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易帜到图穷匕见  大陆如何面对

+

A

-
今日话题

赖清德近日卸下行政院职务后,针对两岸话题直言,称“国家要长治久安,就要解决两岸问题,而两岸问题的‘起始点在台湾’”,并呼吁台湾两党要“团结面对中国大陆”。中国大陆这边似乎已然开始了统一进程,不过具体来说,何为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或模式?这与最初的版本,与香港的版本有何区别?就这些话题,多维新闻日前专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博士。此为专访第一篇,将重点关注“一国两制”以及“九二共识”的历史沿革。

1979年1月1日,中国同美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同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正式提出实现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图源:人民日报网站)

1/1

1928年12月29日,统治中国东北地区的奉系军阀将领张学良将原来悬挂的北洋政府的五色旗换成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张学良服膺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实现当时中国的南北统一(图源:VCG)

2/2

一国两制在统一香港中得以实践,为统一台湾积累了重要经验教训(图源:VCG)

3/3
上一张下一张

多维:外界普遍关注到在习近平发表纪念讲话之后,蔡英文旋即回应称绝不接受“一国两制”,台湾民意也坚决反对“一国两制”。但是,台湾方面真的理解 “一国两制”的内涵吗?邓小平当年表态台湾如果和平统一,解放军可以不进入台湾。从这两点看“一国两制”在台湾和香港两地的具体实现是有很大不同的,然而台湾方面似乎并不理解。

田飞龙:“一国两制”的提出最初其实是为了解决台湾问题。中共大陆建政之后两岸其实有交往历史。毛泽东、周恩来等第一代领导人与台湾尝试商谈过解决海峡统一的问题以及政治条件和制度安排。所以,对于“一国两制”的雏形与核心原则,两岸已经有了一些共识和默契。

但是,由于在那样一个冷战时代,再加上内地的政治治理和经济发展并没有走上正轨及表现出比较优势,所以一直没有把 “一国两制”从第一代领导人的构想转变成具体的政策与制度现实。

真正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与中美建交同时发生的一件事就是《告台湾同胞书》的发布。为什么1979年1月1号会发布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告台湾同胞书》?其实,台湾问题是中美建交的妥协条件,中国政府必须承诺和平统一,避免单方面以武力改变台湾现状,而后来具体构想的“一国两制”正是在“和平统一”基础上的向前推进的结果。因为在大陆承诺和平统一的前提下,中美建交才对台湾当局有利,美国也会认为最低限度尽了“盟主”的保护性责任。台湾认为这是美国在道义与国际政治上最后的支持,尽管对于中美建交本身台湾非常不满。中美基于更大战略利益的考虑,重新安排台湾问题的时候,和平统一是作为中美建交的一个条件的。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来做政治承诺,在美国看来不仅仅是中美建交的条件,还是一个妥协条件,是正式的背书与承诺。在中国看来则是迈向两岸实质统一的重要一步。这个重要一步也反映到同时期的邓小平的一些构想中,因为当时邓小平正面临港澳回归的实际问题。一国两制首先用于港澳问题的解决,通过《中英联合声明》、《中葡联合声明》以及两个《基本法》得以实现。

所以,台湾今天以港澳尤其是香港作为观察评价“一国两制”的重要样本,有一定道理。但是也应该注意到港澳问题与台湾问题的区别,就是你提到的,台湾自治权会更高,而且和平统一对台湾现状的改变幅度会更小。

80年代初承诺的条件包括,保证普选和政治制度不变,还可以保留驻军。但是这些承诺在今天是否还有效?这个可能是台湾各界担心的主要问题。

我最近两年参加了一些两岸研讨会,在与台湾学者的沟通中了解到,他们其实普遍有个担心, 80年代初谈两岸统一条件的时候口子开那么大,几乎好像是换个旗帜就行了,类似张学良“东北易帜”一样来个“台湾易帜”,甚至两岸可以协商,改国号都可以,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谈的。

但是今天两岸的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大陆实力的增长会不会让当初提的这些条件发生变化?这一点台湾方面拿不准。所以,可能很多台湾人以香港模式看待“一国两制”,但当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人经历了80年代,了解这段历史。他们其实疑虑的是邓小平时代的承诺,放到习近平时代在谈两岸统一时,台湾能否还要得到那么高的“价”。台湾心里疑虑,底气不足。习近平讲话尤其提到两岸统一需保障“国家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因此邓小平的原初承诺可能确实需要根据当下的国家民族利益加以更新和充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戴仑 尹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