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飞上海航班未获许可半程返航 原因竟怪罪周末

+

A

-
2019-02-11 03:10:59

在台湾出现华航机师罢工,导致旅客无飞机可搭之际,新西兰却出现飞机都起飞且飞了半程,却因无法取得中国降落许可而被迫返航的夸张事件。这架载有275名乘客的新西兰航空NZ289班机,于2019年2月9日星期六深夜11时许从奥克兰起飞,原定前往上海,没想到在飞了4个半小时后,机长却告诉全体乘客,由于技术原因该架飞机未能获得中国上海的降落许可,因此必须返航。尽管航空公司紧急安排相关旅客餐饮补助与相关优惠券作为补偿,并在飞机返抵奥克兰后赶忙安排另架飞机重新将乘客送往上海,但2百多名乘客直到2月11日上午才终于抵达上海,比原定12小时左右的飞行时间延迟约一天。至于未能获得降落许可的主因,新西兰专家推测指“周末不上班”无法取得中国官方的降落许可,可能是重要因素。

新西兰航空一架从奥克兰飞上海的班机,2019年2月9日却传出因飞机未取得中方降落许可,在起飞4个半小时后被迫返航。据悉,该航线2006年开始由新西兰航空运作,每周执飞六天(图源:Getty)

这班被迫半程返航的航班,是新西兰航空自20066月起经营的奥克兰飞上海固定航线。航空公司对于班机飞半途返航的理由是涉及技术问题,新西兰交通部长菲尔·特怀福德(Phil Twyford)也表示,新西兰航空已坦言是行政上的疏失导致返航,且航空公司理解错在己方,因此并不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新西兰航空则发声明表示,正常情况下班机的飞行计划会在起飞前提交,而此次NZ289班机也照做了,且相关飞行计划已获得中国当局许可。然而在NZ289飞行过程中才发现,该架执飞的飞机未在飞行计划许可范围内,也就是说该架飞机尚未取得中国所必须的降落许可。

独立航空评论家艾伦娜·金恩(Irene King)认为,新西兰航空在纸上作业的失误导致了此次荒腔走板的飞机返航事件。她指中国对领空管理尤为严格,这点在业内众所周知,并强调“中国对着陆申请的限制颇多,航空公司高度依赖系统,通常会提前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报批”,而此次事件明显是航空公司更改了执飞的飞机,并错误地使用了并未在中国登记过的飞机号码,因此无法取得降落许可而被迫返航。

但艾伦娜·金恩也坦言,过去也曾经有更改执飞飞机而需要临时申请飞行与降落许可的情况,而此次新西兰NZ289航班因在周末起飞,而这样的时间安排就让该班飞机几乎不可能在中国的行政单位即时取得许可顺利降落,很明显的,这样的行政申请过程不可能24小时全年无休地开放”。据了解,该NZ289的固定航班,在2018年8月也曾发生一起因“技术问题”,在起飞后一小时被迫返航的事件。

根据专门记录实时航班飞行情况的网站“Flightradar24”,2月9日当天执飞的NZ289乃是采用飞机号为ZK-NZQ的787飞机,据悉这架飞机是新西兰航空近期新租用的飞机,执勤时间仅5个多月。而2月11日重新起飞后顺利降落上海浦东机场的飞机机号则为ZK-NZH,这架飞机执勤历史已达3年,且此前也曾降落于上海浦东机场。

然而在国际社会当前弥漫“反中情绪”的情况下,这样一起在意料之外,涉及纸上作业且主要得归咎于航空公司疏失的事件,却引发外界诸多联想,甚至再为中国的国际形象带来负分。例如新西兰政治记者理查德德·哈曼(Richard Harman)在返航事件曝光后,就透过个人网站发表评论,指称中方拒绝新西兰航空的飞机降落,可能与新西兰当局日前禁止国内重要电信公司Spark采用中国华为5G设备有关。

此外,当时就在这架被迫返航班机上的上海纽约大学助理教授何谙锐(Eric Hundman),则在飞机返航后第一时间透过社交网站坦言,听到飞机因未遭上海机场禁止降落而必须返航时感到很不悦,但随后其继续在推特上解释,在了解详细情况后并没有指责中国的意思。然而其仍在中国网友的批评下,被迫将最早曾发出的“Experienced a new level of China Bad(体验到新层次的负面中国)”推文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萬敏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