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大降不动产税 披着惠民外衣的济富解方

+

A

-
2019-02-07 03:06:19

新官上任三把火,在2019年伊始,包括台北市、嘉义县等县市政府陆续大动作宣布调降或冻涨房屋税,而新北市更“顺应民情”将囤屋税调降至1.5%,看似惠民的有感政策,实际的受惠者是一般市井小民,抑或为大户解套呢?

农历过年前,正好是全台“百里侯”们就职一个月,为了拼出有感政绩,不少人祭出减税方案,如嘉义县长翁章梁未经不动产评价委员会开会决定,就径行宣布调降房屋税20%;台南市长黄伟哲则不随“赖清德的逐年调涨”,宣布冻涨房屋税;台北市长柯文哲也打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主张,从2017年起将房屋税从1.2%降至1%,最快于2020年再度调整,目标调降至0.6%

至于新北市议会则于今年1月中旬,将有“囤房税”之称的非自住房屋税税率从2.4%降至1.5%,市长侯友宜更在视察BOT招商案工程时,接受建商陈情考虑调降BOT案的房屋税率……

不论是分享经济红利或还税于民,税率该被如何调整反倒是其次,真正要讨论的重点是,政策的真正受惠者是谁?

柯文哲任内调降台北市的房屋税率,被外界质疑有图利建商之嫌(多维记者:陈郑为/摄)

依照台湾现行的税制来看,房屋税自住税率为1.2%,居住使用的户数包含本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合计3户以内,超过此范围就由县市政府课征囤房税。民众为了“节税”,都会挑1户房屋税最高额的房屋做为居住使用,其他户数则分散、移转至家人的名下,至于节税效用的排序为高级住宅(豪宅)、新建住宅(201471日后)以及路段率高的房屋。

从税制规定到节税方式的逻辑来看,对单一自住房屋进行“降税”,其最大受益者为持有高级住宅或新建房屋的民众,至于背负房贷的市井小民实则受惠有限。以台北市为例,按201471日调整的房屋构造标准单价来计算(不包括路段率加价等),购买新建住宅需负担的房屋税额,增为原房屋税的1.6倍,若10,000元(1元台币约合0.03美元),会增至26,000元,而透过房屋税调整方案,税额降到13,000元。

回头看另一项数据,台内政部统计,20181月到10月全台核发的建筑物建造执照达99,393户,创下四年来同期的新高,由于11月和12月尚未统计,预估全年可望突破10万户。这批正在开工、兴建的建筑物,目前仍在建商手中,新建房屋的税率远高于中古屋,可以想见建商的销售压力有多大,况且近年的房市虽然低迷,但房价跌幅并不大,受困其中的不只建商,还有一群亟待出手的投资客。

台各县市政府争相调降单一自住税率的方案,打着照顾受薪阶级、居住正义的旗号,实则为持有大量不动产的民众或建商解套,变相地股励民众进入不动产市场购屋,然而,这与财政部当初为了健全房市而调涨不动产持有税的措施,形成强烈的对比,在“地方自治”的任意调整下,健全房市的美意变成白忙一场。

政府应挹注资源照顾无力负担租金或房贷之民众,倘若调降房屋税势必会造成税损,为何不转投入租赁及社会住宅市场,提供租金补帖或给予“包租公”优惠,让更多民众受益、有感,应该是拥有高民意的“百里侯”们最该审慎思索的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徐筱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