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实台独工作者提宪改 刀刀指向蔡英文

+

A

-

赖清德卸任台湾行政院长,临走前提出台湾政坛三面向亟待解决的问题,看似在自己一年任内的心得报告,但细究内容,几乎是国家领导人要处理的层级。赖清德一席话,表面上说得云淡风轻,却富有寓意,更像是2020台湾总统大选的“自我介绍”,磨刀霍霍,剑指向了蔡英文。

首先,赖清德提及“宪政改革”,抛出内阁制的概念;甚至认为即便要维护双首长制的精神,国会议员也应考虑兼任或担任内阁的部会首长,如此才有办法接地气。此番话缭绕于耳际时,不由得忆起2015115日,台南市议会召开第一次临时会,时任台南市长的赖清德因质疑国民党籍的议长当选人李全教贿选,而拒绝进入议场备询,并宣布在贿选案查明前不进议会。两方僵持两百多天,直到台南登革热疫情升温,赖清德甫踏入议会。

赖清德卸任前提出台湾待解问题,挑战蔡英文权限(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时任台南市长的赖清德带头违反内阁制的核心精神,以“议会至上”为原则,为何却在行政院长卸任之际,间接表态希望走向内阁制?其实不难理解,台湾制度偏向“半总统制”,执行状况犹如一种“替死鬼制”。

台湾总统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宪政赋予其对行政首长的任命权、实质掌握行政机关人事任命。但行政首长受立法院监督,而罢免总统须经全体立法委员四分之一之提议、三分之二同意后提出,在台湾政党文化多是“总统兼党主席”,总统拥有行政与政党力量,若拥有国会最多数,等于总统去留只仰赖四年一次的选举。也因此,政策推动少有偏离总统意志,行政院长成为替总统挡子弹的幕僚长。

赖清德是近年来唯一声望超过总统的阁揆,但在台湾宪政制度下,阁揆的命运与总统是绑在一起,声望必然要被总统平均、甚至砍半。或许赖清德觉得他都是在执行蔡英文的政策,但当重大施政不得民心,总统无法为自己坚持的改革辩护、沟通时,导致九合一大选失败,此时却要他下台负责,而总统只要再换一个新的阁揆收拾残局即可,这让他情何以堪。

赖清德间接喊出“内阁制”,除了揪出宪政病因,也不无昭告在当今总统与阁揆权责失衡的情况下,民进党败选对他其实是“非战之罪”,也无疑有意削减蔡英文现有权限。

再者,台湾自1997年起历经七次宪政改革,修宪过程中,曾经成功的进行国会全面改选与总统直选产生等几个主要《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的设置。本来从学理角度来看,那只是为了适应台湾特殊的政治环境而不得不处理的修宪工程,但若运用到李登辉在1999年提出的“特殊两国论”主张,修正后的《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内容都成了他主张两岸就是“两个国家”的理论基础。甚至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后,倾向 “台湾独立”主张的陈水扁上任后,曾多次提出修宪以确认台湾定位,如今,宪改议题早已被视为表态台独之意涵。

赖清德卸任演说提到国家亟需改革除了宪政改革外,台湾也应团结面对中国大陆之问题。20179月赖清德衔命北上援助蔡英文,接替前行政院长林全的位子,当时赖清德犹如储君般意气风发,赴立法院响应立委质询时,响应自己是一个“主张台独的政治工作者”,也是一个“务实的台独主义者”。

赖清德的上任阁揆起手式,很快激升两岸紧张,也让外界清楚看到赖清德与蔡英文之间的矛盾。两岸“维持现状”是蔡英文一直坚持的立场,而赖清德作为阁揆的既定下,无论他在理念上如何向往台独,现行宪政体制规范,就是不允许他越俎代庖、操行两岸大政。

赖清德在将卸任之际,不但透过当年在立法院阻挡美牛美猪跟社会道歉,除了亲身体会当家治国之无奈,也凸显“国家利益应置于政党利益之上”的执政视野。而呼吁各政党团结面对中国大陆,则是在“务实台独论”之后,展现他的政治高度。赖清德一再挑战蔡英文,逾越行政院长应有之份际,虽未见行动,但从其谈话可嗅出,2020年总统之位一直保持在赖清德的人生选项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英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