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越南移工的“特殊春运”

+

A

-
在台越南失联移工为了回乡过农历年,会前往台湾各县市移民署自首,或是被警察逮捕等待遣返,展开他们的回乡“春运”(图源:台湾移民署官网视频节图)

提到春运,人们直觉想到中国大陆一年一度的返乡潮,国际媒体更将此喻为地表最大的人口移动潮。在台湾,尽管没有可观的春运潮,但仍有一批民众透过特殊方式,默默地进行返乡春运,这些人是在台湾的越南失联移工,更广为人知的称呼为“逃逸外劳”。由于长期受中国文化影响,越南与其他华人一样,视农历新年为重要节日,失联的越南移工,必须透过台湾内政部移民署协助解除境管与不法身分,才能搭机返乡,“中国大陆有春运,而越南人过年前‘自首报到’或‘被查获逮捕’,大概就是越南移工的春运起点吧。”曾在台湾移民署桃园市专勤队服役的沈致焕(化名)这样告诉《多维》。

自首:返乡的起点
曾经负责失联移工“移遣业务”的沈致焕透露,每年需要送回母国的案件量大约有1,600件至2,000件,其中将近300个移工赶在过年前一个月主动自首,目的就是希望能在春节前返抵家门。所谓的“自首”,是指失联移工为了要返国,必须到移民署进行报备,经过笔录作业、缴纳逃逸罚款方可消除逃逸身分、核准出境返国,自首流程作业时间最多一个月。沈致焕进一步表示,以往逃逸移工只能过着躲躲藏藏,看见警察就得奔逃的日子,然而移工赴移民署自首后,移民署会给予“自行到案证明暨权益告知单”,这张文件犹如移工的续命符,自首的移工属自由之身,他们能正正当当走在路上不怕被警方盘查,即使受临检,移工出示该文件就能免去被警察逮捕收容的命运,所以自首移工们能抬头挺胸不再过着逃亡生活。

沈致焕表示,平时每月移工自首量大约180人至250左右,但是春节前自首量会飙升至300多人,以沈致焕的亲身经历来说,在这个反乡时段,他每日都要处理20个至25个自首案件,协助移工向雇主、仲介追讨护照,案件量为平日2倍。然而2018年底因大批越南人在台跳机寻求工作未果,导致该团许多人近期到桃园市移民署自首,沈致焕引述知情人士说法,2019年1月自首量比往年多50人左右。

自首的移工可自行向仲介或雇主追讨薪资,但是资方看到久未出现的移工通常会抱持怀疑心态,反复求证移工是否办理自首,才会将薪资或其他证件资料归还给移工,以防尚未自首的移工骗了钱又再度逃跑。向雇主讨薪后拥有足够钱财,移工就可以等待移民署的通知,在时效内自行购买机票返国,前往机场途中不需移民署护送。

被收容:牢笼内的日子
另一方面,因违法打工、路上盘查被逮,或是第二次自首者,则会被送到移民署专勤队或大型收容所暂时收容。而往年春节前被送进桃园移民署收容的人数约300多人,然而因受到2018年底上百名越南观光客脱团事件的影响,警政机关严格查缉围捕,让2019年1月桃园市专勤队收容遣送量激增至450人左右。

平时,被收容在桃园移民署的移工6时起床早点名,以发呆、聊天、协助清扫内部环境、看电视、做仰卧起坐、俯卧撑的方式消磨时间,收容所让移工可在特定时间内打電話给家人、友人纾压,缓解被收容、被限制自由的苦闷心情,日复一日等待遣送。而多数人认为政府会协助出钱送移工回国,沈致焕强调这是错误观念,他表示在所内的吃穿花费乃至机票钱都由受收容人自行负担

这些受收容人若有足够金钱返国,平均收容7天至15天就可顺利返国,而身上没钱,也没有朋友会客送钱救济的移工,会被安排到更大型的收容所强制收容90天,让移工在3个月内试图联系友人、越南家人汇钱解决机票与罚款问题,不过,这也代表这些须被关押90天的移工错过了“春运”。

春运的终点
遣送日当天,移民署会给受收容人上铐,并在手腕处绑上工业级扎带,以防手骨瘦弱的移工能趁隙挣脱,待他们坐上开往机场的遣送车,春运的过程也到了尾声。

沈致焕表示基于人道与移工自尊,到机场后会给予衣服以遮蔽手铐,然而,无论是证照查验、寄放行李,甚至如厕时一律不能解开手铐,身旁也会有移民署官员押解、戒护。大部分移工在候机时会跟护送官聊起在台湾的点点滴滴,甚至感念台湾如同第二个故乡,不舍与离别情绪在脸上展露无遗。按移民署与航空公司的规定,被遣送的移工应等所有乘客上机后才能登机,届时,移民署人员解开移工的手铐,但不必陪同移工上机,只需目送移工登机并等待空桥离开机身,台湾移民署的遣送任务正式结束,而在那时刻,移工才算是重获自由、喜迎“春运”回乡的时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东禾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