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儿虐悲剧频传 社会安全破网怎么补

+

A

-

2019年1月迄今台湾接二连三的出现激起社会公愤和关注的儿虐事件,除了有男子为了肉圆没加辣而失控殴打妻儿外,还发生有1岁女婴因哭闹,而遭未满18岁的母亲施虐致死。

面对儿虐悲剧及引发的社会义愤,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在当地时间1月17日在院会中谴责施虐者让“人神共愤”,强调政府会就社会安全防护网的缺漏再检讨,也会拜托立法院提出虐童加重刑责的修法,让凌虐未成年人致死者,最重可处无期徒刑。

对虐童者施以重刑或可排解社会公愤,但并未能面对虐童的社会成因。在社会安全网的检讨上,卫生福利部虽然表示会要求地方社政单位,针对儿虐高风险族群于农历春节前全面清查访视。

不过,卫生福利部在脸书(Facebook)发布此消息后,很快就引来不少从事家暴和地方社会救助工作的社工留言质疑,基层社工人力不足,该如何做清查?例如有社工指出,“不是我们见死不救,只是增加这些额外的访视,累的又是我们基层人员,原本的访视工作都快访不完了,请给我们人力再谈访视好吗?”

儿虐悲剧不能靠以暴制暴的私刑正义解决,而应设法从社会政策上去避免悲剧一再重演(图源:VCG)

根据卫福部统计,台湾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起家暴通报,平均每10分钟有1起儿虐通报案件,显示儿虐的悲剧是个社会议题,不能以个案或施虐者“泯灭人性”的角度看待,而忽略了悲剧发生的社会脉络。

从一定比例的儿虐案例中,我们可发现,不少虐童的施虐者和受虐者,其实都是家庭照顾功能失灵下的受害者。

例如在重大儿虐事件中的统计,有一定比例是25岁以前或未成年就生育第一胎的“小爸妈”,他们育儿知能较为不足,而他们在成长和育儿的过程,可能就缺乏家庭连带的支持,而社会制度又无法补足家庭照顾失灵的漏洞时,悲剧只能一再上演,民众义愤下的私刑正义恐怕只会更加泛滥。

根据卫福部委托学者与医师所进行的研究可知,重大儿虐事件的受害者有高达9成是6岁以下学龄前孩子,其中高达8成1是3岁以下婴幼儿,近9成为未就学且未托育。

不妨让我们反事实地设想,台湾假如具备足够的社工人力和社会支持系统,以及完善的学龄前公共托育,家暴或虐婴致死的悲剧,也许就能制度性的减少,或至少也能让虐婴问题被提早发现。

俄罗斯知名现实主义作家列夫·托尔斯泰(Leo Tolstoy)曾写到,“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不是每个人都能出生幸福的家庭,而幸福的家庭也有可能面临照顾功能失灵的风险。如何透过社会政策来让家庭的照顾功能可以制度性地转为社会共同来分摊,是除了加强虐童者刑责外,政府在省思如何强化社会安全网时,更应设法补足的漏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