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真卿作品借展却掀两岸骂声 艺术可否别遭政治味沾染

+

A

-

由国立东京博物馆联合日本每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和日本放送协会(NHK)举办的“书圣之后-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于当地时间2019年1月16日至2月24日国立东京博物馆展出,然而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出借唐代书法大师颜真卿《祭侄文稿》给日本,原本是一场文化艺术的交流,却意外在两岸引发各种饱含“政治味”的批评声浪。

台北故宫把被喻为“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文稿》出借给日本国立东京博物馆,引来一片“政治味”批评声浪(图源:台北故宫官网)

中国大陆舆论指出,《祭侄文稿》的定位与作品“气节”与日本“格格不入”。《祭侄文稿》的完成时间适逢安史之乱,当时河北一一沦陷,仅剩下颜真卿与其堂兄颜杲卿两家族镇守,但最终敌不过反派军的侵袭,时隔三年战乱平反,颜真卿派人寻找堂兄一家,却只能寻得侄儿头骨,因此颜真卿怀着悲痛情绪与写下《祭侄文稿》,被后世喻为即使有高超技巧,也无法完美临摹出这份墨宝。此外,中国在近代遭受“九·一八”事变,北京故宫博物院为了保护文化资产不受日军掠夺,展开了文物南迁计划,最终,《祭侄文稿》跟着蒋介石前往台湾,因此,众多中国大陆媒体和民众怀着民族情感,并基于上述作品背景内容,以“媚日”批判台北故宫的作法。

而台湾民众则认为台北故宫刻意低调处理出借“国宝”的消息。据了解,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被公认为是中国书法史上“天下第二行书”,仅次于王羲之著名的《兰亭集序》之后,但由于唐太宗十分喜爱《兰亭集序》,甚至将其真迹带进坟墓陪葬,所以排序第二《祭侄文稿》就成为存世的最佳行书作品,突显其珍贵价值。而《祭侄文稿》距今1260年左右的历史,更使古物随着年代久远而显得珍贵脆弱,“每展一次便伤一次”,在此情况下是否适合长途跋涉跨海到他处参展,更应仔细考虑。然而整个借展过程,台北故宫皆低调进行,引发外界质疑。

此外,台北故宫仅在2001年、2008年与2011年展出《祭侄文稿》,在多数台湾人尚未有机会亲临阅览的情况下,却选择将珍贵文物远借他乡,其中,运送碰撞、日照、大气湿度等影响恐让《祭侄文稿》变质,也引发外界非议。对此,台北故宫表示遵照《国宝级重要古物运出入处理办法》,经专家学者组成的专案小组评估后,确认文物存放状态适合赴日本展览,最终透过台湾行政院核准出借,因此一切程序符合法规内容。

这次文物出展意外掀起两岸批评声浪,这厢是看重文物价值与民族“气节”;那厢是批判台北故宫以偷偷摸摸的方式将文物出借,甚至被质疑是执政的民进党想借文物拉拢台日关系,种种议论各自向自家政治立场倾斜,尽管其中少部份关于文物保存上的质疑勉强与文物保护沾上边,但多数批评声浪却有沦入“政治口水”,为批评而批评之嫌。

平心而论,一份古物历经了上千年的时间洗炼保存至今,让人们可以透过欣赏古文物,了解文物来历来学习古人所闻留给今人的宝贵价值。但在欣赏文物艺术之余,更应保持冷静、客观的角度欣赏这些藏品的美,没有必要将现有价值观或准则加诸在艺术品上。艺术无国界,既然这些藏品仍留存在世,应该在最高规格保存的状态下,被更多人欣赏,就连法国前文化部长尼桑(Françoise Nyssen)曾于2018年表态,考虑将举世闻名的罗浮宫镇馆之宝“蒙娜丽莎”列入巡回展览的作品之一;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也于2018年初,答应将公元1066年左右由英国制成的“贝叶挂毯”,以出借方式让其睽违一千年再次踏上英国土地。以此观之,两岸人民应更冷静,纯粹欣赏文物之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东禾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