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恃美为强 操作制宪恐打错算盘

+

A

-

台湾独派大老辜宽敏于当地时间122日成立“台湾制宪基金会”,推动制定台湾新宪法。执得注意的是,在卸任阁揆演说中大谈宪改议题的赖清德也出席致词,只是这次他的论调,不仅是“修宪”,而是“制宪”。

总体而言,赖清德认为需要“制宪”的原因有三:第一,现行宪法于大陆制定,非为台湾量身定做;第二,历经
7次修宪,台湾宪政体制问题不断;第三,宪法的“大中国思想”和“台湾命运共同体”产生矛盾,影响团结进步。除了第二点呼应了赖的卸任演说论点,另外两点,恐怕也道出不少绿营支持者,对于台湾当前困境的解方。

赖清德于当地时间1月22日出席“台湾制宪基金会”成立典礼,表示制定“新宪法时机到了”(多维记者:李英婷/摄)

然而,“制宪”的主张不僅将激化台湾社会矛盾,放到国际政治的格局来看,更可能让台湾的国际处境更加危险。

 

随着《台湾旅行法》和《亚洲再保障倡议法》生效,台美关系已经在“三法六保证”的格局下大幅升温;但若独派认为美国将因此为台独的主张背书,绝对是重大的战略误判。

回看陈水扁的第二任期,民进党政权在“
319枪击案”疑云中威信大失,陈水扁也频频抛出“公投制宪”的议题,巩固深绿基本盘,而这也逼得美国政府跳出来表明立场。时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包润石(Richard A. Boucher)就曾表示:“美国反对两岸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动,同时反对任何改变台湾现状,或迈向独立的公投。”扁政府的制宪主张,被美国视为挑衅行为,也让中美两国少见地站在同一阵线,对台施压。显然,维持海峡两岸现状,是美国的最高利益,企图透过法理台独来拉拢美国、拓展国际空间,无疑是缘木求鱼。

当地时间1月14日,赖清德于卸任阁揆演说上,大谈台湾宪政体制问题(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蔡英文当然深知这个道理,尤其在近期不断强调“中华民国台湾”的论点下,想必不会呼应制宪主张。但随着2020年总统大选的党内初选逼近,若获独派支持的赖清德有意角逐,而蔡英文被迫向“制宪”靠拢,恐将令近年逐渐深化的台美关系生变。

把视角移到中国。胡锦涛与习近平时代的对台工作,有个明显的差异,那就是急迫性。面对当年扁政府的制宪主张,胡锦涛仍以“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方针面对台湾,即使出台《反分裂国家法》,基本上仍采取备而不用的态度。但今天,习近平已言明两岸分歧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两个一百年”目标下,对台工作将被提上议程。虽然习近平始终强调“和平统一”的路线,但台湾若重新推动法理台独,难保“武统”论调不会跃居上风。

 

视角回到台湾。国族认同的分歧,的确是当代台湾社会面对的一大课题,但不同的认同,承载的是不同的历史记忆,不同的意识形态,以及对未来的不同想像。面对分歧,唯有透过持续沟通厘清误解,并逐渐凝聚共识,别无他法。这将是个缓慢,却不得不走的过程;否则,企图透过制宪方式,重新由上而下灌输特定意识形态,这和独派所批判的旧宪法有何不同?

 

两岸关系中,台湾犹如行走钢索,稍一失衡,恐将坠落;面对内部分歧,唯有同舟共济,才不致撕裂岛屿。“制宪”并非万灵丹,应戒之慎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常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