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寻的台北故宫院长 看看故宫这几年做了什么

+

A

-
2019-01-14 02:17:01

当地时间1月14日,台湾新内阁改组底定,由苏贞昌接替台行政院长一职,综观苏内阁多数部会“各就各位”,唯二迟未决定首长人选的仅剩下海洋委员会、及故宫博物院。故宫院长为何难产至今?或可从近年来故宫的政策窥见端倪。

  • 甫卸任的台湾故宫院长陈其南(图源:中央社)
  • 台湾故宫前院长林正仪(图源:多维新闻网)

2016年蔡英文政府上任以来,故宫已经历两位院长,分别是林正仪与陈其南,两位院长任内都曾引起不小的争议。林正仪时期,由于重文创而轻文物、强推新南向连结等作为,引起故宫内部不少反弹,而借展政策大为松绑也饱受质疑,尤其2017年借展日本的瓷器青花柳叶鸟纹盘竟破损于展柜内,重创故宫形象,外界解读林正仪把故宫弄得很low。再加上故宫南院经营成效不彰、甚至与桦玺公司解约周边BOT开发案,最终在20187月内阁改组时,以身体因素为由黯然下台。

陈其南时期则有更多的争议。先是,其甫上任即向媒体表示,由于故宫是一块跟台湾没有连结的“文化飞地”,因此要推动“故宫台湾化”以及“土著化”,他也非常坦白地提到,“游客来看故宫,不是来了解台湾,而是来了解中国”。指出故宫一直不被认为是“台湾的故宫”,而是“北京的故宫”,并且“即使主张台独,也可以尊崇中华文物,甚至把中华文物保存得比大陆更好”。这些言论引发诸多质疑,尤其当时一旁的陈其南学生、副院长李静慧补充提到,“所谓的故宫台湾化,以故宫镇院之宝翠玉白菜为例,过去展示时只会着重在玉器雕琢的细致,未来会希望研究员把历史脉络放在前面,从社会脉络来解释为何翠玉白菜会作为嫁妆?把展览和社会情境紧密结合”,则更让人纳闷,这些历史社会脉络、如“嫁妆”等等,究竟是“中国的”,抑或是“台湾的”?而众所皆知,嫁妆无疑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元素,不禁让人纳闷“台湾化”是否乃依托在“中国”的躯壳之下发展。

  • 台湾故宫北部院区(图源:VCG)
  • 台湾故宫南院开幕(图源:多维新闻网)

其次是延续林正仪时期拟定的“新故宫计划”(总预算101亿新台币,约合3.27亿美元),但神来一笔增加计划内所未列出的北院闭馆整修三年政策,且传出文物都将搬迁至南院、并在台湾《自由时报》专访中提出,要以“三阶段”来转型故宫,引发社会强烈反弹,台大政治系苏宏达教授在脸书(facebook)公开批判,认为闭馆整建三年,在台湾中部成立“东方书画美术馆”与“东方工艺美术馆”,并在北院整修完成后更名“东方文书馆”的三阶段转型,此举无异于以“东方”为名“消灭故宫”,是民进党政府的一种“文化大革命”。在社会强力反弹下,2018年11月政策转弯成“不会搬迁”、“北院未来和现在一样”。故宫网站并开辟“讯息澄清专区”,刊登对“2025年消灭故宫”的严正驳斥,与陈其南院长的三阶段转型言论进行“切割”,认为陈其南的故宫转型论述,“仅属初步构想的愿景蓝图”。此波内阁改组,陈并未受到挽留。

综观林正仪、陈其南两位院长的施政,引发的诸多风波主要聚集在对文物处置的轻佻,以及种种“去中国化”的轨迹。若回到博物馆的经营成效来看,故宫访客人数下滑也是蔡英文政府上任后的明显趋势。据台北故宫发布的统计显示, 2015年全年北部院区参观人次为529万人,此后持续下降到2018年的386万人,减少近150万人;2015年底甫营运的南部院区2016年全年参观人次为147.7万人,旋即下降到2018年全年仅剩76万人,几乎“腰斩”。其中陆客减少是一大关键,但林正仪院长曾在台立法院表示,陆客参观人次的衰退“才是比较健全的观光客结构”。

在前两任故宫院长引起诸多政治争议与政策转弯、且故宫整体经营成效持续下滑的情况下,无论谁来接任故宫院长,都势必面临重振故宫的极大考验。否则距离“新故宫计划”2024年完成的底线日益逼近,届时如何达到“南北院参观人数800万人次”的目标(2018年仅达到此目标的57.7%),着实令人担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廖士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