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图书出版再次衰退 电子书提供解方

+

A

-

台湾“国家图书馆”在2019年2月1日的春节前夕,发布了台湾2018年图书出版报告,内容显示台湾图书出版在2017年的回春荣景终究没有能够维持住,而电子书在逆势中实现成长,显然台湾和时代潮流一致,为了重振图书出版,电子书的投入是必不可少的。

台湾在2018年全年度出版图书总量为39,114(种),是继2016年以来再次跌破40,000(种),综观前后年份的数据,也许2017年的40,401(种)出版量才是个案,台湾出版总体是朝向下滑的趋势不变,遑论回到一年五万本新书出版的黄金年代。

台湾进入出版寒冬,连带使一年一度的台北国际书展参观人数下降(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在这样的出版寒冬中,也有好消息。台湾电子书出版量再次成长,达到4,340种,占比也达到了11.10%。尽管比不上2017年翻倍式的成长幅度,仅可称之为平稳,但在出版总量下滑的大环境下依然可喜。

另一方面,尽管出版量没有大幅度的增长,但是可量化的阅览量却达到了长足的成长。根据国家图书馆统计,2018年台湾仅公共图书馆的电子书借阅量就达到了175万人次,比起2017年大幅增加40万人次,相当于达成了将近三成的增长量,相当惊人,可见台湾民众逐渐养成阅读电子书的习惯,而且电子书的潜在读者也还在不断增长中。

比如在台湾占据书籍电商鳌头的博客来网路书店(books),就在2018年的年度报告中提及电子书的销售业务成长三倍、新书上架量成长四倍;号称全球最大的繁体中文EPUB电子书平台的读墨电子书(Readmoo),也在2018年度报告中总结其电子书数量、销售量与读者阅读时间都以倍数成长;日本乐天电子书(KOBO)已经进入台湾市场经营多年,而全球电子书业界龙头亚马逊(Amazon Books)也在进入2019年时传出可能来台设点的消息,可见台湾电子书市场仍旧大有可为。

台湾翻译书约占全部种数的四分之一,是个极大的市场(图源:国家图书馆)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均独占鳌头的“小说类(包括轻小说等)”出版品,在2018年的出版量一口气跌至第三位,落后于“人文史地(含哲学、宗教、史地、传记、考古等)”与“社会科学(含统计、教育、礼俗、社会、财经、法政、军事等)”两类。虽说小说类在图书馆分类法中本来属于“语言文学”的一支,单独出来比较似乎不甚公允,但追求娱乐性的小说类本就和其他追求教育、知识性等等的书类有相当的不同。

台湾出版的小说类种数正在下降中,在数据上是不争的事实。小说类进入门槛低、重复性低、需求量又大,本来就是历年出版主力之一,连年下降的情况对于创作者而言不啻是警讯。同样下降的还有“休闲旅游类”、“语言学习类”与“教科书类”,国家图书馆认为这与近年网路发达,各项资讯取得容易有关。

换句话说,各种在网路上不易取得的资讯,如专门性的知识或学术论文、倡导道德的宗教书、需求较小众的哲学书等等,反而较不易受到网路扩散的影响,让书本作为载体,能够保持知识取得上的唯一性。

另外,2018年的台湾出版新书中共有9,524种翻译书,占全体24.35%,较2017年成长0.3%,其中半数以上来自日本,在纯粹种数上甚至逆势增加54种。占比两成以上的美国翻译书则成长26种,显示台湾对海外出版品的需求仍大。其中特别是“漫画类”,占比达到翻译书总数的23.72%,增加91种;甚至在全部的漫画类,翻译书竟然占到了九成,更进一步说,有89.59%的翻译漫画来自于日本,显见台湾民众对日本漫画工业的依赖。

书籍本来是知识与思想的载体,从古到今经历过许多种变化,从泥土版、木片、竹简到石碑,从莎草纸、绢帛、各种原始纸类再到现代用纸,用途并未有变化;未来即使成为电子书、成为一个个的电子讯号,也依然不会变化,仍然承担著传递人类文明与记忆的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愷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