升高对抗层级,更指示内部不要过度渲染以免遭质疑牺牲国权。1974年中共自南越手中收复西沙群岛后,时任台湾外交部长沈昌焕向驻南越大使阮文矫说道:月余以来共匪已利用西沙、南沙群岛之事在海外积极进行统战,使我政府面临极大困扰,正说明中华民国在抵御外侮和反共的矛盾中无法捍卫领土主权,导致正统性不断丧失。70年代风起云涌的保钓运动亦是如此,台湾在不愿得罪美国和日本、但又不愿自毁正统的冲突下,指斥保钓人士为大陆的统战工具,将运动压制下去。

还有台湾津津乐道的对友邦农业、医疗和军事等援助,其实对当地帮助不大,且这些援助多半是早年在美国的扶持下输出,目的是防止彼国倒向共产阵营,故资金和规模都有限,并非真正有意助其摆脱后殖民困境。如1961年成立、稍后改名为中非技术合作委员会先锋案,是在美国秘密提供资金、再由台湾派遣农技人员的对非洲援助计划,台湾内部多数人不知缘由,台湾记者商岳衡在著作《非洲新面貌》内便得意地炫示:中华民国今天的外交工作,倚赖美国之处甚多。但非洲外交之开拓,完全是我们自己奋斗获致的。美国想要策应,也是心余力拙

结果当
1967年美国国务院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彭岱(William Bundy),向国会公开先锋案的内幕后,国民党政府副总统严家淦便气急败坏地向美国抱怨,此举令台湾在内部和非洲丢脸。此外,根据台湾学者刘晓鹏的研究,台湾外交部的档案不乏指示驻非官员、甚至是美国鼓励向当地行贿的记载,中外媒体也曾多次曝光台湾暗中贿赂巴拿马、危地马拉、哥斯达黎加等国的丑闻,这都显示台湾透过宣传与非法行径以巩固邦交和凝聚内部的意志,委实到了近于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然而当越来越多国家承认中共并与台湾断交后,台湾的外事工作收效愈来愈微小,再加上自身经济的衰退与中国大陆的复兴,难以长期维持被讥为凯子外交的经贸援助。唯独对内宣传外交突破的力度愈来愈加强。在面对四面楚歌的外部环境,将与非邦交国发展实质关系夸大务实外交踏实外交,且一旦出席任何国际场合或得到境外亲善的言论,无不大张旗鼓宣扬;反之若遭逢断交或是被摈斥,则痛批对方的忘恩负义或是归咎于中国打压,这反而更凸显台湾在国际上的处境根本不如自身宣称的稳固。

比如
201712月台政务委员唐凤借着视讯出席联合国网络治理论坛(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被台湾视为突破中国阻力20187月日本在停办台中东亚青运主办权一事上投下弃权票,竟也被台媒炒作为台日友好,更不用提驻日代表谢长廷在渔权与核灾食品进口一事上,多次替日本发声,当面对慰安妇问题时,台湾也未敢力争。至于早在1979年便断交的美国,台湾更是将领导人出访时能过境几个美国城市当作突破指标,以及时不时宣扬美台关系友好。但是无论再如何友好,终究比不过双方建交、互换大使来得实质。

且台湾过度靠拢美国、却对断交国或反美国家大肆诋毁的差别待遇,也给外界留下恶劣的亲美形象。例如1970年代台外交部非洲司司长杨西昆,便观察到反对帝国主义的非洲国家对美国存有反感,故美国替台湾向非洲国家施压,必将产生不利之影响2003年台湾支持美国入侵伊拉克,也引来不小抨击。20188月台外交部长吴钊燮,指斥萨尔瓦多是因向台湾索取金钱未果才转与大陆建交,更遭萨尔瓦多反驳称台湾的特色正是把谎言变成真理,萨尔瓦多更指责美国自己也与大陆断交、何以扬言制裁?由于美国习于以力服人的单边主义作风,早在国际上招来骂名,而台湾却又刻意将自身利益与美国利益捆绑在一起,以及抱持与美国类似的双重标准,这都让外国对台不会有良好印象,更不会争取到广泛的力挺

假如台湾的外交处境真如蔡英文所言民主台湾,一点都不孤单,那便无法解释为何几十年下来,邦交国越来越稀少、退出的国际组织越来越多。此外,为了抗拒统一压力,蔡英文还多次呼吁国际围堵中国大陆,对美英等国刻意侵扰由中华民国享有主权的南海之举措也不予批评,甚至追随美国口径赞同通行自由,丝毫不顾及领土主权,这也逼使大陆官方痛斥其挟洋自重,并陷台湾人民于武统的风险里。

台湾自两岸分治后便惯以“民主灯塔”自居(图源:台湾《中央日报》1951年1月26日)

再加上长年以来台湾在外事工作与宣传上的偏颇,误使台湾人民认定邦交国皆是花钱买来,并以同样逻辑或接受美国论调审视大陆外交,訾议其推行霸权殖民,刻意忽视大陆不干涉外国内政的不结盟传统。台湾民众甚至有了与其花钱维系弱小的邦交国、还不如紧靠美欧等大国的念头。但台湾自身先以扭曲的手段争取外交,造成民众认知的扭曲、最后进而支持扭曲的亲美反中政策,或误信国际会坚定力挺台湾这座民主灯塔无视过去各国如何纷纷与大陆建交抛弃台湾的史实,这都徒令台湾人民对大陆滋生莫名敌意、对世界局势缺乏宏观见解,更使两岸关系陷入剑拔弩张的境地。

台湾恐怕得认明,无论多声嘶力竭地自称是主权独立国家,但依据两岸历史与法理,还有国际普遍承认一个中国政策,台湾是中国的一省,在此现实下终究无法拓展所谓的外交空间,大陆也不会给予台湾机会这么做。假如仍为了让世界看见台湾,不惜充当外国压制大陆的马前卒,只会更升高大陆民意的对台恶感与武统声浪。而且虚耗台湾资源供奉外国的讹诈,换来的也仅是依附于美日之下的第三世界地位。因此务实的承认九二共识、改善两岸关系,理当才是台湾政府引领人民避开危险的最佳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