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调“我们同国” 台陆委会主委说的是哪一国

+

A

-

当地时间1月23日,为了“以行动落实中央地方一体,倾听地方两岸交流意见,共同捍卫台湾整体利益”,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特别南下,拜会高雄市长韩国瑜。在会面过程中,陈明通妙语如珠,先是说“蓝绿之间再大的距离,都应该小于蓝红或绿红之间”,接着又形象地拿出“中华民国身份证”,表示“身份证一样就同一国,不一样就不同国”。会后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陈明通自认为与韩国瑜之间有达到“战略协同”的效果。

  • 台湾陆委会推出文宣,主张身份证拿出来是一样的就是同国的(图源:台陆委会Facebook)
  • 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搬出“公民民族主义”理论,称蓝绿距离并不远(图源:台陆委会Facebook)

陈明通的胸有成竹,对上韩国瑜的自信大方,这场难得的“陈韩会”,老实说两人确实都扮演好各自的角色,中央有中央的态度,地方有地方的应对。不过,诚如准高雄市副市长叶匡时在会上所提问的,陈明通不断抛出的“战略”,其内涵究竟为何?

关键之处在于陈明通接受媒体访问时,几次以闽南语强调“同一国”。他说,只要“中华民国身份证”与“中华民国台湾护照”是一样的,那么就是同一国的。如果将此联系上“陈韩会”一开始,陈明通刻意强调蓝绿距离并不远,他所谓的“战略”就相当清楚了:蓝绿两党都是“中华民国”的一份子,应该枪口对外,一起对抗中共这个敌人。

韩国瑜也很明白,陈明通就是要搬出“中华民国”这件外衣套在主张“九二共识”的韩国瑜身上,费尽心思要韩别当个“爱国贼”。韩国瑜说,“硬套裹小脚框架不符高雄发展”,显然不愿自己跳进陈明通从台北带下来的这顶紧箍咒。

先不论陈韩两人如何在短短40分种内高手过招,陈明通看来是要“战略协同”到底。陈韩会过后没多久,台湾陆委会特意在脸书(Facebook)上做了两个图片文宣,重复论调向台湾民众“战略协同”:“身份证拿出来,一样就是同国的,一起守护中华民国身份证”、“护照拿出来,一样就是同国的,一起守护中华民国台湾护照”。

陈明通这项战略的号召性很强,其实就是要唤起台湾社会与大陆之间的敌我意识。陈明通特意用“闽南语”强调“同一国”,对台湾民众来说不只熟悉,更感亲切。因为台湾人在幼童时期多少都经历过“谁和谁同国”的互动模式──我和你同一国,不见得是和你很要好,而是要借此突显我讨厌另一个人,要和他“切八断”。区分你我、区分阵营,这是人性,对于具有特殊历史经验与特殊政治状态的台湾而言更是如此。

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左)特意拜访高雄市长韩国瑜,寻求中央与地方在两岸政策上的“战略协同”(图源:台湾高雄市政府提供)

1/1

即将接任高雄市副市长的叶匡时(坐者右一),反问陈明通“你的战略是什么战略”(图源:台湾高雄市政府提供)

2/2

针对陈明通(左)“同一国”的战略诉求,韩国瑜称“感觉特别温馨”(图源:台湾高雄市政府提供)

3/3
上一张下一张

部分台湾媒体认为陈明通是蔡英文政府内部少数的“中华民国派”,但陈明通在诉诸“同一国”情感时,必须要先交代清楚“中华民国”与“中华民国台湾”在本质上是相同还是相异。

台大教授出身的陈明通,在陈韩会后回答记者提问时,特意上了一堂课,解释了何谓“公民民族主义”(civic nationalism),并将之视为界定台湾这个“政治共同体”的界线。

事实上,有别于传统台独派主张的“族裔民族主义”(ethnic nationalism),“公民民族主义”强调的是共同生活的地理空间,以及由此衍伸而出的公民身份,一方面建构新的“国族”想像,另一方面更为实际地与中共政权运作区隔开来。

“公民民族主义”操作在民主化之后的台湾政治并非新鲜事,当年李登辉挥舞着一只手高喊“中华民国万岁”,另一手推动以“命运共同体”为底蕴的“社区总体营造”,就是试图形塑出台湾主体认同。

又如马英九首次参选台北市长时,李登辉拉起马英九的手,喊出“吃台湾米,喝台湾水,走李登辉民主改革大道”的“新台湾人主义”,也是诉诸于公民民族主义的情感论述。一旦敌我或你我意识在台湾社会深根茁壮,外衣穿的是中华民国或是台湾共和国就不是那么重要的了。

老实说,陈明通口中的“同一国”,跟韩国瑜脑海中想像的“那一国”不见得一样,甚至跟蔡英文说的“中华民国台湾”、赖清德说的“台湾制定新宪法时机已到”、朱立伦说的“正视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都不全然相同。但是在公民民族主义的脉络,以及两岸特殊状态之下,对包括陈明通在内台湾蓝绿政治人物而言,“同一国”的潜台词就是意味着“与大陆不是同一国”,这样就够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