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对“台湾”的解构 韩国瑜如何冲击民进党两岸政策

+

A

-
2019-01-24 05:18:02

当地时间1月23日,备受瞩目的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与高雄市长韩国瑜的“韩陈会”,在各说各话中唏嘘落幕,陈明通此行之目的—寻求战略协同,也被证明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在高雄化作灰烬。

当地时间1月23日下午“韩陈会”,陈明通强调的“战略协同”遭到高雄市长韩国瑜的解构(图源:高雄市政府提供)

为什么高举“台湾整体利益”、强调“主权赛局”重要性的陈明通与其所代表的民进党政府,会在高雄市遭此挫败?韩国瑜仅以“让高雄更松开、大步往前走,不要担心害怕”,及“赚钱、赚钱、赚钱”这些要求,就使得陈明通难以招架?其实只要回头想想,就可以发现民进党是自食恶果,这一切还得从民进党的战略思维说起。

民进党的战略思维善于解构,因此能够借由解构,获得族群对立所激起的选票红利,而在众多选战中稳坐台湾前两大党的地位。成立于1986年的民进党,党纲与“台湾前途决议文”、“正常国家决议文”等根本文件,都着重于解构台湾既有的中国认同与《中华民国宪法》,并提出建立“台湾共和国”,民进党也确实从这个过程中,成功挑起沉寂已久的省籍与族群对立,获得历届选举的利益,陈水扁还曾经倚靠这种战略,巩固其贪腐的政权。

过去民进党解构中国认同、形塑台湾主体性的做法,早已不能满足台湾人民对经济发展的盼望

最近的历程是蔡英文政府上任后,以凌驾《宪法》的“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和“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持续对国民党及其背后的中国思维进行清算与重组,且扩大到妇联会、救国团等社会组织。

这些斗争与清算,成为蔡英文琅琅上口的重大政绩,即使内政经济未见起色,台湾人对民进党执政越来越失去信心,九合一选举大败也丝毫没有动摇,尤其“习五点”的谈话又给民进党一个加深“紧抱台湾对抗中国”的政治机会,乍看重固了蔡英文的声望、凝聚了“台湾主体性”;然而其始料未及的是,地方政府不愿意再乖乖买账了,这次,民进党高举台湾的解构中国策略终于失灵,彻底败给了韩国瑜送上的回马枪。

挟着90万选票最新民意的韩国瑜强调,高雄市政府不会碰外交、国防,也请民进党中央政府不要来念“金箍咒”,而应该从管理者转换为协助者。这样的说法,即是对民进党高举“台湾整体利益”的战略思维予以迎头痛击,也解构民进党紧紧拥抱的“台湾”,大声宣告“到高雄打台湾牌已经不会再奏效了”。对高雄而言,500吨水果卖到福建平潭,有了经贸收入,才是人民真正需要的生活。

2018年台湾九合一大选,民进党大败,蔡英文政府却仍坚持对抗大陆的两岸政策

据此,吃了一记回马枪的陈明通,不禁为之语塞,只能像是鬼打墙般不断重复“整体利益”的重要性。但从“解构”的角度来看,民进党确实不应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民进党高层必须思考的是,究竟该如何调整过往的战略思维,把潘多拉的盒子重新盖上,如此一来,至少还能留住一丝“希望”。

当前最关键的是,台湾人民要的早已不是“出头天”的主体性意识形态,而是试图挽回1990年代后期以来,数十年统独操弄下,被踩在脚底的经济发展动力。若民进党政府仍未看破这一层,执意借由与大陆对抗来形塑“台湾主体性”,将会死抱着台湾、也抱死了台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嘉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