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向日本出借文物 引两岸民众质疑

+

A

-

台北故宫博物院向日本博物馆出借的系列文物即将展出,因其中一件是中国书法史上公认的“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祭侄文稿》,引发两岸民众质疑。

台北故宫是台湾热门旅游景点(图源:VCG)

北京时间1月12日,一条指责台北故宫博物院,质疑《祭侄文稿》外借的微博引发众多网民好奇和愤慨。

上传的海报显示,2019年1月16日至2月24日,东京博物馆将举办“书圣之后—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展出的文物中有颜真卿的《祭侄文稿》。

据中国大陆观察者网1月13日报道,华东师范大学思勉高等人文研究院青年研究员樊波成表示,颜真卿《祭侄文稿》几乎可以说是唐代书法的最高代表,而且是富有感情的真迹,和他平时的字大不相同,同时具有文物价值、艺术价值、鉴定价值,还有精气神价值。

除此之外,粗略算来,《祭侄文稿》面世已近1,400年。

早在2018年11月24日,台北故宫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出借颜真卿《祭侄文稿》和怀素《自叙帖》给东京国立博物馆时,就已引发台湾民众质疑“对日本太大方”,台北故宫内部还为此互相推诿。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立委柯志恩就质疑此次国宝等级展品出借,东京博物馆的宣传物料上连故宫博物院的字样也未见,“如此重要的国宝外借,到底是谁决定的?”

对此,台北故宫回应称“这是在三年前冯院长时期就谈定的交流展”,但前院长冯明珠否认称,“拿出合约来看看”,经她查实,《祭侄文稿》外借东博是前任院长林正仪2018年5月敲定的。

关于东京博物馆将出借什么展品,现任院长陈其南也表示“还在谈”,被指“明显标准不一”。

据称,这类纸本文物,极脆弱、极易损,可谓展一次伤一次,其重要性不言可喻。

微博网友@某个张佳玮 提出,“纵然是台北到东京,一路郑重无比地运输保存,然而阳光的紫外线会让纸本泛黄褪色发脆。尘埃虫卵会让纸本风化。水蒸气更是不能沾。换言之,除非这帖完全搁真空里,否则是必然会受损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韩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